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7月22日
Craftholic Kung Fu Run HK 2019
07月19日
T.O.P SUMMER BEER JAM
07月11日
Reebok Instapump Fury Ree-work it! PUMP! 藝術展覽
07月09日
PopWalk x Afternoon Market 盛夏 Aloha 市集
07月13日
「本我veryme」藝燃薪終期展演
07月06日
「100種人類」市集
06月29日
《反斗奇兵4》的藝術世界
06月28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優先體驗區
05月24日
《美國大師弗蘭克‧斯特拉:波蘭村莊》展覽

鋼鐵是這樣煉成的(二)獨臂小提琴家


鋼鐵是這樣煉成的(二)獨臂小提琴家

「當一對筷子無了一隻,它還算是筷子嗎?」

筆者問,失去單手的第一下感覺是如何,今年36歲的阿富,如是回答。中三畢業的他, 於2003年,在速遞公司做跟車。一次車禍,坐在副駕駛座的他,慘被變形的車門壓碎了左手的神經線和骨。昏迷醒來,左手前臂空空如也。「一起身,親人的臉色很古怪,彷彿不知道如何跟我解釋。」意外後醫生著他媽媽簽紙截肢保命,阿富憶述,當時他第一次見到傷口血肉模糊,才開始意識失去左前臂的事實。

截前臂保命 長衫遮缺陷

他寄望可以裝上義肢:「天真地以為有義肢就變成『鋼之鍊金術師』,甚麼都可以再做,回復正常,但原來不是那回事。」日常簡單的瑣碎事,如戴手錶、剪指甲、扭毛巾、出街食飯、鋸扒、打機,統統不能再靠自己。當時他很介意自己與別人不同,夏天大熱天去行山,都不敢以短袖衫示人,「人家問我,即使滴汗我都會答我怕凍。」他苦笑道。

全靠一班好友的支持,他才慢慢接受成為截肢者的事實。


振作全靠朋友
另一挑戰亦接踵而來-失業。七年間,他曾經應徵接待員、文職、保安員等,但都音訊全無,甚至遇過有人奚落他:「保安無手點捉賊,住客會無安全感。」正值美好年華的阿富,失去單手難免自怨自艾。但一班好友不但沒有因此放棄他,還代入阿富的處境,一起研究有甚麼活動可以單手做,阿富笑說:「他們開玩笑說義肢有個洞位,可以打桌球棟波,真是哭笑不得。」他們更專程研究甚麼錶類方便他單手戴,最後送了一隻鋼帶手錶給他作生日禮物。然而,最令他感動的,是截肢後一次百感交雜的經歷,「剛截肢時,手腳移動幅度很小,有次肚痛連屎都忟唔到,我一位好友毫不猶豫走入廁所替我抹,當下我很尷尬,但又很感激。」正正一班知己,無怨無悔支持他,令他決定重新振作。

他一班好友曾研究甚麼錶類方便他單手戴,最後送了一隻鋼帶手錶給他。該手錶已成為他最愛的珍藏。

家人成推動力
意外後,他只求生活安穩,不敢奢求識女生,「當時完全不敢『溝女』,所以遇上太太時都曾經掙扎,害怕生活麻煩到她,但她絲毫沒有介意,內心好感動。」太太無怨無悔為他處理所有瑣碎事,還不時鼓勵他發掘多點興趣,最後令阿富決定試拉小提琴,殊不知他一玩便愛上。雖然單手只有普通人的三成功能,但他屢敗屢試,慢慢學了兩年,現在已經拉得出一首首名曲。

