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划出一片天


清晨六時,晨光曦微,你我仍瑟縮在被窩,賽艇健兒已在河上用力揮動槳杆。眼前的港隊女將李婉賢,笑容親切,這位不折不扣的甜姐兒,卻切實硬朗的在河畔罵過、哭過、跌倒過,再站起來,憑著意志從沙田城門河,划到巴西里約熱內盧。歷過千錘百鍊,今日成就,得來不易。

頑皮學生的神奇歷練

訪問之時,正值中午,烈日當空,婉賢剛完成早上數小時的訓練,卻未見疲態。「坐在艇上的感覺很特別,很愜意自在。」她的運動生涯,始於中學時期。中二時,在學校的推廣活動中,首次認識賽艇,萌生興趣。中四時她主動找教練,希望正式進行划艇訓練,一划便十多年。她直言整件事來得很「神奇」,更指自己當年是個頑皮學生,經常搗亂,賽艇令她「變乖」,改變生活習慣。「如果不是放學後跑去練習划艇,我也只會無所事事,隨損友到學校附近蹓蹥。」

每次練習,婉賢須把自己的艇隻從艇倉搬到河邊。

河畔汗與淚

為爭取2016里約奧運入場券,婉賢被安排夥拍同是賽艇運動員的姊姊、港隊「大師姐」李嘉文,組成女子輕量級雙人雙槳艇組合迎戰。兩姊妹合力出賽,既有趣事,亦有爭執。賽前兩人曾到比利時,進行五星期特訓。高強度的密集式訓練,令婉賢的情緒到達臨界點。「第一個星期已練到『躁躁哋』,第二個星期開始爆發。練習時姊姊及岸上的教練同時在作技術指令,那刻我又累又嬲,控制不到,向姊姊大聲喝罵,大聲得連岸上的人都聽得見,我自己都罵到哭了,姊姊也無辜地哭起來。我知道她是為我好,那時距離奧運時間無多,大家心情一樣焦急。」

奧運資格 失而復得

要取得奧運入場券,首先要在輪選賽中出線。在亞太區資格賽中,兩姊妹的成績,排名第四,只差0.19秒,失去奧運參賽資格。「裁判宣佈結果時,腦袋頓感一片空白。那一場其實發揮得好好,卻未能取得奧運資格,大家相當灰心。」姊姊非常沮喪,倒是婉賢安慰她,應將注意力放在接下來的賽事上。「但姊姊說,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奧運會嘛!之後我抱病一星期,期間不停跟自己說不能『沉下去』。」豈料一星期後,事情出現轉機。根據規例,若一個國家有兩個賽艇項目中同時入選奧運資格,只可選擇其中一項。最終韓國隊放棄了雙人艇項目,兩姊妹的奧運入場券,戲劇性的失而復得。

意志堅定是關鍵

首次夥拍姊姊出戰奧運,取得排名16的成績,屬預期之內。「不是因為她是我的姊姊,而是因為沒有她的水平,也不能讓我們的表現達一定速度。」談到賽艇的難度及取勝關鍵,除了握槳姿勢、控制用力及平衡艇身這些技術層面,更重要的是比賽時的個人意志。「划單人艇時,意志不夠堅定,便會『遊魂』,此時要提醒自己集中精神。與他人夾艇,有隊友會『嗌醒』自己,帶來動力。」

每次練習後,運動員會自行清洗艇隻。

下一站 東京奧運

婉賢現時夥拍師妹,轉攻輕量級四人艇賽事,並積極為八月底於泰國舉行的亞洲錦鏢賽備戰,以及預備出戰明年的亞運會。遠征過巴西里約,下一站應是日本東京奧運?她笑說:「不知道自己能否捱到2020年,又不知其他國家水平如何。輕量級的賽事競爭大,運動員水平高,有一定挑戰性。」說罷,婉賢展出燦爛笑容,從她的堅定眼神,相信定可更上一層樓。

去年婉賢夥拍姊姊,出戰里約奧運女子輕量級雙人雙槳艇項目。
metro Pop #560
Text‧Tracy
Photo‧Bill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