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設計感爆燈】動物木工


香港有不少利用廢木製作大型家具(如檯凳、書櫃)等的升級再造工作室,不過說到抓住資源的尾巴,好好利用最後的邊料,製作出既環保又富設計感的小型家品或飾物,便該會想到本地studio長尾工作室。

陳家維:「旁人以為環保不用錢,其實人力成本也是成本。」

獨步任我行

任職多年雜誌攝影師的陳家維,經歷紙媒寒冬時轉職成為全職木匠,專做設計家具,淡然地道出當年經歷:「當年雜誌銷量節節下降,攝影師要學拍片剪片之餘,亦要不停趕死線,沒空顧及質素。與其拍些沒質素的片,又盲目追求快,不如投身按照自己速度、步伐的木工設計行業。」離開做得意興闌珊的行業,轉向自己的興趣、熱情所在總是闖一番事業的開端。初創企業家總著力應酬,增加曝光率,陳家維卻拒絕無謂應酬,只顧專注埋首在工作室裡剫木,後來卻吸引到知音邀請他為自己的餐廳作全店設計,連木製餐具、刀具架子,都全權委託予他。


動物頭剪影造型的掛物架,簡約線條便能勾勒出動物神態。

朽木不可雕 環保價更高

陳家維的工作室看來空曠,在牆邊卻堆疊了好幾大堆的廢木,主要是廢棄卡板、夾板、紅酒箱,及來自志記木廠的實木。某些人看來他是無本生利,卻不知環保價更高,他道:「當中好些包裝商每天都會丟棄卡板、大櫃等,有些會免費給我廢木,甚至酌量給我工資讓我利用廢木造出家具;但有些則是向我兜售紅酒箱,我不買的話他就寧願丟棄了。」搬運、拆散、打磨、釘裝等,通通都是工序,製造垃圾的人卻偏愛把成本轉嫁到其他人身上。至於其他質素參差的廢木,更是朽木不可雕也。陳家維無奈地說:「處理霉爛卡板的工序比買新的木材回來更貴,就無謂了。」


麋鹿形狀的架子,暗藏磁石能把造木工具統統吸住。

各式動物造型的木戒指,用上三色木材製作,毫不單調。

叮一聲環保

雖然會回收廢木造作品,陳家維卻不願標籤自己為「環保人士」。「以前當攝影師時,常出入工廠區,廢卡板到處都是,年輕時我也沒有覺得浪費,後來只是忽然想到就拿來做。」說來玄妙,環保意識可能瞬間結果,但每段經歷都是一顆種子。陳家維的父親喜歡拾木來造家具,如床架、檯凳,不過作品實用為先,無甚設計,但已培養了他從小對木工的熱愛;直至十來年前,陳家維搬出來住時,發現家居佈局不夠四正,難買合適家具,二來昂貴又易壞,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自家製作全屋家具,引發後來轉跑道的契機。他因此在「2017年東區文化節 - 藝文青藝術節」中,向年輕人寄語:「年輕人的資本是時間多,輸得起,幾十歲人才來創業的代價便會高昂得多。」

相關文章



躲在家具的動物

紙(巾)盒裡藏貓啊!

陳家維後來成立長尾工作室,「長尾」之名,其實就是他以前的愛貓。貓兒最愛藏身家具不同角落,嚇你一跳。可能因為這樣,他把對動物的喜愛,融合到作品裡,往往用簡約線條便能捕捉動物形態。「造這些小作品,其實只是因為不想浪費邊料。造畢大型家具,剩下的木材就造的喜歡的題材。」」本來四四方方的櫃子,加入了動物的曲線和造型,瞬間添加玩味和設計感。至於燈、架子等小型手作,亦不時看見動物頭的剪影,為家居增添點點自然氣息。


貓貓,在鏟屎官們的眼中,都是發光的神。

Text: Chelsea
Photo: W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