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05日
《致》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鐵畫銀鈎 麻雀國粹


作為中國「國粹」,打麻雀可說是傳統喜慶時節最為「入屋」的聯誼活動,幾乎每家每戶皆會有一副麻雀鎮宅。在熙來攘往的佐敦區,今天仍有師傅以雙手為麻雀雕刻,靈巧的以小刀、木鑽,三兩手勢,便雕上筆鋒銳利的文字,以及精緻獨特的麻雀圖案。


景叔以銼子,雕出索子的坑紋。
牌上的手雕技藝 笑容可掬的張順景(景叔),是標記蔴雀的負責人。店子藏身於樓梯底,貨品包羅各式麻雀、紙牌、籌碼等耍樂玩物。「這間舖頭開業二十多年,但我們在佐敦區起碼屹立超過五十年,以往是我爸爸經營的。」景叔從小便在店子幫忙,看慣舖頭裡的師傅雕麻雀。父親不時會給他一些舊牌「玩玩吓」,讓他自行練習,再從旁糾正,並沒有正式拜師學藝。說來輕鬆,但看到景叔指頭上的傷痕,便知道要練成這門手雕技藝,絕不是一朝一夕。

上下拉動木鑽,便可在牌面鑽上筒子圖案。

玻璃櫥窗裡的這套麻雀擺設,正好總結了手雕麻雀這門香港傳統手藝。
一副麻雀包括百多張字牌及花牌,要雕成筆劃複雜的中文字,以及坑紋凹凸有致的圖案,主要靠一把不鏽鋼小刀及木鑽。景叔上下拉動,木鑽便在牌上雕出圓形的筒子圖案;而索子、萬子,便靠他以刀子一筆一筆的雕刻。「雕一隻牌,如索子、萬子,起碼要雕十多二十刀,有虛位讓你『執』,但筒子不同,一鑽就固定了,雕錯便沒有轉彎餘地,那隻牌便得捨棄了。」手雕工藝品的獨一無二,是其最可貴的地方。景叔指,相比刻板的機雕成品,手雕麻雀更顯刀鋒,更見師傅各自的手工藝風格。「如果多看幾名師傅,熟悉他們的手工,一看成品,便可得知麻雀是出自誰人手筆。」

上色所用的是手掃漆,先上藍色,後上綠色及紅色,因為藍色要較長時間乾透。

顏料滲進坑紋,待乾透後,景叔便會剷起刻紋邊緣多餘的漆油。

雕刻完成後,便是麻雀的上色程序。
銷量與傳承 每逢節日喜慶,親朋好友總愛聚首一堂,以喧鬧的麻雀牌子碰撞聲,為場合增添氣氛。景叔憶述,約二、三十年前,農曆新年前店子便最好生意,皆因家家戶戶趕緊換一副新麻雀來過節。「往時一間舖頭有一至兩個師傅,如果做出口生意的,會有很多夥計。」機雕麻雀的出現,大大提高了麻雀的生產效率,令手雕麻雀的銷量日漸下滑。「有銷量便一定有傳承,沒有銷量,便沒人有興趣學。我們那輩差不多是最後一代的了,過多幾年,你應該再也買不到手雕麻雀。」即使手雕麻雀不再以量產形態生存,仍然不乏慕名而來的知音人。店子近年亦吸引一些愛懷舊的年輕人光顧,亦有客人提供花樣款式,要求訂製,或用作擺設,同時亦有不少人因興趣而前來了解這門獨特手藝。當我們與雀友揭起皮箱,倒出麻雀「打返幾圈」,著緊地以指頭在牌面「甩牌」時,可會細看一下牌上的鐵畫銀鈎,憶起這門「入屋」的傳統手藝?

標記蔴雀
地址:佐敦佐敦道26F號3舖
查詢:2730 4028
TEXT:TRACY
PHOTO:BILLY、N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