阿富笑言曾擔心難以認識女生,慶幸於低潮時遇上太太,她絲毫沒有嫌棄,並於2008年結婚,誕下現時兩歲的囡囡。

他家牆上掛滿與家人的合照。

支撐著他信念的,還有兩歲的囡囡,「曾經擔心過截肢會影響女兒,簡單到連Give Me Five都做不到,但原來她不介意,慢慢適應與我的單手相處。」作為人父,他希望向女兒証明,即使失去手,仍然能重新振作。他笑言,自己曾經是廢青一名,人生得過且過,「若果沒有截肢,我應該只會搬搬抬抬打份普通工就算。」即使失去一隻手,缺陷無阻他作為人父好榜樣的決心。現在積極拉小提琴的他,樂曲也許有走音未盡完美,但他正是用截肢的經歷,學習如何用完美的眼光,重新欣賞不完美的自己。

阿富示範用左手和女兒Give Me Five。

阿富十分投入拉奏小提琴。

囡囡出世後,阿富不時陪伴她閱讀學習,努力盡人父的責任。

平時由太太主動幫他拿東西、遞紙巾,他亦知趣協助做家務。

30歲的他,重新適應單手的生活,目前於社區中心任職助理,尋找到自己的價值。

獨臂小提琴名家

(網上圖片)

阿富的偶像,非加拿大的獨臂華裔小提琴家殷兆基 (Adrian Anantawan)莫屬。他是中泰混血,天生沒有手掌,只有半截手臂,但無阻他對小提琴的熱誠。年僅16歲的Adrian以優異成績獲全額獎學金,進入被譽為演奏家搖籃的柯蒂斯音樂學院,還曾在美國白宮舉行獨奏會,証明獨臂無阻發揮。

(網上圖片)

無四肢的生命鬥士
提起殘疾鬥士,必定想起力克‧胡哲(Nick Vujicic)。他從一出生就沒有手臂,不能跳舞、走路、跑,連靠雙腳站立都不可以。但他沒有因此放棄自己,除了靠兩隻小腳趾寫字及打電腦外,還會划艇、騎馬等,目前還遊歷世界各地分享自身經歷,數年前更成為人父。

經歷7年自卑,曾對音樂一竅不通的阿富,於30歲靠著小提琴找回自信,未來更會於「柯尼卡美能達綠色音樂會2017」演出,以生命影響生命。

單手如何拉小提琴?


1. 琴身
有別一般小提琴手右手拉弓,阿富的小提琴琴身水平倒轉,需特別訂造,遷就他用左手拉弓。

2. 義肢
因市面售賣復康用品店舖都沒有專用小提琴的義肢,阿富與義肢矯形師商討後,用土炮的方式做出義肢,先界出適合鐵片,再加上大鐵鉗,夾著小提琴弓就可以奏樂。

3. 意志力
因他失去手肋部份,拉弓的幅度有限,很多姿勢做不到,例如拉全弓。加上戴上義肢前需戴上套,時常左右移動手臂,還特別容易焗出汗癬,所以他只能靠堅韌的意志捱過。

林浩賢 (Foley),業餘小提琴家,深信每個人都有享受音樂的權利,目前義務教授阿富。二人甚至成立專頁,讓更多人知道單手小提琴家的故事。

FB: 弦續 Forever Fiddlers

接受腔是義肢和患者身體的連結點,亦是設計最關鍵元素,需根據解剖學原理,並在患者殘肢上量身訂制而成,才能提供良好的活動度。在香港,大部份醫院提供的義肢都是一式一樣,度位過程粗糙,有些截肢者未必適合,可見社會對這班小眾支援嚴重不足。

然而,有部份機構如Konica Minolta,未來將贊助香港截肢者協會,舉行為期一年的「重新起步蛻變計劃」,又會舉辦「柯尼卡美能達綠色音樂會2017」為截肢者籌款,期望為截肢者贊助購買良好義肢裝置、提供物理治療及肌肉訓練教學,幫助截肢者重投社會。

柯尼卡美能達綠色音樂會2017

日期:11 月 27 日 (星期一)

時間:晚上 8 時 至 10 時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Hall 5G

#577 Cover Story

TEXT: Ellie
PHOTO: Billy、Nick、Wai、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