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香江遺玉


談浩然(Eddy)的父親談洲生在長沙灣永隆街經營「恒裕玉器」四十年,是經驗豐厚的玉雕師傅。Eddy意外繼承爸爸另一喜好—電器維修,大學時轉攻產品設計,直到父親患上腸癌,Eddy終停下來,了解爸爸埋首苦幹數十年的工藝,才驚覺本地玉藝無新一代賞識。



於是Eddy忽發其想,設計玉器作為畢業功課,作品以黃銅配搭玉石來突出玉的價值。去年,Eddy與女友杜凡白(Na Na)成立「小玉舍」,希望玉石工藝重新獲得關注。







 在小玉舍,Eddy負責飾物的設計及黃銅加工,父親負責處理玉石,女友Na Na負責宣傳及行銷。




人不學不知理


 五十年代初,內地政權變遷,一批廣州玉器商人移居香港,聚集廣東道,店舖發展至七十年代共三百多間,行人路擺檔的小攤不計其數。玉石經加工打磨才成為飾物掛件,有商人於是把加工廠設置大廈內一併經營。



九十年代,廣東道玉石原材料和玉器製成品,佔全球供應量的百份之八十以上,但短短二十多年,玉器卻成為今日香港的夕陽事業。Eddy沒有朋友知道香港有這項工藝:「香港對玉石的需求愈來愈少,爸爸亦由本來的批發商,轉做零售。」



就連Eddy也一樣,初時對玉石完全提不起興趣:「小時候覺得工場又嘈又髒,爸爸用機器打磨玉石,弄得到處都是石粉;長大後回想,爸爸用玉石養活我們一家人,我是靠它養大的,忽然發現自己對玉石有一份感情。後來開始學習玉藝,才知道它是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那時我心裡想:『嘩,咁我老豆咪係遺產之一?』」



Eddy笑言:「兒時告訴朋友爸爸做玉,他們反過來問:『咩肉呀?豬肉呀?』」

發現玉器市場出現斷層,新一代鮮有人欣賞這工藝。
 


二人講解玉石的種類、色澤、歷史及等級均頭頭是道。


 Eddy即場示範玉石打磨加工。




小玉舍飾品






觸玉系列:玉珠可360度轉動,令整顆玉珠都能接觸到皮膚,愈戴愈通透。






 


雙玉系列:一塊有兩種顏色的玉,經切割打磨看起來像是兩塊玉結合在一起,是玩味十足的設計。


 


透玉系列:極薄玉器,只有1 mm厚。Eddy父親本來不贊成這設計,認為很容易斷裂,但看到成品卻非常滿意。


 


最新白銅設計:白銅戒子仍在試驗階段,Na Na是大家的白老鼠,每次都會率先試戴新產品,測驗會否有敏感反應,確保100%安全才推出。




極簡主義 x 傳統玉石


看到Eddy的玉石製成品,以黃銅配搭玉器,走簡約主義路線,一洗玉器傳統形象,但原來父親初時非常反對:「傳統玉器講圓潤,我做的東西『三尖八角』,爸爸初時覺得會戴得不舒服,但如果我一直跟著舊的路去行,新一代就會繼續不接受這傳統,所以我決定用自己懂得的技術,在舒適與外形之間取一個平衡。」



現在,只要Eddy擺攤,父親就會到場幫忙,新一代的想法終於傳入父親的耳朵,客人不再來自單一的群組:「一位八十多歲的婆婆曾到訪小玉舍訂購『觸玉戒子』;也有情侶向我訂婚戒,原來這工藝會有人如此重視,嚇得我製作時不敢分神。」







有人問Eddy能否用金、銀代替銅的部分,他搖頭:「我選擇較便宜的金屬,是希望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玉石上。」Na Na隨即亮出手上玉戒子:「我戴著這戒子一年半,黃銅部分變得啞色,也被我弄花了,但我很喜歡這變化,它證明了歲月的流逝,成為你專屬的戒子。」



簡約設計是他們的第一步,接下來他們希望把談師傳的巧手玉雕融入當代設計,目的只有一個:讓玉石工藝重新獲得社會的重視。



現時Eddy有跟隨父親學玉雕手藝,再與Na Na經營小玉舍,希望將來能夠進修珠寶設計,讓自己對這方面有提升更多。




玉石恆久永留存


Na Na:「小玉舍除了談傳統工藝、現代設計,也談價值。你問我鑽石會愈戴愈美嗎?不會,但玉會隨時間而變得美麗,是寶物。從前一塊玉可代代相傳,我相信這概念沒有改變。對Eddy而言,玉藝是爸爸留給他的東西;對於我們來說,玉是我們之間的連繫;對其他人來說,是香港被埋沒了的工藝,是一顆滄海遺珠,我們會致力讓大家看到它的美。」







小玉舍 Little Jadeite


查詢:5223 3708


地址:長沙灣東京街31號恆邦大廈8樓801


FB小玉舍 Little Jade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