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香江史 消失之謎


本土歷史,相信完全了解事情的人實屬少數。或許聽過雙十暴動,卻未必知道始末。對我們而言,香港歷史應該是最貼身的歷史之一,但在教育制度內卻最不貼心。一直以來教育制度所欠缺的不僅是有系統的本土歷史教育,更嚴重的,是欠缺探索香港人身分的意識。究竟這局面是如何造成?

移植過來的教材
回想昔日中學歷史科,主流都是世界歷史和中國歷史。讀本土史首先要有人編寫,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鍾寶賢教授指,港英政府時期的中學歷史科,尤其是世界歷史科,主要由英國當地的課程移植過來,沒有刻意加入本土史。她說︰

「歷史和身分認同,關係密不可分。八十年代香港開始面對回歸,那時香港人亦開始尋找自己身分,陸續推動更多人研究香港歷史。」

直至1998年,本地中學的世界歷史科才加入可供選修的香港史部分。教育制度與內容,隨著回歸後已經有了多次轉變,令香港史漸漸滲進通識科;然而不變的,是始終不重視香港史的教育方針。


英女皇多次訪港,素來不設鐵馬,1975年5月5日訪港時走到街市中與市民聊天,親民形象極深,尤其與回歸後比較,高官來港連採訪都受阻,難免產生殖民地神話。

方便管治
無論哪一個時代的香港政府,為了方便管治,都不希望教育重點落在本土歷史上。曾出版多本香港史書籍的蔡思行博士,也認同官方對於「方便管治」而漠視本土史的說法︰

「以昔日中史課程為例,只教古代史,到清朝便止步,連民國史都欠奉,顯然是抗拒教授下一代共產黨和國民黨的紛爭與分裂,情願以『文化中國』來讓學生確立中國人身分。」

蔡博士說,歷史有兩種教學方法,第一種是以國史方法來教授,即以情感出發,培養學生對國家與居住地的歸屬感。而第二種則只以客觀史料來授課,撇除所有政治立場,只建基於事實。若覺得未能去除政治立場,則可以加入更多觀點,尤其牽涉港英時期的本土史,可由英國、中國及香港政府的角度全面解讀,而非單一角度出發。只是政府做法永遠傾向保守,而且功利,認為學生不認識本土史不會因此而找不到工作,不會令人均生產力下降。管治順民,永遠是管治者最大的心願。

歷史知識發育不良
現時中學在校本課程下,牽涉香港史的已經不是歷史科,而是通識科。通識科老師盧日高指出,現時DSE課程中,香港史的位置不僅搔不著癢處,甚至可以說是模棱兩可。他說︰「現時關於本土史的課程內容只著重文化保育、各行各業歷史,這些都不能讓學生建構身分,顯然特區政府想淡化本土身分認同。」盧老師指出:

「在淡化本土身分認同的環境下,年輕人要建立身分認同,不得不借助一些『歷史神話』,而神話主要有兩個,一是認定英國殖民時期的好,二是2003年七一遊行後的一系列社運,令大眾本土意識提高。」

對比回歸後的香港,港英政府時期建立良好的法治與廉潔制度,加上經濟起飛,確實令未經歷過殖民管治的年輕人有很大的幻想空間。盧老師︰「不過神話始終不是史實,給學生很多錯覺,有學生甚至說二戰日治時期,可能比回歸後更好。」雖然這只是個別同學的想法,但也足已顯示出學生對本土歷史認知貧乏,亦證明了學生有必要有健全的香港史知識,才不致因誤解而口出狂言。

細節現曙光
香港史被壓制,國民教育卻蠢蠢欲動。博客兼通識科老師庫斯克指出,教育雖然有目標,但不一定能達成︰「正如有宗教背景的學校,也不是所有學生都成為教徒。而且愈是硬來,只會收到反效果。」所以每當教育當局打算硬推國教,反而愈將學生迫去另一個極端,開始對本土史感興趣,而這亦可說是香港史的曙光。庫斯克說︰「雖然教育局會給予學校校本課程範圍,但說實在,政府根本不能完全掌握每間學校實際在教甚麼。」若開明的學校能透過這少少縫隙多灌輸香港歷史,就能為香港史播下種子。

相關文章

尷尬身分
盧老師指面對本土史時,教育當局考慮愈多,愈陷入困境。例如教授昔日英殖時期,當時經濟起飛,民生福利又好,會否令學生戀殖?但若以「去殖民」的方法說香港史,例如強調殖民時期沒有民主,又會否觸發學生追求更高的政治權利,因而促進社運?


市面近年多了很多關於香港史的書籍,蔡博士於2012年推出的《香港史100件大事》,簡單易讀,是了解香港史的入門選擇。


蔡思行博士


通識科老師盧日高


博客兼通識科老師庫斯克

#429 coverstory
TEXT/JILLSANDY
PHOTO/政府新聞處圖片資料室及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