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子誠 「食腦」思想型奸人


由於自小愛聽黑膠碟,為免媽媽把他的心頭好丟掉,決定找一份工作能「保障黑膠碟的安全」,選擇成為唱片騎師,公諸同好。由加拿大回港後,機緣巧合下做了《城市追擊》的突派記者,因祥哥爭產事件,訪問祥嫂好友夏蕙姨「吃甚麼飯盒?」,被《真情》(1995)監製看中他的率真戇直,被挑選擔任李子浩一角。

「被指『眉目間帶點奸意』,我的世界恍如晴天霹靂。」

鄭子誠(Timothy)被選中出演《真情》李子浩,由戇直青年轉變成為力爭上游、不擇手段的陰險小人, 因監製從他五官中看出「眉目間帶點奸意」,成功把這位初次踏足演藝界的新人,打造為「奸人之中的奸人」,欺詐勒索屬等閒事,殺人放火「當食生菜」,開始了廿多年演盡無數奸人「成魔」之路。

價值觀衝擊

當大家把「鄭子誠」看成「反派」的代名詞,網上更冠以「陰謀誠」稱號,演活無數「思想型奸人」,把好人玩弄於股掌之間;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由小到大返教會,父母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決定演非一般的反派,需要跨過重大心理關口,「入行初期演《真情》時,我看不起自己,討厭自己;每次出街都帶帽,怕被人認出。」出街時,偶然遇上媽媽帶著孩子,迎面而來帶著不屑眼神,擦身而過後,提醒子女長大後不要學這種人,很沮喪。

「當時住在加拿大的媽媽感到難受,刻意不看《真情》,無法接受不認阿媽等情節。」事後經過監製開導,不把角色當成「奸人」去演,而是投入別的人生,因不同成長環境、朋友經歷,導致思想上變質,「這樣的話,我的心好過一些,也能說服自己去演反派。」廿多年來,逐漸尋找到演有故事「奸人」的樂趣,反派角色多達80%。雖然「奸人」戲路早已被定型,但每次接到角色,努力給予新的演繹方式。

他直言演反派,有好有壞。好事是,劇情通常是透過反派,牽引事情發生,破壞好人的生活,反派容易成為焦點,更容易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壞的一面是,廣告商比較少找上反派演員,因品牌要打造正面形象。

慶幸的是,Timothy還有另一個角色:《音樂情人》DJ。「入行經歷令我明白,命運不是掌握在我手中。當演員,講求teamwork,控制的事情有限,今日不知明天事,拍攝可能通宵達旦,時間不能掌控手中;而做電台剛好相反,我可以選擇揀自己喜歡的音樂,做返『鄭子誠。』」這正好平衡他在反派演員的負面心態,找到出路。他補充笑言,雖然總是演反派等綠葉角色,但不少「無線當家花旦」,曾是他在劇集中的前度!

鄭子誠眼中的「鄭子誠」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演「奸人」。由小到大,被父母、親戚視為乖仔、怕羞仔,面對陌生人也顯得不自然,輾轉成為了「反派」的佼佼者,萬萬想不到的結果。現實中的「鄭子誠」,他形容自己為真誠的人,不說謊;現時已不像新人時般害羞,但面對不熟悉的人,仍然有保護色,顯得拘謹,怕講是非,屬於「慢熱的人」。


要數Timothy演過最討厭的角色,絕對是《烈火雄心》的Marco,迷姦前女友(梁琤飾)並間接害死她,推阿爸下山。


鄭子誠演的李子浩和馬蹄露演的May May ,把《真情》劇情推至高潮,令觀眾一邊罵一邊追劇。李子浩自殺一集,全體《真情》演員到場觀看,還吸引了十多間報館車隊於場外守候,嘗試拍攝內部情況;當年May May跳樓一幕,收視破紀錄。


《封神榜》(2001)飾演荒淫無道的紂王,苦不堪言;貼鬍鬚、帶頭套、頂著重量十足的平天冠,還要做「一生最怕的事」:騎馬,裝作霸氣十足地於草地奔馳;至於看似有美女相伴的酒池肉林,事實是於寒冬的大池水中,穿著薄紗,冷得顫抖下拍攝。


《讀心神探》中麥永希(黎諾懿飾)與同伴跟蹤梁永泰(鄭子誠飾)被對方發現而被迫亮明警察身份,結果被對方嘲笑,其中梁永泰所說一句「抱歉,有錢真的能為所欲為」大受網民歡迎,並衍生出大量改圖。


在《超時空男臣》中飾演大奸角的鄭子誠被蕭正楠所騙而穿越到現代,為報仇他對蕭正楠三子窮追猛打,結果「初到貴境」的他四處撞板,是演技的一大考驗。

TEXT:RENEE WU
PHOTO:Franky、Candy、部份為網上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