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董啟章的未來憧憬

文學作家董啟章在最新出版的《愛妻》一書中,把未來科技的新元素加入愛情小說,在對愛情觀念的掙扎中,以未來科技作為解決方案,把兩人的意志真實意義地結合為一是否能兼容?他也會從生活中閱讀中獲得創作靈感,比起嶄新的科技或者浩瀚的宇宙探索,他更在意科技發展所影響的新一代社會形態與人文的改變。



《愛妻》的名字一方面是向作家鐘曉陽致敬的《愛妻》致敬,以另一種方式延伸夫妻關係的探討。另一方面,愛的拼音AI,亦暗示了書中對未來AI科技的討論。《愛妻》一書分為「愛妻」與「浮生」兩部分,「愛妻」 描寫大學教授與妻子分開兩地,與研究生、舊日知己以及科研專家的情感交織。而「浮生」的內容則扭轉前段「愛妻」的描寫, 兩部分虛實難分,難以判斷夢境與現實。書中更提出兩個未來科技的討論,如果AI機器能學習作家的寫作風格,是否能為已故作家推出新作品?如果人的肉體抵不住物理的考驗,保留人的意識能否延長壽命?

i . 如果人類可以長生不老…

歷代帝皇都致力尋找長生不老的方法,若現代科技可以把意識數據化下載保存,應該就可以超越肉體限制達到長生不老。不過,壽命的長短會改變生命的意義,生命愈長便對死亡愈感恐懼。設想人真的可以長生不老,但不能阻止意外的發生,未來人會過度保護肉身,甚至足不出戶。而從古至今無論在任何的宗教學說,人都難以超越生老病死的界限,董啟章認為若人能長生不老,「人類」一詞的定義將會被改寫。

ii. 如果AI能取代作家…

現在已發明成功的AI作曲機器,學習已故作曲家的曲目,創造出連資深聽眾也難以分辨的「新曲」。這引發到董啟章思考,書中亦提及用AI學習已故作家葉靈鳳的作品,創造如葉靈鳳再生的新作。如果AI能取代作家,身為作家的董啟章會否害怕被搶飯碗?而真人董啟章不但不怕被「AI董啟章」搶飯碗或者壞名聲,反而感到刺激和新奇。若能有機會,他也想拜讀「AI董啟章」的創作,可能到時除了翻譯文學和科技小說外,圖書館也會多出一欄AI文學。而他最擔心的不是AI能模仿其文筆和風格,而是真人作家有天會被機器超越。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類最恐懼的莫過於AI能發揮創意,創造出獨樹一格的作品,更超越人類的寫作能力。

iii.如果真的可以以AI創造已故作家的新作,你想「翻生」…

董啟章希望可以翻生一些有才華,但在事業如日中天卻英年早逝的作家。他希望看到那些作家成熟階段的作品,例如日本明治時期的作家夏目漱石,他的創作生涯不長,離世時仍處於高峰時期,不禁讓人遐想他的下一本作品。

vi.對未來的幻想 …
比起太空科技,他更關心科技對未來人形態和社會狀態的影響。人類經過數以千萬年的演化,進化為文明的人類,而下一階段便會以科技成為新一階段的人類—人與科技的結合體。就像在以色列歷史學家Yuval Noah Harari的《人類大命運》一書中,提到對未來人類的推論,把未來人類比喻為超越人類的「神人」。因為未來科技發達,在富有的人可以壽命延長和增長智慧,因為無須勞力工作,貧窮的低下階層沒有生存的價值,造成劇烈的社會分化。

v. 董啟章的未來作品推薦
1)
19世紀法國的作家Jules Gabriel Verne 帶有教育意味的連載小說,將全球海洋的知識濃縮入書中。以前衛的潛水艇遊遍世界各地的海域,記載所遇見的一些現實的海洋生物,和一些想象的生物。

2)
19世紀的科幻文學作家H. G. Wells寫下多部未來小說,包括《世界大戰》,《月球上最早的人類》和《時間機器》等。這本小說描寫一位發明家乘坐維多利亞時期的時光機器,到達80萬年後。那時的人類進化成兩個族裔,地面居住上流階級的後代,科學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條件,但是智力和體力都因而退化;平民階級的後代則居住於地底,居住環境惡劣引致生性暴戾,以狩獵地面人類為生。

3)
不少的未來作品中,對機器人和人工智能都是帶著負面看法,恐懼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的開發對勞力工作者造成威脅,甚至起義反抗人類的統治。但近年來,不少作品漸漸開始同情人造人,認為人造人也有情感,甚至比人類更有人性,《銀翼殺手》便是其中之一。追殺人造人的銀翼殺手,在追捕中發現人造人也有情感,並愛上人造人瑞秋。而在2017年的新一集更發現人造人可以繁殖,成為人造人與人類界限模糊的證據。

4)
將AI進化成人,模仿人的能力相信是不久後的未來將會發生的事,但最讓人類感到威脅的是AI若能控制情感,具有創意,便能超越人類。電影把這份恐懼呈現於熒幕上,故事講述科學家所設計的AI機械人Ava,不但能讓人類誤認為她也是人類,更能理解人類的情感,從而並操控和欺騙人類。電影結局中,被科學家禁錮的Ava欺騙了測試人員Caleb的情感而得以逃離,殺害了科學家更把Caleb棄而不顧。

Text: Charlotte 夏晨
Photo:Brian

#646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