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上班的意義?
從馬克思「異化論」講起

工作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意義的工作。人搵工,工搵人,錯的永遠只是錯配。如果你小時候都寫過「我的志願」,希望在工作上亦能獲得金錢以外的收穫,而非成為營營役役的上班機器,不妨聽聽社會學大師馬克思(Karl Marx)的話。

當工作不只是為錢

社會學大師馬克思(Karl Marx)曾經提出一套「異化」(alienation)理論,其中最重要的前設是,工作並非單純為了錢,勞動的價值貴在將個人能力和想法「外在化」地實現出來,從而達到自我表現、釐清自我本質的作用,獲得啟發和滿足感。

但無奈的是,現代社會中最普遍的勞動方式並非能為個人帶來「自我實現」,而是資本社會架構中最典型的「雇傭勞動」。簡而言之,即是打工只是求財,資方提供器材和資本,勞工透過準時執勤和付出血汗,以換取生存所需的薪資。

舉個例子,同樣是勞動生產,一方是手工沖調咖啡的咖啡師,能夠透過原創作品來展現能力和自我;另一方是連鎖咖啡店的咖啡師,每一杯咖啡都必須按照既定的規程和步驟,分毫不差地嚴謹製作出來。

你認為哪一方比較容易被取代?哪一方又比較能為人帶來滿足感?或許大家不時都會疑惑,自己的勞動付出最終會何去何從?有多少是真正屬於你、代表你的作品?

當人無法看出自己與從事的工作之間的關連性,就會產生出一份疏離感。馬克思將這種勞動的困境稱之為「異化」(alienation),包括人與生產行為的疏離、人與產品的疏離以及人與其他人關係上的疏離。

不上班 可以嗎?

新思潮興起,逐步扭轉各地社會制度,在香港,愈來愈多人投身自由工作者、斜槓族(Slash)的行列,重奪工作的自主性,穩定的月薪不再是首要考量;過勞死現象猖獗的日本,衍生出「準時下班之女」,改寫「員工只為公司而活」之舊思想;芬蘭及荷蘭等歐洲國家,則出現了「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嶄新政策,將工作和「搵食」重新分隔開來,讓人可以毋須顧慮維生條件,自由選擇最合符個性和興趣的工種。

這一切嶄新可能性,會否正是廣大打工仔在「返工地獄」以外的出路?

TEXT: 一樹
PHOTO: 網絡圖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