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兩把結他兩個人 唱作組合geez


每年DSE放榜,摘下許多星星的狀元總會被問及心儀的學系和理想的職業。
今年6名狀元表示想從醫,卻旋即被批評「思想狹隘」…
在香港,想做醫生就是思想狹隘; 想做歌星就是發明星夢。為甚麼講理想總那麼困難?
2位90後Gladys Li和Zelos Wong由中學班房唱到大學講堂,畢業後向著歌手的目標進發,並計劃在短期內發行唱片。

我是歌手? 
「我鍾意唱歌,我不會覺得在商場唱就夠。」頂著一頭清爽短髮的Gladys堅定的說。不少人認識她都是透過廣告和電視劇,卻不是很多人知道她有一隊歌唱組合叫geez。
geez的 “g”代表Gladys, “z”自然代表她的拍檔Zelos。二人是大學同學,求學時期不時參加歌唱比賽,最初只視為興趣。Gladys 說︰「2016年開Facebook page分享翻唱作品時也沒想過要成為歌手,後來我們拍MV,又有人找我們出show,半推半逼下寫多了自己的歌…一切都是出於偶然。」機會接連出現,人生軌跡隨著音樂緩緩改變,甚至教他們有點措手不及。
Gladys笑說曾經以為會像其他同學一樣去做MT (企業管理培訓生)、天天蹬著高跟鞋上班…而Zelos亦不見得比Gladys目標清晰。「雖然我喜歡唱歌,但從來不敢承認自己想做一個歌手。大學最後一年我完全沒方向,逃避去思考自己想做甚麼…」大概這是人類的通病吧,要我們說不喜歡甚麼總比要我們說喜歡甚麼簡單。

Zelos表示,知道身邊定必有聲音說他走這條路是不設實際,但他從未理會。「正如我不會說你做銀行、去買樓是向現實低樓,我覺得每個人有不同需要,所以我對於這些聲音是沒感覺的。」

相關文章

我是 “Slash”?
走著走著,二人就成了時下的 “Slash”。除了唱作,還有做其他工作,多線發展。Gladys表示自己打從心底喜歡表演,唱歌和拍戲對她來說都不只是「一份工」。「我是貪心的,兩樣都想做,結果就會兩方面都會發展得較慢,但這樣也是一個取捨。」

至於Zelos則正考取健身教練牌,並希望未來能花更多時間在音樂創作上。「我心入面是有一個創作夢的,唱得比我好的人有很多,我的價值反而是在於我的思考和創作。我希望有朝一日人們會以唱作人的身份來介紹我。」

現在geez正籌備第一張專輯,但兩人坦然,能夠聚頭談創作的時間不多,因此進度亦有點緩慢。Gladys說︰「兩個人一齊做,唯有你又等下我,我又等下你。」
人最幸福是做自己喜歡和認為正確的事,那怕過程困難—更遑論有人並肩而行。

Slash(斜槓青年) Slash是指身兼多職的青年,因為不只一種職業,介紹自己時他們會以斜槓來區分不同職業,因此又叫被稱作「斜槓青年」。
這個詞彙由美國專欄作家Marci Alboher在2007年創造,她曾出版《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 :a new model for work/life success》。

Follow:geez


#570
TEXT:NATALIE
PHOTO:B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