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1日
「20/20」周年紀念展覽
09月12日
JCCAC 手作市集 Handicraft Fair
10月05日
第十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08月30日
今井龍満十周年個人展覽
09月12日
Cine Italiano!—香港意大利電影週
10月09日
香港歌劇院隆重呈獻 威爾第《弄臣》
08月23日
「夾軟糖」藝術展覽
09月15日
「花落。水熊阿蟲爛作品展」畫展 @不貧窮藝術節2019
09月12日
NEW PAINTINGS 阿爾伯特.厄倫個展

【電台訴心聲】梁繼璋專訪:聽說某個寂寞的心


夜闌人靜,偶然被心事所煩擾,遇上失眠的晚上,最好是打開收音機。一把熟悉的電台節目主持的聲音,安慰打電話來的聽眾,聆聽著他或她人生的經歷,或許是艱難的事、或許是不幸的事;那一刻,收音機旁的聽眾,總會發現自己並不是世上唯一懊惱的人,自己受困的,只是芝麻綠豆的小事……不知不覺間,煩惱不翼而飛,睡魔也來襲了。梁繼璋(Michael)相信晚上比起日間,人的心靈更脆弱,城市人更需要這麼一點點的安慰。

「當社會大多討論股價經濟時事時,原來有些人生活得很辛苦,他們沒有傾訴對象……鼓起勇氣,選擇在大氣電波下,沒有包袱地把心聲說出來……雖然我們幫不了多少,但至少讓他們的心情得到舒緩。」

深夜來臨之時
由主持《三個寂寞的心》開始,針對愛情玩樂式節目;到與作家李敏主持《一夜情》,一個晚上只談愛情,再到《一個人》,Michael接聽過無數聽眾的電話,由《三》早期解決年輕人的愛情問題,幫女生向男生示愛等;到深晚時分安撫都市無數顆寂寞的心,像聽了各種人生的故事。「到了晚上,人靜下來,想多了,人的心情也會變得起伏不定,容易躺開心扉。」


▲《三個寂寞的心》受到年輕人熱烈歡迎,三位主持被稱為愛情博士。

「曾經有位患愛滋病的男聽眾打電話來,最初他是異性戀者,偶然機會下看了男性色情雜誌,轉向為同性戀者,他訴說了一段患上愛滋病的歷程。」那年代不像今天,聽到「愛滋病」三個字,「得人驚」。「他說,『捱得一日得一日』,很無助。我也不知道說甚麼安慰說話好,他反而安慰我,他說把心裡壓抑著說話說出來,已經舒服多了。」

Michael又曾接聽一位女聽眾電話,講述自己年輕時被強姦;後來有更多擁有相同經歷的人打電話來分享,「心聲節目吸引人之處,能把一班同病相連或有相近遭遇的人,聚集起來,發揮互相治療的作用,聽見過來人的經歷,了解到即使遇過不幸的事,努力克服還是會撫平傷口。這是為什麼它有存在及收聽價值。」

聽眾燃起的小火花
Michael為無數聽眾給予建議及意見,想也沒想過,竟然得到一位無名的聽眾的幫忙,讓他的人生燃起了花火。

從事報界的爸爸對Michael的工作不甚了解,也從來沒聽過他的節目,一直認為電台是「小孩子嬉戲」的工作。某一天,爸爸因為患上癌症入院,Michael探病,多次出入醫院,並在節目《一個寂寞的心》中提到爸爸的事,並感謝瑪麗醫院護士的付出。

隔了一兩天,署名「喜歡音樂的人敬上」的聽眾,送了一束花給爸爸。「當時爸爸很好奇,為甚麼會有聽眾送花過來?於是叫媽媽帶收音機到醫院,開始聽我的節目。」在爸爸的癌症擴散至喉嚨、切除聲帶之前,幾乎最後跟Michael說的一番說話是:「節目幾好呀,能夠幫到人,俾心機。」

「我從來沒想過,人生中的那一刻,得到聽眾的幫助,令爸爸對自己的工作有進一步的了解,令我覺得很大衝擊,在我的人生引發了小小的火花。」


▲ 《清晨快活人》得到聽眾的誌認同,重拾Michael對主持節目的信心。

Michael看「訴心聲節目」
相信不少人感到奇怪,為甚麼這麼多人願意把心底裡的秘密,告訴電台節目主持人。「打電話來的聽眾,大家不知道他是誰;能透過聲線把他認出的,機會率也很低;他們身邊未必有朋友或能傾訴的對象,電台Phone-in節目能讓他們找到一點安慰,主持人願意傾聽他們的心聲,給予建議或分析。」

Michael相信,「這類節目一定有聽眾、一定有市場,因為很多個案,不是我們日常生活能接觸到,絕對有收聽價值。」不過隨著更多社交媒體的興起,電台的需求不可同日而言。

「今時今日,看見朋友在Facebook/Whatsapp訴苦,大家可以一窩風地留言安慰……每個人都變成了心聲節目的主持人。」

- 梁繼璋 -
梁繼璋(Michael)於1979年正式入行。當時他就讀大專,以暑期實習生的身分於電台擔任幕前及幕後的工作;其後一度離開電台往外闖,到電視台、音樂唱片公司工作,最後還是決定回到「最適合自己的地方」。重返電台,經歷過一段「低潮期」,後來主持《清晨快活人》、《三個寂寞的心》、《瘋Show快活人》等節目,受到廣大聽眾歡迎。

TEXT:RENEE
PHOTO:FRANYK、NICK、受訪者提供、部分為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