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24日
「No Big Deal I Want More」Andy Dixon 個展
08月09日
Pinkoi "This is HONG KONG" 特展
08月02日
「自宅字築」文學 x 視藝展覽
07月10日
「阿叔的自由意志」展覽
08月07日
iBakery台南巧美味主題限定店
08月07日
【盛食派對】市集
08月10日
與王迪詩一起分享小確幸
08月03日
「我嘅中秋節」畫展
08月02日
慢條斯理狗 王十七平 X 王和平 | 必然的手口部勞動

【文藝‧雙身】觀眾與小眾:梁天尺&梁御東


觀眾與小眾:梁天尺&梁御東


雖不太有兄弟相,但梁天尺和梁御東身上有種味道是相似的:拒絕逐流而居,不甘創作被定型。演藝學院出身的梁天尺,劇場中人,自由工作者;梁御東則是藝術家、策展人。沙煲兄弟感情深厚,小時候時常打架,或是情誼之端。但對於創作,拳腳中長大,閒談間都有火藥味。梁御東說:「通常是我討論他的比較多,畢竟他是演戲的,但我做什麼,基本上就不會說。可能喜歡做戲的人都比較喜歡被人談論吧。」弟弟是舞台劇演員,曾演出主流到獨立劇團的作品,哥哥卻主打視覺藝術的,以抽象和另類的手法回應社會議題:「作為面向大眾的演員,易溝通一些,我的創作就不是。」梁天尺聞言反駁:「但你的作品都是公開被人看的。這就有趣了,你覺得你的才是小眾,但在一般大眾眼中,做劇場工作也是小眾。」

剛好訪問那天下午,梁天尺有劇場演出,一連三日文化中心on show,周日散場,就即交還場地給香港金像獎鋪紅地毯。他說:「電影金像獎才是大眾吧。也許你是說自己屬小眾中的小眾。」梁御東忽問:「那你覺得西洋菜南街的表演多人看些,還是你的劇場演出更多?多人看又不一定代表好,未必是用來衡量創作的。」兩人對小眾的看法互有不同,梁天尺舉例指出:「通常你擺展覽,展期都會長過我們的演出日數。」梁御東則笑指:「但我可能擺一個月才90人來看,你演兩三日已經有90人啦。」

兩不相讓,又是談笑自若,似是慣了以互嘲為樂。然後說起梁天尺的鬍子,讓他看起來比兄長年紀更大。梁天尺打趣道:「過去幾年我剃了鬚的時候,都總是沒人找我演戲。」梁御東打岔指出,這就是觀眾和形象的問題:「別人定了你的型,是更容易閱讀你的。這就成為別人認識你的途徑。」梁天尺並不完全贊同:「然而是有落差的。當你做一件事,想別人怎樣看你,跟實際上別人怎樣看,是不同的,然後你又想在別人的看法上尋找自己的形象,所以很難完全走一條自己想走的路。」
問到是否喜歡被視為兄弟一同談論,梁御東笑指:「我歡迎的,畢竟他演得好嘛。」但他坦言對弟弟的意見比較直:「當我覺得他想嘗試一些新事物,我才會看。如果是在演藝學院時已經做過,駕馭到的,我不用也不需要看。」梁天尺笑言:「好事來的,他對我有要求。我就相反,一來他的展覽不是經常有,二來,坦白說是不懂看。」梁御東一臉自得其樂,解釋說:「在作品以外,作者要如何與讀者溝通呢?太多的話易有誤讀,影響作品,這方面我是較為保守的,就由得它。」梁天尺反問:「你不會擔心自己的作品不夠可讀性?」梁御東答道:「但這不是我的錯。所以我說我是小眾,不懂看可以不來看,我無所謂。」儘管在相同的環境中長大,但在藝術的定位上卻針鋒相對,各有見解,讓兄弟兩人走上相近但不一樣的藝術路。

對於弟弟的舞台劇演出,梁御東打趣說自己是有點妒忌,畢竟劇場上用的都是大家聽得懂的廣東話,相對上並非如此小眾。

且說梁御東正有一個短片計劃,期待與梁天尺二人協力。梁天尺坦言期待:「我時常覺得他的腦袋很有趣,很想知道他在想什麼。」

在同一地方長大,梁御東小時候愛在家裡聽歌,梁天尺「被迫」受到影響,早就接觸到軟硬天師、達明一派、Oasis等樂隊的音樂。

上下鋪的童年往事 回想童年往事,原來與書有關,梁天尺憶述:「小學那時不懂自己買書,他看什麼,我就看。那個影響雖則不是很明確,但長遠是引導了思想的方法。」梁御東忽道:「但那時候我喜歡看的書,現在已經未必喜歡。」梁天尺大笑:「那我現在也可能覺得不好看呀。」然而,拿起書,閱讀這件事本身,就顯然是兄長對弟弟的影響。梁天尺猛然想起一事:「他在上鋪,我在下鋪。我們小時候還會在睡覺前一起創作故事。」梁御東倒是不太有印象,只記得以前曾經一起學畫畫。一起成長的胡鬧經歷,梁御東坦言,雖不常見面,但他們的溝通比其他行內人都可以更率直。
#551 metro Pop
Text.Jerry
Photo.N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