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0日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展覽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08月02日
「自宅字築」文學 x 視藝展覽
07月10日
「阿叔的自由意志」展覽
08月07日
iBakery台南巧美味主題限定店
08月07日
【盛食派對】市集
08月10日
與王迪詩一起分享小確幸
08月03日
「我嘅中秋節」畫展

【專訪】《八月》導演張大磊 遙望純樸美好的舊時代


在2016的金馬獎上,《八月》獲得最佳影片獎。那是導演張大磊的首部長片作品,他壓根兒沒有想過這套以黑白膠片拍攝的電影竟然會得獎。那時坐在觀眾席的他,聽到結果後也是一臉茫然地呆住了,就跟電影裡的小雷如出一轍。今天再看《八月》,依舊有種說不出的質感,是一種對舊時代眷戀的情愫,也是對舊時代消逝的慨嘆。上月張大磊導演再度來港出席「FIRST青年電影展香港選映」,我們邀約他進行訪談,跟他說電影,談創作,一同再次遙望電影裡那個純樸的時代。

黑白的意義

這部半自傳式的電影,啟發自導演的童年往事。《八月》講述的是在九十年代初期的內蒙古,因國家開始實施單位轉型,導致國企製片廠裡的員工們都面臨改革而打破鐵飯碗。故事藉男孩小雷的眼睛觀看大人世界所發生的一切,紀錄那個時代工業化經濟巨變的社會變遷。《八月》的意義,於導演而言,是他最真實的回憶,也是一個遙遠的舊夢。「《八月》就像一場夢,是一場我們可以回味,但回不去的夢。」

要呈現一個回不去的夢,張大磊選擇了以黑白的影像去描述,說是怕這部電影太真實了,很容易會讓人去懷舊。「《八月》他並不是一套懷舊的電影,他愈真實離我的初衷就會愈遠。以黑白拍攝基本上是從構思劇本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因為黑白能把影片與現實保留一定的距離,那更像是那個時代在我心裡面的印象。所以要用黑白保持距離,彩色就是回到了現實當中。」

小雷的角色,算得上是張大磊童年的寫照。

《Taxi Driver》的意象

《八月》敘事給人一種平淡如水的感覺,沒有很大的起伏,一切都是來得很自然,沒有太多激動的情緒。然而,電影中算是最激昂,最有爆發力的一幕,該是父親的角色在用力打空拳的情景,小雷躲在門縫裡偷看,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這一幕,卻讓筆者想起了《Taxi Driver》裡Robert De Niro飾演的Travis那種自我發洩的行徑,恰好《八月》裡也有出現過爸爸看電視時,正好在播放該電影。

問及導演當中的意象,他笑著說自己的確非常喜歡《Taxi Driver》,如果說起美國電影,他首先就會想到它。「我覺得導演Martin Scorsese是把自己的某些『瘋面』都投射到這個角色裡,現實生活中他不可能這樣,就讓這個角色代替他把心中的自己放到銀幕上。」對於Travis這個角色,張大磊說也從他身上看到過自己的影子。「我會說我在Travis這個角色裡看到很多人,這個角色是很日常的,代表著我們每個人在生活中面對的焦慮和變化。而《八月》裡小雷的父親也是一樣。」

「我總覺得自己是個老人,覺得自己對當下的事情似乎沒有辦法特別準確地把握到,或者感受到,即使有感觸,也是因為某些事物觸動到對於過去記憶的那一道神經。」

獻給父輩的電影

在《八月》片尾字幕出現前,觀眾看到張大磊留下的一句話,「謹以此片獻給我們的父輩」,當中蘊含的情感,張大磊自己最熟悉不過。「《八月》是要給那個時代一個讚美吧,因為這不僅是對於我,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回不去的一個年代。但恰恰在那個年代,我作為一個如同白紙般的孩子,我也只能觀察,去感受,去感知。」把電影獻給父輩,無疑是現在的他,終究看懂了父輩當時的掙扎,看懂了成為大人面對生活變遷的無奈。

「《八月》未必是對於那個時代最準確的描述,但是對於我來說一定是對於那個年代最美好的展現。」既然說是半自傳式電影,當中自然會帶著許多張大磊本人才會有的獨特情感。不過,在觀眾看來,這些個人情感卻毫不晦澀難懂,反而更貼近生活的本質。電影裡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回憶,記載的不止是那一代人的舊夢,還反映出那一代人面對生活變遷的困惑,這種困惑放諸予每一個年代,都會有不同的滋味。

於張大磊而言,《八月》裡呈現的那個時代,才是他最熱愛,最嚮往的年代。是的,試問在這個年頭,如此返璞歸真的故事,還復存嗎?每個人心中也有個美好的舊時代,不是嗎?

TEXT: SAMMY
PHOTO: FRANKY、電影劇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