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靠寫字「搵食」



有些行業,今天仍然需要紙和筆。


即將消失的 ……



  • 寫信佬

從四、五十年代開始,「寫信佬」(又稱「書信匠」)的檔口成行成市。那年代懂字的香港人不多,「寫信佬」會為客人寫家書回鄉,又或撰寫公函予商業機構或政府,有時也會讀信,後來演變為代客報稅的「市民秘書」。當時這行業收入頗為豐厚,寫一頁紙信件收費十至二十元。現在油麻地玉器市場仍有一條碩果僅存的「報稅檔」小巷,為客人填寫表格,以及撰寫要求申請公屋調遷或家人來港等的政府文件。



  • 速記員

速記是一種透過記下音節來筆錄語言的方法,例如Pitman shorthand(必文速記法)的符號以直線、圓圈和正米字為基礎,Gregg Shorthand則以簡寫為主(如“pl”代替“please”)。在七、八十年代,大部分政府文員、秘書和新聞記者都必須懂得速記法;昔日法庭亦設有速記主任,但自1998 年起已全面採用數碼錄音。隨著智能電話附有錄音功能,還有逐字聽打的電腦軟體逐漸流行,傳統速記技術已幾乎完全被淘汰。



  • 街頭書法家

RELATED POSTS

在印刷技術還未流行的年代,街道上只要有字的地方,就需要有寫字人。例如一些舊區仍然有些招牌字體,是昔日由字檔檔主爬上竹棚或木梯,一筆一劃以油漆寫上的。還有小巴車頭的白色膠牌,則是師傅人手雕刻再用手書寫。原來以前這些水牌也暗藏不少行規,例如紅字是「目的地」,藍字是「途經地方」,非白色底的水牌代表該路線已被壟斷。這些行業都成為了快將失傳的老手藝。




依然存在的 ……



  • 警察

警察每天要手寫的字,可能比你和我加起來還要多。特別是需要「行咇」的警務人員,他們要從當值前開始,在記事冊上填寫獲分派的職務、上下班及用膳時間,並記錄執勤細節,包括搜查可疑人物的理據(如「見他神情閃縮」)及搜身經過,「抄牌」的詳情(如畫出當時道路情況),還有疑犯 / 證人即時作出的口供等。由於警察記事冊可作為呈堂證供,警例規定字體必須「清楚可讀」。看來投考警察前除需要練習體能,還要練練寫字。


  • 老師

雖然現在學校已有投影機和電腦等輔助工具,很多教材是PowerPoint、圖片或短片,少部分老師甚至可以完全不用黑板,但有些老師仍然喜歡寫黑板,認為有助解說表達技巧或算題步驟,這種互動也令同學更留心聽書。而且有些文科和通識老師改卷時仍會寫大量評語,詳細解釋同學答題利弊,這令不少資深教師也有手腕勞損的毛病。 metro Pop #488 TEXT/LORRAINE PHOTO/WAI、MICHAEL、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