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青春殘酷物語 《六弄咖啡館》


又一部台灣校園青春片?如果你愛看《那些年》,這套絕對能滿足你;如果你看厭了公式化的校園初戀故事,這套又不僅如此。《六弄咖啡館》是網絡小說作家吳子雲(藤井樹)早期作品,字裡行間早已構思好一幕幕畫面。若要說出這部電影最感動之處,很難不劇透;唯一可透露,這是一段遠距離戀愛的苦澀回憶,更在呈現一個回不了頭的成長歷程,總有打動你的地方。

故事大綱

一個滂沱大雨的晚上,六弄咖啡館老闆得知梁小姐與男友因分隔兩地而吵架,便向她娓娓道來自己年輕時的相似經歷。1996年,高中同學關閔綠和蕭柏智常湊在一起玩,小綠暗戀品學兼優的李心蕊,柏智對她的好友心怡也有好感。後來四人各自到台灣不同地方唸大學,友情和愛情會否改變?老闆口中的這段往事究竟結局如何,背後又隱藏著甚麼秘密?

吳子雲 跨界創作

他喜歡別人稱呼本名吳子雲,多於筆名「藤井樹」。選取岩井俊二的《情書》男主角名字作為筆名,反映他對愛情題材的偏好,又鍾情於電影世界。吳子雲是台灣早期網絡作家,曾出版小說,也創作不少流行曲,2008年初嘗導演滋味,把小說《夏日之詩》拍成短片。《六弄咖啡館》曾被網友選為「最希望改編成電影的華語小說」第一名,而吳子雲也一直期待自己的作品被其他導演改編成電影;可是製作單位在尋覓過後,還是決定找原作者親自執導。吳子雲笑言,最痛苦是要不斷取捨。「第一次拍長片,感覺就是很困難。劇本的改動已經有很多要考慮了。小說是我一個人完成的,但有很多東西不能直接移植到劇本,要決定刪減或加入哪些部分,把角色的血肉拼回來。」


吳子雲導演

類似的青春 不一樣的人生

電影最忠於原著的,是把年輕的愛情和友情描寫得同樣濃烈。主軸人物關閔綠和李心蕊分隔在台北高雄兩地,為維繫遠距離戀愛,付出了最大努力;他和蕭柏智的兄弟情誼同樣掏心掏肺,時而爭吵打架,時而一起被打,不論何事也義氣相挺。反而電影稍稍割捨了親情部分,只用了數個鏡頭交代小綠升大學後忽略了母親;不過相信很多觀眾也有類似經歷,簡單幾幕足以勾起共鳴。

六弄人生

即便如此,小說和電影的主題是一樣的。吳子雲:「就是『人生的選擇』跟『成長的狀況』。我身邊有些人,包括我自己都在單親家庭長大,我們有很多的『被選擇』與『無法選擇』。可是隨著時間,年紀漸長,有些人想留在最美好的時光,於是停在原地;有些人被迫成長,就往前走了。」書中一句作了最好解釋:「人生,像走在一條小巷中,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個出口,也可能是一條死胡同。」一弄一關口,是通往幸福還是遺憾,抉擇那刻永遠不會知道。

不盡美好的青春

《六弄》難免被歸類到《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和《我的少女時代》這一類的典型台灣青春片,少看一部也可。吳子雲對此不以為然:「一定會比較,所以這個不用想。既然是改編《六弄》,《六弄》要說甚麼我就把它拍出來。」在僅懷緬初戀和青春時光的美好和遺憾以外,《六弄》還多了成長過程的得失等課題。「如果大家願意給它一個機會去進場看,就會發現跟之前的電影不一樣。」



李心蕊:「人長大了,就會改變。而你,好像忘了長大了。」

小綠:「我是沒看見你的無助,但妳又有看見我的努力嗎?」


顏卓靈 早熟女生

飾演女主角的顏卓靈(Cherry),被整個故事深深地打動。「它跟一般校園青春片不同,特別是結局。其他通常看完便完,能帶走消化的東西不多。但這部電影,直到這刻仍在影響我。」她說出這句話時的神情,跟平日的開朗形象不大匹配。
電影中,李心蕊比關閔綠早熟,成長路上,一步之遙,令兩人沒法一起走下去。「那是約一年多前,劇本令我最有同感的地方,是與身邊人成長步伐不同。因為我中學開始參與拍攝工作,現在看這作品,帶給我更多的是無奈。」她淡淡地說。Cherry為《狂舞派》試鏡時年僅16歲,往後幾年的生活和見聞,自然跟身邊同學猶如兩個世界。年紀輕輕有此名氣,應該人人稱羨?但大概亦錯過了最無憂無慮的階段。「會失去的,但也得到其他人得不到的東西。沒所謂了。反而更不知道自己在做的是為了甚麼。應該說,得到又如何呢,好像不太重要。」

尋找李心蕊

對劇本有共鳴,她卻不了解李心蕊。「劇本裡每個角色我都明白,唯獨是李心蕊,劇本和小說都缺少關於她的資訊,她的說話和行為是含糊的。我一直在猶疑應否接拍,因為沒把握演好。」吳子雲知道後,特意飛來香港跟她詳細討論,但她直言仍有疑慮。吳子雲說,他不是不了解李心蕊,只是用了小綠的角度去出發。「李心蕊只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女孩子,一般女生都覺得男生很幼稚,我們覺得為甚麼女生要想那麼多。」
男女之間的思想鴻溝,在拍攝過程中亦顯露出來。「對Cherry來說是有點困難,我也不太有方法解釋該怎樣把李心蕊演出來,我畢竟是個男的,了解女孩子真的有點困難,尤其是Cherry這麼聰明的女孩子,我不知道怎麼辦。」顏卓靈:「也是正常的,可能他真的很愛這故事,愛到完全代入了小綠。但小綠本來就不明白李心蕊,她只是一層霧、一種氣質。唯有不斷嘗試,自己shape了一個李心蕊出來。」不過中學時期的男生不夠成熟,相處上的磨合是個universal的處境,要演出來也不太難。Cherry笑說:「我也是女生嘛,我也經歷過。」

#519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Billy、 電影公司提供
venue: Hotel sáv
ON CHERRY
Makeup: Vinci Tsang
Hair: Hugo Poon @ Toni & Guy IFC
Outfit: Roco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