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電影】惡與《怒》,一場有關信任的危機……


戲名單字一個《怒》,開門見山,電影刻畫各種怒──
或怒人,或怒己,甚至怒人兼怒己。
表面似推理片,實質折射人性幽微,赤條條呈現人際關係無比脆弱。
最深刻是某角色輕描淡寫(但其實很悲涼)的一句:
「到底我們要多了解對方,你才會相信我?」



三條主線,三對關係,不斷交錯,深探「信任」這回事。

信與不信

導演李相日,6年前拍過《惡人》,改編自吉田修一的同名小說。今回《怒》都是,小說14年初出版,電影翌年開拍。
故事始於一樁懸案,兇手整容匿藏人群中。與此同時,三個來歷不明,和兇手異常似樣的人,走進別人生活裡。
  1. 直人(綾野剛飾),在東京某同志場所遇上優馬(妻夫木聰),戀愛萌芽。
  2. 哲也(松山研一),到千葉為洋平(渡邊謙)打工,邂逅他女兒愛子(宮崎葵)。
  3. 信吾(森山未來),隻身隱居沖繩某荒島,認識女學生山泉(廣瀨鈴)。
三人裡,有一個的確是兇手──亦即另外兩個不是。但新相識又看似很可疑,to believe or not to believe,this is the question。
導演當初作為讀者,深深被故事撼動:「感情很澎湃,不少流淚位,而你未搞清是心裡哪一塊被擊中前,已在默默流淚。」
敍事結構都不簡單。三條主線,不停交錯,於是極難改編──文字尚可,影像要怎表達?搞笑是,吉田修一事先聲明不會參與改編,就是因為太難,扔低導演一個(上次《惡人》劇本,二人合寫)。最後導演算超額完成,轉接位頗巧妙,本尊都話「簡直是奇蹟」。



起疑心,都是人之常情……

導演評吉田修一

吉田修一的小說,不止李相日翻拍過。《那年遇上世之介》、《同棲生活》等都被搬上大銀幕。
但唯獨李相日,專挑小說家深探人性(之惡)的作品。「但人有缺點就是惡?完人就是英雄?」
導演認為,吉田修一的寫作風格日本少見,可貴在:「他講人的複雜性,那些內在不明朗,並非非黑即白的東西──但成功用淺白方式深刻描畫,引導大眾反思。這是他魅力所在。」

怒,令人難過

導演千叮萬囑不要劇透,這樣歸納好了,如前述,一切圍繞「信」字。該被信,但沒有被信的,其實不怎樣怒人──真正令人盛怒,源於信錯人,信念崩解;怒己的,往往摻雜悔疚,怪自己敵不過疑心,尤其當恨錯難返……
總之,哪種怒都好,都不令人好過。「對人的怒有頂點;對自己的,則無止境。弔詭是,憎恨人那刻或者很爽,但事過境遷後就會懊惱,成為烙印。排解不了的話,更會成為潛藏心裡的負能量。」導演說罷,翻譯轉述後,靜默了片刻。



前述片中三條主線交錯,最後的崩潰戲碼則輪流播,睇到擘大個口得個窿。

交集的百感

好幾位演員自然都有崩潰戲碼,聲嘶力歇的,怒得來帶幾分傷感的。導演沒特別指導,簡單講解過,就任由他們發揮──看得很揪心。
音樂,是強化情緒的一大元素,串連三條故事線時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坂本龍一主理,強。(不信的話,請看預告片。這篇稿,都是邊loop邊寫)
導演自知電影沉重,「吉田修一的故事,就是會衝擊你一直相信的,一直以為是美好的東西。」所以他拜託大師寫曲時,希望可在絕望中保留一絲希望。「妻夫木聰知道真相後的場口,他邊走邊大哭,音樂起曲。愁的調子裡,其實蘊含希望。那刻,他好像很絕望,但愛過的經歷能帶到將來,不能被抹煞,都可轉化成一股力量。」

強勁卡士

想用故事本身吸引你,故留待全篇最後一個細box,才說說如此強勁的卡士,完全是群星拱照。
話說全部都是導演的第一人選(妻夫木聰、渡邊謙以前曾合作),只有《海街女孩》廣瀨鈴是成功試鏡。怎樣試?就是著她試演崩潰那場戲。而導演聽得出她的狂號混雜多種情緒,立即入選。
其實沖繩那主線還有位新人──佐本久寶。他戲份不輕,挺矚目,值得留意。

《怒》早前在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導演應邀來港──放心,今日起上正場了,錯過了現在買票。
#529 metro Pop
Text: NICKY
Photo: B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