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1日
「20/20」周年紀念展覽
09月12日
JCCAC 手作市集 Handicraft Fair
10月05日
第十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08月30日
今井龍満十周年個人展覽
09月12日
Cine Italiano!—香港意大利電影週
10月09日
香港歌劇院隆重呈獻 威爾第《弄臣》
08月23日
「夾軟糖」藝術展覽
09月15日
「花落。水熊阿蟲爛作品展」畫展 @不貧窮藝術節2019
09月12日
NEW PAINTINGS 阿爾伯特.厄倫個展

【電台訴心聲】電台皇牌「Phone-in」節目 


電台Phone-in時段,電話熱線的燈總是閃過不停,電話線的另一端,拿著電話的他或她,抱著怎樣的心情,鼓起勇氣,在大氣電波下,向城市每個角落打開收音機的聽眾,分享屬於自己的故事?是求婚成功的開心事,急不及待向人宣佈;或是心情跌至谷底、不斷鑽牛角尖的年輕人,只尋求一絲安慰?

當電台節目主持人接通電話的一刻,主持人與那名聽眾仿佛是屬於兩人的對話,不論是祝福還是安慰,傳到千千萬萬位聽眾的耳中,或許各人都在那一瞬間、那一個共同存在的時空,得到一點慰藉。這份情懷和心情,你也曾經領略過嗎?

80、90年代,Phone-in 節目算是新鮮事;聽眾不單止聽電台主持的聲音,還可以直接打電話到電台,與主持人直接對話。主持人與陌生人短短數十秒的對話,需要擦出火花,「捉住」聽收音機聽眾的心。想當年,不少成功的”Phone-in”節目,屬電台中的黃牌,收聽率高,甚至成為城中熱話,生活閒談之間的內容。


白韻琹 《盡訴心中情》(1986-1997)
談到最經典的phone-in節目,必定是白韻琹主持的深宵節目《盡訴心中情》。節目開場白:「又到咗《盡訴心中情》嘅時間,我係白韻琹。」對不少人來說依然記憶猶新。當年,不少遇感情問題的聽眾爭相打電話到電台,希望主持人解決愛情疑難,而白韻琹說話直接、不妥協的主持風格,叫當事人分手或離婚,成為一時佳話,《盡》更成為當時收聽率數一數二的黃牌節目;後來因爭論「鄧家爭產事件」而被停職,《盡》於1997畫上句號。


顏聯武《霎時衝動》(1990-1994,現時於D100播放)
《霎時衝動》原是主持周美茵的節目,於1990由顏聯武接手。節目會接聽聽眾電話,傾聽城市人的心事;而顏聯武磁性及溫柔的聲線,給聽眾帶來不少安慰,受到不少聽眾歡迎,並為晚上七時的電台冷門時段,帶來一番新氣象,如一股清泉,為於城市打拼的上班族添加力量。後來由於社會風氣走向論政熱潮,於1994停播。《霎》現時於D100播放,繼續由顏聯武主持。


麥潤壽 《星空奇遇鐵達尼》(1998-2011)
長壽節目《星空奇遇鐵達尼》是昔日香港電台第二台黃牌之一,結合教育及清談的Phone-in節目,逢星期一至五晚上9時至12時直播,14年間共播出三千多集,數量十分多;麥潤壽其後於數碼廣播延續節目《星空再遇鐵達尼》,主持了3年,合共17年。聽眾群由三歲都八十歲都有,麥潤壽與聽眾對話,鼓勵人以正面及積極的信念面對各種問題,常配上背景音樂,具有激勵人心的作用。


梁繼璋、倪震、邵國華《三個寂寞的心》(1991-1993)
90件代,節目最初打算名為《狼兄鼠弟古惑仔》,但因名字過分通俗,不獲批准,隨意改名為《三個寂寞的心》。節目原本設有多個環節,後來因談愛情的環節受到年輕人追捧,於是全方位改為愛情輕鬆玩樂式節目,設有「愛情急症室」及「愛情街症室」等環節,接聽年輕人電話,解決各種愛情上的奇難雜症,包括幫聽眾向心儀對象示愛、約他到指定地點見面等。《三》風頭一時無倆,倪震及邵國華沿用《三》的構思,創立年輕人雜誌《YES!》,最高銷量每期曾超過10萬本。


葉韻怡 《萬千寵愛》(2000至今)
2000年,大多數聽眾以電郵取代信件點唱;惟獨身處監獄的囚友因不能上網,只能親筆寫信寄到電台點唱,主持人葉韻怡(被叫「小天使」)選出有意思的信件,於節目中讀出來。《萬》設有恆常環節《萬千寵愛空中留言信箱》,囚友的家人可以打電話來,為身處獄中的家人送上祝福與鼓勵。《萬》亦希望能讓社會大眾了解在囚人士的內心世界,「出冊」後給予更新人士更多的包融和接納。


訴心聲方式轉變中

多年來,電台節目主持與聽眾的聯繫方式不斷在改變中。80年代至90年代,大部分人會以書信來點唱,後來更加入傳真方式;踏入2000年,改以電郵點唱;時至今天,大家會透過Facebook或whatsapp留言點唱。承載著文字的工具不斷在改變,惟獨直接溝通的「打電話」方式,多年來依然存在。

TEXT:RENEE
PHOTO:FRANYK、NICK、受訪者提供、部分為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