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故事】詞人靈感,來自當天那日記?

2016-11-29     藝文集

在這麼一個速食和影像先行的世代,竟做一個關於日記的題目。
或者你也會匪夷所思地問:「還有人寫日記嗎?」有,我見過,我真的見過!
外國人寫日記時,會先莊重地以Dear diary開頭,被擬人化了的日記像朋友。
這朋友,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日記,總為自己而寫──記錄日常,梳理所思所想,假以時日,還幫忙記下自己都可能忘掉了的自己。
但搜集日記故事,像大海撈針。
靈機一觸,決定由創作人入手──想起填詞人Tim Lui,全憑直覺。
一問之下,「我有寫過日記啊,8歲開始。」狂喜,立即夾時間見面,並且袋定一道問題:有沒有一首RubberBand的歌詞,靈感來自日記?
結果真的有!

填詞人Tim Lui

5本跨越10年(1990-2000年)的日記,彌足珍貴,每字每句都是成長見證。

偷讀者,殺無赦!

Tim帶來5本跨越10年少女時代的日記。「誰都不能看!老公(RubberBand主音6號)也不能!我會殺死那個人,直接殺死!」話罷大笑。
自覺一直令Tim難堪,如請她讀出一篇10歲時的日記:「『今日去游水,游咗三粒鐘,之後去表姐屋企玩,好tired。右腳屈傷,好痛,不過跑又唔痛喎。』哎,真的很無聊。」好奇中學那本的內容,「咪校園生活,跟同學吵架……嗯,對戀愛的期待囉!唏,你要人點講啫?」又是一輪爆笑。「但我仍慶幸自己有寫日記,記下成長,再失禮都是自己,很值得treasure。」

處理自我

習慣開始,源於收到一個日記簿做生日禮物,「硬皮,很厚,還有個細鎖,文物來的了。」在日記面前,人人坦白,「甚至寫得異常赤裸和詳細,再瑣碎的事都能影響整天的情緒。有男同學幫你撿一支筆,嘩,驚天動地,要說幾天……」
寫日記是過程,意義後來才賦予。「小時候覺得寫完很舒坦,情緒和想法被梳理了──當然大了才明白。回想起來,那時即使有朋友仔,我也不慣表達自己,正因為不懂,所以需要沉澱過程。」

早期日記簿的幾個特徵:硬皮、厚身、簿口設有鎖子,現在應該到舊文具店才買得到。

Tim現在生活太忙,已少寫日記,唯獨旅行時仍每天寫。右邊是兩年前到台灣一個月的札記,「那趟是我的清空之旅,很多獨個兒思考的時刻。」
左邊,則是Tim大學畢業旅行的日誌,惦掛他所以夾了他的相──哈哈,筆者有幸一睹6號當年的風采。

Hello?

揭盅:日記入詞那首歌,是叫“Hello?”的sidetrack──「或這麼看守總令電話生厭/沒響一聲苦等幾天」。
忘記WhatsApp和微信,回到IDD的日子。「那年已和他(6號)拍拖,各自去一個月大學畢業旅行,前後腳,等於各自消失一個月──不會亂打IDD,貴嘛。而他去了西藏爬山,會死的,我很擔心,不停等電話。事後把這忐忑寫進日記,電話會不會因為我常看守在旁所以不響?填詞時剛好記起,便寫成這首情歌。」不是太浪漫了嗎?
metro Pop #530
Text: Nicky
Photo: Wai

ISSUE 676
ISSUE 675
ISSUE 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