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1日
「20/20」周年紀念展覽
09月12日
JCCAC 手作市集 Handicraft Fair
10月05日
第十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08月30日
今井龍満十周年個人展覽
09月12日
Cine Italiano!—香港意大利電影週
10月09日
香港歌劇院隆重呈獻 威爾第《弄臣》
08月23日
「夾軟糖」藝術展覽
09月15日
「花落。水熊阿蟲爛作品展」畫展 @不貧窮藝術節2019
09月12日
NEW PAINTINGS 阿爾伯特.厄倫個展

其實,你去過荔園未?


貪新,未忘舊

不少畫家筆下都會有其親生子女一般的原創角色,既是代表作,也是自身個性的投射,「女飛賊蘇飛」便是香港插畫師林皮廣為人知的得意之作。不過,原來林皮一開始並非打算創造蘇飛這角色,而是來自偶然尋獲的一幅舊畫,在舊日的風景裡,展開了新的故事。
林皮與蘇飛
女飛賊蘇飛本來不是林皮有意發展下去的角色,而是源自她幾年前收集舊油畫的二次創作:「初時我頗為抗拒create character,覺得這樣做太商業了,而且我以前的風格比較灰暗。」作品名為〈偷來的風景〉,靈光一閃的林皮在舊油畫上添加了一個自行原創的女孩,也就是蘇飛的「初次出場」。結果,她創造了蘇飛,蘇飛卻同時改變了她,林皮想法有變,打算慢慢發掘這角色更多面向的個性:「如何發展蘇飛和她的故事,就像發掘自己喜歡的事物。」
林皮喜歡收集別有特色的二手雜物,工作室裡擺放了不少古老工具,舊式打字機、舊風扇、舊熱水壺,她說:「每件舊物,背後都有一段故事,例如與親人之間的往事回憶。」蘇飛並非單純是她筆下的角色,也是她尋找創作靈光,懷念舊日時光的好拍檔。

創作基地
林皮原名林沛,是印尼華僑,小時候親人叫她阿pei、pei pei,取其暱稱發音,打從ICQ年代開始,她便有了林皮這筆名。雖然自小就喜歡畫畫,後來亦攻讀設計,但林皮一直未有明確的創作目標。畫畫起初只是她放工回家,閒餘時間的個人興趣。直至2005年第一次將畫作集結成書,出版了《林皮小記》。
《林皮小記》是林皮的轉捩點,當日攜著畫作參加牛棚地攤,在藝文市集中讓她別有一番體會,便開始想把畫畫作為自己的目標。從事本土創作至2008年,她更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單位,問到「自立門戶」有何得著?林皮笑指:「於是我就有地方畫更大幅的作品了。」

慢熱派畫家
網上創作大行其道,不少本地畫家都開始轉移平台,相繼在社交網絡發表作品,一方面既是畫家,另一方面又是網絡紅人、KOL(Key Opinion Leader)。林皮卻認為自己是異數,她所熱衷的創作不是那麼貼近政治和每日發生的焦點新聞,也坦言相比其他畫家需要更多時間累積靈感:「我覺得自己屬於慢熱派,急不來,網上創作未必我的style,反而目前在報刊上的連載是兩星期一次,我比較可以把深刻的生活感受放進作品裡。」進一步說,定期連載也並非林皮最想發展的創作模式,她更期望能繪畫大幅的畫作和投入長篇故事。近期與荔園合作,為其夏季主題樂園設計巨型裝置藝術,便是一例。

其實,你去過荔園未?

數到香港最著名的主題樂園,剛來旅遊的內地客會說迪士尼樂園,年輕的香港人會說海洋公園,不過,對有一定年紀的香港人,荔園兩字,始終念念不忘。荔園的正式名字是「荔枝園遊樂場」,逾半世紀前於1949年4月16日開業,是當年香港規模最大型的遊樂場,其後更興建了全港第一座真雪溜冰場。不過,隨著1997年香港回歸,荔園也在同年 3月31日結束營業。
荔園結業後,如今仍以嘉年華方式定期回歸,今年則選址亞洲國際博覽館,於7月15日至8月7日,舉行為期24天的「荔園Super Summer 2016」,林皮則獲邀成為這次活動的合作畫家。
與荔園的合作,林皮表示跟她過去的創作大有不同:「首先規模大得多了,之前也曾跟商場合作,但未試過這樣大型的,不過,主辦單位給我的自由度仍然很高。另外考慮到會有較多小朋友和家長入場,因此這次創作的內容,除了女飛賊蘇飛,還加入了其他成員。」從林皮的手繪草圖可見,是次創作涉及不少角色,除了經典人物蘇飛,還有比利兔、孤獨熊等。雖然整個計劃籌備時間不到一個月,但她慶幸過程順利:「創作空間比預期還要再多一點,畢竟,有這麼大的迷宮任我發揮。」甫進門口,便會看到林皮所創作的巨型展板,以蘇飛為主人公的大型裝置藝術,其主題圍繞蘇飛與新認識的動物一同尋找走失了的朋友,與入場人士同時走進奇幻世界,尋找趣事與舊日憶記。而林皮也希望透過更多不同的合作單位,把蘇飛塑造得更加豐富和立體。
談到荔園,生於八十後世代的林皮也表示印象模糊:「父親說以前曾經一家大小去過,但當時我只有約莫兩歲,小時候一家人在假期想找個地方玩,就會去荔園了。」誠然,與「後起之秀」海洋公園相比,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門票價格,荔園都親民得多,結業前最後一天,入場費仍維持在10元。
Text : Jerry   Photo : Billy
metro Pop #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