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旅】邊旅行邊賣藝 與搖搖作伴

2017-09-15     生活派

眼前80後的張志榮,拿着搖搖玩出各種花式,他甚至曾帶同搖搖周遊列國數年。中六的他因一次在商場無意看到搖搖花式表演,全場拍手開心地笑,有感搖搖是一種開心的運動,接觸後便瘋狂愛上。2011年,他於網上看到一位中學同學工作假期的照片,旅途的美景與快樂深深吸引了他,當時香港仍未流行賣藝,他把心一橫把旅行結合搖搖賣藝開展旅程。

阿榮指拋下工作時,不少身邊朋友說「睇死你一個月都捱唔到!」最後不甘心被看扁,勇敢跳出comfort zone踏上旅途。

2011至2012年到澳洲進行工作假期,回港工作2年後再辭職去旅行,於2014至2016年再到東南亞地方背包遊,途中會以搖搖表演,把興趣成為職業,還開設了「HKYoyoWing」專頁分享旅行生活點滴,將來希望挑戰各類的搖搖大賽,今年更出版首本遊記《貼地慢遊東南亞》。

搖搖賣藝結合流浪

阿榮當時於人力工作資源工作五年,收入穩定,要拋下工作殊不容易,但他就說沒有太大掙扎:「想趁年輕去試,豐富自己閱歷。當時不少身邊朋友說『睇死你一個月都捱唔到』,不甘心被看扁。」第一次於澳洲賣藝心驚膽顫,他專程替自己改名為「HKYoyoWing」,於紙皮寫上個人資料,配合歌曲吸引途人,出乎意料地不少人駐足觀看:「一來不太多人表演搖搖,二來很多人對香港有興趣,還會談及Jackie Chan!」自此,搖搖便成為他與陌生人之間的橋樑。

賣藝比想像中辛苦

賣藝看似自由但他則說有苦自己知:「搖搖雖然是一種玩具,但全程投入玩半小時已經很辛苦,有時玩5分鐘已經滴到眼鏡都濕透。」而收入亦非常不穩,他試過企全日一蚊都無收穫,好不灰心,「見過有人行乞,對方慷慨給了$20,那時感覺自己比乞丐更淒涼!」雖然曾經打算轉賣氣球等提高收入,但最後他堅持只用搖搖,寧願偶爾做兼職維生。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在悉尼遇上某玩具廠邀請他幫手拍片宣傳,事後他自薦於玩具展表演,對方考慮一星期後便答應,還提供機票住宿,成為旅程的驚喜:「原本感覺還在苦海裏浮沉,感覺達成了一個成就,成功把搖搖成為職業。」口說辛苦,內心卻無比快樂。

最後他獲得玩具廠邀請合作,喜出望外。

外國月亮不一定圓

曾備受賞識,但旅程亦難免遇上不愉快經歷。阿榮直言:「有人借故罷佔空間,在悉尼有位先生放一張紙仔,著我正經找工作好過,甚至被人吐口水侮辱。」無比難受,但他只能以笑應對,收起傷感。除了工作假期,之後的東南亞流浪遊亦處處碰壁,例如當地人收入很低,或對搖搖一無所知,他只好改變策略不賣藝,只表演「Around The World」招式再拍片紀錄。又試過在海拔4千多米馬來西亞的神山上,專程揹着腳架攀登8小時,最後因無地方放腳架而苦找遊人替他拍片。各種的「意外」,非但沒有打擊他,反而令他明白外國月亮不一定圓,旅程正是「甜酸苦辣」混合的道理。

搖搖是唯一的朋友

旅程數年,難免記掛家人,尤其患癌的母親,他曾中止旅程趕回家照顧她,待情況好轉才繼續出走,阿榮:「有人經常羨慕我可以去流浪,很多事要趁年輕,趁家人還健康去做,到家人需要你再回家就不會後悔。」然而,最難捱是孤獨感襲上心頭,阿榮分享於緬甸常看日出日落的經歷:「在黑夜聽着呼呼風聲,容易多愁善感,彷彿不知道自己辛苦為了甚麼。」這些時候,他便會拿起搖搖,由它啤擰發出的「唧唧聲」填補空虛感,搖搖就是他唯一的朋友。他苦笑:「有人說過寧願一人走,也不要與不適合的人旅行。一人旅行你會見識數以萬計的人,更容易明察秋毫,得着很多。」找到一個十多年的興趣不容易,拿着搖搖便忘我的他,縱使路程艱苦,我相信他是笑着走過的。

之後的東南亞流浪,因當地人收入很低,或對搖搖一無所知,他只好改變策略不賣藝只表演。

每到一個地方,他都會表演「Around The World」招式,再拍片紀錄,最辛苦試過在海拔4千多米馬來西亞的神山上表演。

賣藝Q & A

Q1:如何吸引途人?

A:以搖搖為例,因尺寸較小,可做一些大動作花式吸引,或以音樂輔助,但注要音量限制。亦可以寫張名牌介紹自己及聯繫方法,以便有更多工作機會。

Q2:賣藝有甚麼基本禮儀?

A:不能滋擾行人,當吸引到人群時,要請觀眾們靠近自己,讓出道路給其他行人通過。揚聲器的聲音不能過大,賣藝者之間要保持一定距離。

Q3:賣藝有甚麼注意事項?

A:要注意的是當途人多,要定期清空Donation Box ,避免小偷們把你整天的收入偷清光。

視乎當地規限,每次賣藝時間大約長30分鐘就好,之後要讓位給下一位賣藝者。

圖為世界各地賣藝許可証。

最想重來的地方-緬甸

東南亞看似神秘又危險,偏偏阿榮喜歡深入各村落,切身感受當地文化,尤以緬甸和印度最令他念念不忘。阿榮直言,緬甸不算吸引,沒有玩的,沒什麼好吃,連交通、也會使人十分苦惱,但他仍然為之著迷,只因這裡的風景和人民,令他決定將來一定要重臨這地。

緬甸的日出日落,是他所有旅程中,印象最難忘的。

在緬甸的女子,不時表演頭頂半邊天,令他驚訝。

在Inle lake,他遇上長頸族女子,表面看似很快樂。但笑容的背後,隱藏了多少辛酸?

在緬甸的Chin Village,他們有個傳統習俗,就是在女生年輕時,得在面上刺上紋身。

根據阿榮所聽聞,她們紋面有2個原因,一是因為Chin Village 的女性太漂亮,為免被皇帝看上,她們要在面上刺上紋身。二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漂亮的Chin Village 女生為免被日軍強姦,他們要畫花自己的面。當全村女性都紋臉後,這就變成了一個習俗,不紋臉的人反而變了異類。

「唇紅齒白」是我們傳統的評判美女的標準,但在Eng village,部落因「黑牙齒」而出名,而背後更重要的目的其實是護牙固齒。

阿榮於緬甸見識不同部落,雖然地方落後,但他們的笑容卻是異常地燦爛,令他印象深刻。

雖然大家言語不通,但他深信身體語言,就是最好的語言,旅程正正是融入當中,切身感受和了解。

FB: hkyoyowing - play yoyo everywhere

# 574

TEXT: Ellie

PHOTO: Billy、受訪者提供

ISSUE 671
ISSUE 670
ISSUE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