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香港文化遺產 (下)


功夫 香港電影光輝史 提起香港的流行文化,當然不能不提香港電影,而在香港電影發展史上,功夫片更是佔了非常重要的一席位。早在60、70年代,張徹、楚原等知名導演已紛紛拍攝功夫片,當中張徹電影對男性情誼的歌頌及對男性身體的刻劃,更是引起影評人的熱烈討論,甚至認為吳宇森的英雄片其實就是張徹武俠電影的另類延續。除張徹及台灣導演胡金銓外,其時香港功夫電影的名導還包括羅維及袁和平等。當中袁和平執導的《醉拳》更成了成龍的成名之作,同時開創將功夫與喜劇元素融合的先河,掀起其後的功夫喜劇熱潮。
至於另一位功夫電影的代表人物,當然就是永恆傳奇李小龍。他在1972年拍攝的《精武門》,更成為了他的代表作。他在片中飾演霍元甲的弟子陳真,因師傅被毒殺而悲傷不已,誓要查出真兇,並在追兇過程中將日本人打得落花流水,為中國人爭光,而李小龍的招牌雙截棍更是在這部電影中首度出現,令一眾龍迷紛紛學打雙截棍。雖然功夫片在90年代後曾一度式微,但近年影壇正重新掀起功夫片熱,去年的《男兒本色》和《導火線》,無不標榜不靠特技的硬橋硬馬拳腳,雖然影片賣的不是傳統功夫,但已證明動作片仍有一定的市場價值。

廟街 消遣文化集中地 在70年代出生的,也可能未必知何謂「大笪地」。字面上,「大笪地」是指一塊空地,後來便成為夜市的代名詞。當90年代頭,上環大笪地結束之後,廟街可說是碩果僅存的香港大笪地。早於清朝時代,廟街已埋藏著香港的特式消遣文化。近600個攤位裡,平民化的廉價衣飾與食物跳蚤市場,於20年代開始成市民的最重要消遣活動之一。從前逛廟街,就已是一整晚的娛樂。
多年來廟街的變化著實不太大,最大的變代可能是從前的大牌檔,就全變成了熟食舖。坐在街邊吃煲仔飯、炒蜆,在香港買少見少。廟街,就令大家依然感受到「街邊風味」。另外,政府早年有意將廟街發展成主要遊客區,所以從前廟街「烏煙瘴氣」的感覺,就變得更「地下」。治安變好了,也令港人更愛廟街。
當然,別忘了廟街是香港普及文化的早期創意工場,到處臥虎藏龍,包括「不準確不收費」的神算、精於扮演樂壇天皇天后唱腔,唱盡當年星斗市民心聲「口水歌王」、還有一眾江湖賣藝者的精神表演,也是香港生活文化的重要元素。
值得一提,早晚的廟街是兩個不同的世界,早上的榕樹頭是公公婆婆的休憩場地,晚上廟街就搖身一變成為繁鬧的夜市。那種「一個地方,多種用途」的彈性,也揭示了不能少覤的香港精神。



「廟街是香港最初期的藝術發展地,也令不少歌手走紅,消遣與文化藝術元素兼備。」--余仁華 東邊舞蹈團藝術總監 
打小人 神婆始組 偶然路過灣仔鵝頸橋一帶,相信你會見過數位口中唸唸有詞的婆婆在打小人。打小人可說是香港傳統社會遺留下來一種非常特別的巫術儀祀。
其實「打小人」習俗源於古時的農業社會,在香港出現則逾三十年。古時,百姓皆以務農為生, 按中國曆法,全年可分為廿四節氣,而屬於春季節氣之一的「驚蟄」,被視為冬眠的動物睡醒,開始覓食的日子,而白虎也在此時出來覓食。為了防止白虎傷人,百 姓每逢「驚蟄」便會祭白虎,首先在準備好了的紙老虎上抹上豬血,並獻上「小禮」——生豬肉,意味將其餵飽使之不去傷害人,漸漸形成今天打小人的風俗,時移世易,「小人」漸漸取代白虎的位置,成為被驅趕的對象。至於打小人婆婆為何多聚集在鵝頸橋,則是因為在殺氣大的三叉路口打小人最為靈驗,所以路面呈三叉狀的鵝頸橋便成為打小人勝地。
至於打小人的時間,最為盛行的日子是「驚蟄」,其它時間則有農曆每月初六、十六、廿六或曆書所記之除日。很多人以為打小人一定是害人,其實發展至今天,打小人的作用就如拜神一樣,很多人覺得生活不如意,一樣照打,而打小人的「口訣語」也離不開「打過小人行好運」、「打過小人大展鴻圖」、「打過小人升官發財」等等,大多是祈福求順利。

電車 經濟轉好,生活上每一樣事物都加價,但大家仍然可以用2元,乘搭電車遊遍整個港島北區。電車自1904年開始營運以來,已有百多年歷史。電車主要為方便港島北區居民的交通來往,後來擬建港鐵港島線,經市民爭取下,電車才得以保存。
今天,每逢繁忙時間,電車仍然擠得水洩不通,在現代化社會中默默地為市民服務。遊客來港,都會影低留念,全因為雙層式電車只可在香港看到,深具香港特色。香港電車是世界上唯一仍然保存的雙層電車系統,載著不少的成長故事,也是香港獨有的文化遺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