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09月12日
我們的荔園
09月25日
《現像•集納》
09月19日
門小雷 「藻與浪與無限」
09月21日
「20/20」周年紀念展覽
09月12日
JCCAC 手作市集 Handicraft Fair
10月05日
第十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08月30日
今井龍満十周年個人展覽
09月12日
Cine Italiano!—香港意大利電影週

再見,遊樂場!


時移世易,這年頭的孩子未接觸過play ground,就要先去play group。對蹺蹺板、鞦韆、氹氹轉等老牌遊樂場玩意念念不忘的,剩下三、四十歲出頭的中年人,攝影師梁廣福是其一。他趕在遊樂場拆卸前,匆匆按下快門,用光影紀念兒時玩意。在現今管理思維主導的遊樂場,設施光鮮又安全,卻總比不上貧亦樂的美好歲月。再見遊樂場,是道別,也是讓回憶重見天日,思考出路。


牛頭角下邨,2001年


青衣邨,1996年


銅鑼灣,1999年


青衣邨,1995年


新式鞦韆不再是鋼架鐵鏈,共有兩種,其中一種被稱為「尿片鞦韆」,由軟膠做成一個可以坐的套,無法站立,增加安全系數。

獅子山下年代
從前遊樂場設施多數是鋼鐵或木板做成,有俗稱「馬騮架」的攀爬架、高聳入雲的鐵皮滑梯、搖曳的木板鞦韆、金屬氹氹轉等。梁廣福兒時最常去楓樹街、花墟遊樂場,他笑著回味:「孩子多數都通山跑,去遊樂場、海邊,偷偷溜進荔園去玩,沒有大人帶我們去。那年頭人人都努力掙錢,遊樂場只得一個時候見到大人,就是母親提著藤條趕我們回家吃飯時。」

昔日有些遊樂場毗鄰設有圖書館和電視機等設施:「每天到了特定時候,孩子就會圍著電視機等待!有次與朋友正看期待已久的電視節目,怎知遊樂場管理員氣急敗壞地鎖上電視,並說即將懸掛八號風球,我們只好依依不捨地回家。」那個年頭,社會福利欠奉,遊樂場間接扮演支撐社會的作用,小孩到公園裡聚腳,父母可以安心在獅子山下奮鬥。


九龍塘歌和老街,1992年


石硤尾邨,1996年


李鄭屋邨,攝於2003年,毗鄰就是圖書館,方便孩子遊樂完可以閱讀。


青衣邨,1996年

九十年代消失
遊樂場大改造工程始於八十年代末,舊款遊樂場設備被塑膠淘汰取替。著作《再會.遊樂場》輯錄了1985年到2005年之間拍攝的照片,楓樹街、和樂邨、愛民邨成為最後的橋頭堡。拍過照片後,老式遊樂場都在九十年代末盡數消失:「拍攝過程都是可遇不可求,試過整個月只找到一個舊遊樂場,不過一步一驚喜。」

如此熱忱追訪舊物,是因為梁廣福曾經錯過:「八十年代有次經過上海街,發現六十年代興盛的租借公仔書攤,童年回憶立即湧現。但礙於當時沒有相機在身,無法拍照留念。乍見檔主雙目無神,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我足足在檔口猶疑了20分鐘,要不要回家取相機。」最後擇日再去,公仔書攤消失,檔主仙遊遠去,想不到一次錯過,回頭已是百年身。

梁廣福開始思考,香港已經失去了甚麼,決定用相片記錄這些舊物:「人總經歷一個階段,埋頭苦幹工作賺錢,但是40歲回頭一望,很多往事已無聲無息地消逝,原來我們已經失去這麼多。」

不想恨錯難返,就得和時間競賽,珍視一切。


攝影師梁廣福

相關文章

#430 go local
text/ling
photo/Franky &中華書局《再會.遊樂場》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