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隨緣
太保

跟太保做訪問,他常把「緣份」二字掛在嘴邊,當年得午馬提攜加入電影圈,他說是緣份;獲楊曜愷導演邀請演出《叔.叔》而「一夜成名」,他說是緣份;問他未來會否走上導演之路?他亦以同樣的口吻回答:「隨緣吧!」

在戲中,緣份讓他找到一生中的最愛,現實中,緣份讓他登上事業高峰。入行逾半紀,臉上風霜流露出的不是老態或疲態,反而是一種隨遇而安的豁達。安於現狀亦做好本分,每每可跟好運打交道!

深入觀察演活同志

今年已70歲的太保,入行50年拍過逾300部電影,在戲行半世紀,終於憑著一齣同志電影,為他贏得人生第一個影帝獎項,也為他帶來了第一次,「導演楊曜愷看過我在《明媚時光》的演出,然後飛到台灣找我,說要找我拍同志電影。 當日接過《叔.叔》劇本,一看已經覺得故事非常感人,拍攝前也花了不少時間去了解劇本,還跟電影原著《男男正傳》中的被訪者傾談,但過程中沒有刻意追問對方關於角色的演繹,只是在言談間留意他的眼神、神情、肢體語言等,希望從中可以了解到他內心真正的鬱結。」太保就是憑著這些細微的觀察,演活了戲中的阿柏,他表示:「阿柏已有妻兒,所以要一直隱藏著自己的性取向,直至遇上袁富華飾演的阿海,繼而相愛,但回家面對太太時卻要裝作若無其事……每一刻內心的掙扎,每一下的收放都要拿捏得準確。」除觀察入微外,數十載的人生閱歷和演技磨練,同樣成就了他在《叔.叔》的突破演出。


《叔.叔》中太保徘徊在家庭與同性戀人(袁富華飾)之間,在決定是否要忠於自己的性取向時飽受煎熬。


太保憑《叔.叔》連奪多個獎項,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座仍在外國鑄造中,惟有多等一會才能「得獎」。

跟午馬學演戲蒲精變影帝

眼前的太保說話時不慍不火略帶靦腆,很難想像年輕時曾經是蒲精一名,後來戒掉「爛蒲」習慣,全因師傅午馬一句話,「當時他叫我不要再『蒲』,不如跟他學拍戲,於是18歲那年便跟他加入了邵氏,由場記做起,做了兩、三年已當上副導演,然後又入了嘉禾,還成為了『成家班』一員,當年還演出過不少成龍的電影!」他表示。


八十年代成龍主演的電影,大部分都可看到太保的蹤影。

沒有工作還有家庭

直至九十代中香港電影開始萎縮,台灣出生的太保也回台灣定居,在當地影視圈繼續發光發熱,2000年更憑著《運轉手之戀》贏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有人問我曾否遇上事業低潮,我說沒有,因為這數十年間在港、台兩地也不乏演出機會,就算無戲拍,我還有家庭生活,人生這樣就滿足!」20年後的今天,事業再一次登上高峰,問他未來可有甚麼目標?換來簡單的一句:「隨緣吧!」不強求的態度,或許正是他成功的踏腳石!


太保除活躍於大銀幕外,近年亦參與微電影的演出,積極投入其演藝工作,永不言休。

TEXT:HARRISON

PHOTO:RICK、網絡圖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