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DESIGN GENES】Robert Indiana:「LOVE」到世界盡頭?


表達愛的方法有很多,大概數到最後才會將「愛」字宣之於口。日本人寧願用感謝來取代綿綿情話,就連以開放直率見稱的西方國家,也愈來愈提倡 “Never say I love you on the first date.” 不過在紐約第六大道、東京新宿和台北101大樓等地標,都不約而同擺放了一個個紅色的巨型 “LOVE” 字雕塑,大家一定看過,但你又知道這些公開展示的「愛」背後的設計故事嗎?

^費城的「LOVE」
費城著名地標「愛之公園」(LOVE Park)噴水池前,是1976年為慶祝美國獨立建國200周年而設置的公共藝術。

Robert Indiana
1928.9.13 - 2018.5.19

生於美國中西部,為上世紀中葉美國普普藝術之代表人物。成名作「LOVE」在全世界掀起風潮,設計基因深深影響後世創作,獨到的藝術語言呼喚世上最公然的愛。

《The Book of Love》 Robert Indiana, (1996)

「LOVE」症候群

故事回到1960年代,一個普普藝術(Pop Art)盛行的時代。藝術家Robert Indiana大膽將大而醒目字型和數字結合,再混合城市中常見的商標、交通路標,創作出一系列概念新穎前衛的繪畫和雕塑。當時他將「LOVE」四個字母拆成兩行,右上角的字母「O」稍微向左傾斜,再賦以鮮艷奪目的大紅大綠。看似簡單的設計,卻成就出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普普藝術作品之一。

「LOVE」這款設計除了以戶外雕塑的形式散佈到世界各地的城市心臟,半世紀以來,更經常被使用於衣飾、珠寶、海報、廣告、郵票和CD封面的構圖上,深深植根國際流行文化和設計。作品走紅之勢,好比今日的一條Viral影片,一時間世界各地都爭相引入不同版本的「LOVE」雕塑,除了在紐約和東京等大城市可以看到之外,就連以色列、西班牙等地都突然「露骨」起來。更有國家因應風土文化,將「LOVE」翻譯成希伯來文(Ahava)和西班牙文(Amor)等不同組合,樂此不疲地參與這股「LOVE」症候群。

新宿的「LOVE」

位於日本東京新宿,著名電影《電車男》中男主角等愛瑪仕女神的名場面取景地。

101大樓的「LOVE」

設在101大樓臨信義路的大門前。和紐約那座「LOVE」大致雷同,只有將字底藍邊換成金邊。

以色列的「LOVE」

位於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館,「LOVE」字改用希伯來文寫成,別具異國色彩。

被偷走的「LOVE」

Robert Indiana畢生創作過的作品不勝枚舉,但由於成名作「LOVE」的光芒大耀眼,致令很多人誤以為他只是個「獨孤一味」的藝術家。這份被群眾擁戴的名氣,甚至幾乎走向失控。「LOVE」起初只是用作設計賀卡的圖案,作品聲名大噪後,隨即發展成不同大小和顏色組合的「LOVE」雕塑,作為最深入民心同時亦最陳腔濫調的公眾藝術裝置,發佈到世界各地主要城市的地標,成為遊人每日的打卡熱點。

1973年,設計獲美國郵局採納,製作出「LOVE」系列郵票;後來我們看到的衣物、海報和唱片不時都會挪用「LOVE」這設計,連創作人Indiana本人亦開始感受到,「LOVE」在無止盡的複製與改造中被倏然偷走,原意是以作者的藝術語言傳遞愛,卻在消費文化中淪為「20世紀最常被剽竊的藝術作品」。

苦澀才是「LOVE」?

「LOVE」的成功,令Robert Indiana儼然成為公眾普普藝術的代言人,同時催毀了他在藝壇的聲望。藝評人毫不留情地指責他只是「食老本」的江郎,而大家未必知道的是,這位藝術家正因為不曾體驗過愛這個詞,才希望通過公開展示的藝術來尋找愛。可惜的是他本人亦在晚年意識到,愛情是一件危險的商品,就如同被公然消費的藝術設計一樣,無止境的欲求下,最終只會剩下一片虛無。

美國小說家Erich Segal 1970年的暢銷小說《Love Story》封面亦充滿「LOVE」設計的影子。

2008年美國大選,總統候選人Obama在名為「HOPE」的競選文宣中向「LOVE」設計致敬,後來更印刷在T-shirt、鈕扣和海報等宣傳品。

----------------

#645_Design
TEXT: 一樹
PHOTO: 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