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 Marker
畫出無限可能

色彩繽紛的畫作很容易引來注目,但相反,如果只有黑白色調,感覺會是充滿型格還是單調?

香港插畫師 Kristopher Ho 在大學時期便開始以 Marker 繪畫,創作出極具標誌性的獨特風格,作品更得到各大品牌垂青,邀請他合作。在這個凡事都講求豐富資源的現實社會裡,他卻只靠一枝黑色 Marker 完成一幅幅巨型壁畫作 品,因為他相信:「愈是簡單的工具,愈能帶來更多可能性。」

隨手的創作工具
Kristopher 在大學時期於 Central Saint Martins 修讀藝術,直至二年級,他開始嘗試以 Marker 創作。當時只為省下顏料錢,於是隨手拿起桌上的 Marker 繪畫。他認為 Marker 是其中一種最基本的畫具,也方便攜帶,可隨時隨地繪畫,自此 Marker 便成為他的創作工具。


Kristohper 的創作手稿。

畫出香港動物園
Kristopher 的作品主要以夢幻的屋子、狂想的城市和動物世界為主,擅長繪畫大型壁畫的他,會以 Marker 勾勒細膩線條。最近,他更首次與住宅 TOWNPLACE 合作,以動物為主題,在會所空間創作了 3 幅大型畫作。作品中的動物,都是以香港動植物公園裡的明星動物為藍本,包括婆羅洲猩猩、美洲豹及紅鶴。

有別於過往的創作,在住宅範圍內創作,還要兼顧到「人」的 層面,「由於住客每天都會看到這 3 幅畫,希望能繪畫一些特別的動物之餘,同時也要考慮住客的觀感,然而作為創作者,如果太保守我又會感到很乏味!所以要取得平衡,是這次的挑戰。」


在會所大堂的婆羅洲猩猩。

用畫作連繫人與空間
在會所大堂的共用空間,Kristopher 以「連繫」為主題。畫中的婆羅洲猩猩正看著一棵植物,代表著牠與大自然的互動,希望 讓看到的人思考人與大自然,以至與這個空間的關係。為了貫徹主題,他在健身室門外的牆上畫了一隻生猛活躍的美洲豹,讓正在做運動的人看到都能感受到牠的力量。

Kristopher 表示,在樓梯間的紅鶴,是今次創作中難度最高的一幅,「繪畫大型壁畫最重要的是控制比例,通常我都要站在較遠的位置觀察,並在牆上畫上比例的定點,例如動物的眼、耳、 手、腳大約的位置,然後才開始繪畫。但由於後樓梯的空間實在太狹窄,我不能在牆上畫定點,是真正的 “Free-hand” 創作。」加上 樓底很高,他要特別找師傅搭建竹棚,由最高位置開始,一邊畫一 邊拆棚才能繼續繪畫,也代表著過程中不能出錯。


健身室門外的美洲豹,讓正在做運動的人也能感受到牠的力量。


後樓梯空間高達 4 米,Kristopher 看準紅鶴的特徵,充分利用後樓梯的空間把牠呈現出來。

用有限資源做最多的事
要用單色營造立體、豐富的效果絕不容易,Kristopher 表示, 一般繪畫要呈現出物件或動物的質感,可透過不同顏色營造,然 而 Marker 只會用作勾勒線條,所以他透過反覆練習,希望能以 Marker 畫到線條以外更多的質感,「我想嘗試以有限資源做最多的事,其實有點『鬥氣』心態!一般商業客戶都喜歡作品有多種顏色,覺得色彩繽紛才能引人注視,但我希望證明給其他人看,一種顏色也可以有無限的可能,也能為觀眾帶來視覺衝擊。」


Kristohper 擅長以 Marker 勾勒動物精細的線條。



Kristopher Ho

80 後香港插畫師,12 歲赴英求學,畢業於著名學府 Central Saint Martins。畢業後回港發展,以自由藝術家身分與各大品牌包括 Lane Crawford、shu uemura 及 Nike 等合作,以 Marker 繪畫大型壁畫,確立獨特風格。

相關文章

TEXT:JOYCE
PHOTO:KIU、受訪者提供


Kristopher Ho

80 後香港插畫師,12 歲赴英求學,畢業於著名學府 Central Saint Martins。畢業後回港發展,以自由藝術家身分與各大品牌包括 Lane Crawford、shu uemura 及 Nike 等合作,以 Marker 繪畫大型壁畫,確立獨特風格。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