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後獨立圖文創作人
畫出世界的荒謬與缺憾

2020-03-25     藝文集

「歪畸」是一個九十後獨立圖文創作人,光是筆名就予人岩岩巉巉的感覺,再看看她戴上口罩的標誌性頭像,更覺得這個躲在圖畫背後的靈魂與世界格格不入。然而,歪畸的作品又出奇地引人共鳴,她赤裸地畫出世界的荒謬與缺憾,反而讓光穿透縫隙裡的黑暗。


歪畸的作品有趣,出奇地引人共鳴。

抑鬱中的塗鴉
歪畸自小就對繪畫充滿興趣,大學時期開始利出零碎的搭車時間畫畫自娛,不經意吸納了一班支持者。然而,歪畸說自己算不上插畫家,每一幅畫都只是隨心的塗鴉,真實直接地表達當刻的情緒。她曾經歷一段抑鬱的時光,所以作品的風格偏向消極黑暗,連招牌頭像也戴上口罩來隱藏情緒。不過,撥開抑鬱的烏雲後,歪畸卻是個可愛而獨特的女生,養有一隻小蜥蜴,酷愛恐怖漫畫,也因此創作出那些具「反差萌」的人物,例如穿水手服的骷髏骨和血腥小兔,又以不同風格畫出香港的荒謬日常。



苦中作樂接納負能量
歪畸的畫也有著厭世的影子,畫下日常生活那些令人無奈的瑣事,勾起大家鬱悶的情緒,再苦中作樂。然而,就算世界這樣醜惡,歪畸始終覺得年輕人在「厭世」的同時,都很努力去改變世界,其作品也是如此,她覺得宣揚正能量沒有問題,但不應脫離現實,而且,只有接納真實的情緒,理解他人的感受,才不會把小眾邊緣化,導致深層次矛盾。





廢青的理想是下一代不再厭世
歪畸也如同時下年輕人一樣,擁有頹廢的特質,不少作品都慵懶散漫,活脫脫是新生代欠缺動力的寫照。上一輩對此總是看不過眼,歪畸反擊道:「我從來都唔覺得呢一代年輕人『廢』,啲『大人』鬧年輕人『廢青』有時真係好矛盾,其實佢哋只係想年輕人跟佢哋套遊戲規則玩。」因此,歪畸也畫了不少「廢青」大戰「廢老」的四格漫畫,兩代對話令人啼笑皆非。在歪畸眼中,許多「廢青」都思考得很深遠,很多人嘗試去參選、創業、創作,因為大家都不願世界變得愈來愈令人厭惡,不願看見下一代變得更加厭世!



自我調適化解現實的戾氣
香港年輕人正在面對前所未有的情緒危機,勵志的心靈雞湯已經無法重燃年輕人的希望。「厭世」、「負能量」讓年輕人認清自己的位置,接納真實的自我,不避諱失敗,反而成為一個情緒的出口,讓他們感到被理解。帶有黑色幽默色彩的「厭世文化」讓年輕人在苦悶的生活中找到樂趣,也有自我解嘲的作用,詼諧地化解現實的戾氣。






歪畸

獨立圖文創作人,討厭政治但畫咗好多政治,有時會暴走畫啲奇怪嘢。

Facebook / IG / Twitter:Damnkidyk

TEXT:KAMMY
PHOTO:歪畸

相關文章

ISSUE 676
ISSUE 675
ISSUE 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