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電影】《再見瓦城》:緬甸華人的夢一場


電影,可以是認識世界的窗口。
例如看導演趙德胤的作品,方知世上有人如此般活著。
說的是緬甸低下階層,為了討生活,不得不外闖,結果像由火堆跳進火坑,由一個樊籠移師至另一個更大的裡面,最是無可奈何。
《再見瓦城》,趙氏第四部劇情長片,再以一貫冷冽筆觸敍訴哀歌。

異鄉遊子

趙導尚年輕,行年三十三,緬甸華人,那年16有幸留學台灣。前三部作品,《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及《冰毒》,被譽為「歸鄉三部曲」,都聚焦緬甸外勞。有人問他,都來台灣17年了,比留在緬甸的16年長,不如也拍台灣故事?「我是說,緬甸的故事我不拍,就沒人拍了──還是對她念念不忘。不拍忘不了的東西而拍其他,你跨越不了;先要把它做完,再做其他。」
他祖籍江蘇,祖父是軍人,國共內戰後趕不及退守台灣而落腳緬甸,卻因華人身分而被打壓。他自言是永遠的異鄉人,「在緬甸,政府不承認我們是國民;到台灣,人們又說我由緬甸來,所以我永遠用外人視角看世界,永遠是旁觀者。」這份矛盾以及不由自主的抽離,練就他拍戲的冷白眼光。

女主角蓮青有個台灣夢,為了一紙證件,百轉千迴。
蒼涼的愛情終點 《再見瓦城》,貫徹一向的主題。但先好奇:緬甸人,只有外闖這條路?「對。緬甸不景氣,沒甚麼公司、工場,幾十年來的年輕人,國中畢業後,都想要、必須要外拼幫補家計;尤其華人,更希望出國,自小在流行文化裡接觸到的台灣和香港,像天堂,會幻想。亦有很多人偷渡去泰國,因邊境很簡單,一條河過去便是了。」
往外走了,有人放眼遠大世界,有人還望衣錦還鄉。想不到,宏願相異,會悲劇收場。劇本以一傳聞作為藍本:有對緬甸情侶,相識於泰國,男方(柯震東飾)親手殺死野心更大的女方(吳可熙),再自刎。「箇中真相沒人說得準,都是從結果想像,總之二人性格衝突太大。」

電影改變不了人生

外勞悲歌,不一而足。導演在台灣,依然打聽到家鄉各種故事,再轉化做電影題材。以為背後另有訴求,誰知他說:電影改變不了人生。「電影只是一種媒介,把很是複雜的人的狀態呈現一點點而已,沒辦法表現全部。同時也不能奢求改變觀眾,只望他們從中得知多一點事情,不會是整個緬甸,而是單純一種愛情觀,一種屬於低下層的愛情,和我們的詮釋是不同的,引伸至對家鄉的詮釋也是不同。我只想很誠懇地把電影拍好,說好一個故事。」

「妳想擁有世界,我的世界只有妳。」──
男主角用愛情證明存在,女主角渴求更開闊將來。

命運播弄

好的故事,講究細節。看《再見》,不用特別留意細節,它們自然吸引目光。例如泰國工廠工人,莫名奇妙地用塑膠袋盛冷開水拌公仔麵,導演解畫:「天氣熱嘛,冷水泡麵五小時後會發漲,馬上灌下肚,夠快。現在也是這樣吃。」
這習慣,從他真的到泰國工廠打過工的二哥身上得知。他大姊當年也隻身到泰國打拼,「我去了解她的心路歷程,一個女生在外地,遇到的愛情,暫時的割捨,要面對的現實──她要寄錢給我們,先得努力去工作,沒有空談其他事情。她也很堅強和聰明,一下子學會了泰文。我把我姊姊的這些東西變成了一部分的蓮青(女主角)。」
話說回來,導演是幸運的一位。當年,台灣院校在海外招生,他從6000個報考者中脫穎而出,「像中樂透(六合彩)一樣。我大姊也很想來台灣,後來變成努力賺錢讓我去。」後來辦證件,百轉千迴,折騰一年多,「要給很多錢,也不停被騙錢,向外闖的人都經歷過,在環境裡、體制裡被騙。弱勢嘛,被壓榨,很常見的。」這些戲碼,也寫進電影裡。

演員先修課

導演也說,《再見》是部時間成本甚高的片,但是必須的、值得的。女主角吳可熙,演過《窮人》與《冰毒》,語言上佔優,早學識雲南腔緬語,是次要學泰文,亦被安排在台灣的緬甸餐廳洗了半年碗。男主角──對,是柯震東。今次,他可真的脫胎換骨。
「他很有天分,從《那些年》看得出來。跟他接觸過,發現他的本質很單純,儘管他有很多事情,很多緋聞,我都不管。拍攝起來我也覺得我沒看錯人。」但要進入角色,不要說偶像包袱了,平凡一個城市人的影子也要先卸下。「我跟他說,要跟我一年半,先要苦過來,也不許經紀人跟,他一開始當然不喜歡。我要他每天要跑到緬甸的山上挖地種田,騎兩個小時摩托車來回,晚上住我家,偶爾才可以沖熱水澡諸如此類;也去拜訪不同家庭,看那些偷渡客為甚麼敢去冒險。後來他也變憂鬱了,不講話了,就在那邊呆呆呆──也沒有人看得出來他是柯震東。那裡都有他的粉絲,但他每天穿得很髒亂,又黑又瘦,他自己都不在意了、放棄了。」而這一切,終究值得。他和吳可熙分別入圍金馬獎最佳男、女主角,導演也入圍最佳導演,整部片一共有8項提名。

這一次,柯震東脫胎換骨。

家,很難回去了。

有個更能認識導演與其作之途徑:讚好他不時更新的facebook專頁(趙德胤 Midi Z)。箇中內涵,絕非一小時問與答,以及數版紙足以涵蓋。
別忘記,當年導演去台灣,是為了討日子,亦背負家庭。他在舊訪問裡總說,自己從沒有夢想是跳脫賺錢之外;夢想,都要是生存之內。打拼過了,是次問他,他芫爾:「除了當導演,再沒別的選擇。」
導演舊作,從未在緬甸上映;直至這次,在昂山素姬為首的新政黨推動下,終於通過審查,可在仰光首映。對於家鄉,導演始終滿腔交集的百感,最後問他將來會回緬甸生活嗎?他欲語還休,再道:「身體上,我當然可以回去蓋個房子;但心裡面,很難回去了──我畢竟都是永遠的異鄉人。」

導演 趙德胤
metro Pop #531
Text: Nicky

=== metro Pop 讀者專享:送《再見瓦城》電影換票證 ===

《再見瓦城》中的柯震東,徹底放下了偶像包袱,艱苦的拍攝過程,幾乎令他變憂鬱了,沒有人看得出他是柯震東。想欣賞柯震東脫胎換骨的演出,現在有機會,metro Pop 特別為讀者送上電影換票證30張,按此進入登記表格,即有機會獲換票證2張 (名額15個)。
登記時間:2016年12月1日晚上11時至12月5日晚上11時59分
*條款及細則參閱登記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