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 為城市配樂


你我他都哼過的RubberBand(RB),眨眼出道十年,當初的黃毛小子,也變成現在的逆流大叔。隨年月而產生變化的,除了RB的幾位成員,還有他們的樂迷。

十年之間,那些年輕過的中學生,早已投身社會工作;那些陪伴在旁的愛侶,也許亦已換上好幾遍。在RB的一首首樂曲裡,無論是歌手和樂迷,彼此都感受著時間的流動,有著共同的回憶。十年過去,RB只想繼續為這城市配樂,訴說城內的故事。


從A到H

從十年前推出專輯《Apollo 18》,到即將面世的《Hours》,RubberBand的"A-Z"專輯系列,今年走到第八個英文字母。選擇以《Hours》來為新碟命名,泥鯭說是經過樂隊成員多番苦思。「做"G"(《Gotta Go》大碟)時,我們已經開始想"H",想了將近兩年,過程中也有過很多候選名字,如單純的字母"H",最後揀選了"Hours"這個字,是大家醞釀很久的共同想法。10年前RB推出第一張專輯,以時間作為主題,也很適合我們想表達的內容。」


RB新歌《城市當代配樂團》,找來小肥和鄭嘉嘉和音,歌詞的字裡行間,都隱含著RB過往的經典作品。

這張專輯跟以往的最大不同,是RB將各自監製兩首歌曲,透過彼此的配合和新嘗試,互相挑戰成員的極限。洋溢著森巴元素、由6號負責監製的新歌《那一端》,也是其中之一。「我常聽拉丁美洲音樂,想以最根本的巴西元素,跟其他成員分享。雖然很多東西要重新pick up,像泥鯭打groove時要學習融合森巴風情,不過走出慣常的comfort zone,正是我們製作新專輯的精要。」


十年回首一啖笑

出道至今剛好十年,近年以獨立樂隊身分發展的RB,回首過去,泥鯭輕描淡寫地以「一啖笑」來形容。「我所說的一啖笑,並非『得啖笑』般負面,而是當回望舊事時,就像翻看舊照片,有種由心笑出來的感覺。」提到九月舉行的演唱會,RB幾位成員一再強調,並非要作甚麼回顧,只希望跟樂迷共同回憶和展望。「當年聽我們歌的中學生,已經長大成人踏進社會,所以無論是RB抑或聽眾,大家都感受到時間的流動,能在十年後回到RB舉行首個音樂會的場地,也很呼應"Hours"的主題。」


泥鯭(右)以「一啖笑」總結出道十年。


2008年9月26日,RB的首張專輯面世;10年後的9月26日,RB將會重返九展開騷。


電影配樂初體驗

除了在新專輯裡尋求突破外,RB在7月上映的港產片《逆流大叔》裡,也獻出他們的「第一次」,為新戲創作主題曲之餘,亦參與了電影配樂的工作。「這是RB首次以樂隊名義創作配樂,也是我們參與度最高的一部電影。其實很難形容創作過程,但透過畫面給予我們靈感,雖然不像平常寫歌般天馬行空,但對我們來說也是個挑戰。」

雖然RB首次進行電影配樂的工作,不過成員們都對此甚有心得,像阿正曾在波士頓修讀電影配樂;身為電影發燒友的6號,亦深受兩位名導的作品影響。「我很喜歡昆頓塔倫天奴的電影,特別是他會將很多舊歌,配合電影的暴力美學呈現,從中可以開拓更廣闊的視野;例如認識其他墨西哥音樂,王家衛的電影也是類似的手法,我也覺得很好。」


泥鯭指《黑暗對峙》(Darkest Hour)中,「本來秘書沿著樓梯走的一幕,畫面上沒甚麼特別,但配上弦樂後,就營造出緊張的氣氛。」


四個「逆流大叔」

在電影《逆流大叔》裡,四位男主角為保飯碗而苦練龍舟,展示拼勁和逆流而上的精神。RB四子笑言從電影角色身上,也找到自己的影子。「每個人到了某個年紀,都總有些關口,像我們十年前決定是否入行、由五個成員變成四個,這些都是RB的關口。說起來,我們同樣是四個中年,也稱得上是逆流大叔吧。其實置身於這個城市,每個香港人都是逆流鬥士,連小朋友也需要逆流,你猜他們想不停補習的嗎?」

#615
TEXT:C LONG
PHOTO:BILLY、網上圖片、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