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花牌年華


假如一般手工藝品是「小心易碎」的柔弱美人,花牌便是霸氣盡現的鬚眉男子,大刀闊斧,別具豪氣。它張揚喜慶氣氛,卻也言詞優雅地送上祝賀,尊卑分明,不流粗野。現時花牌行業逐漸式微,猶如英雄遲暮,但落入銳意傳承的人手中,何愁沒有飛龍在天之時?

「飛龍在天」是李炎記獨有的龍柱形態和圖樣。龍眼以燈泡點睛,龍鱗不必打草稿直接畫上;龍頭、龍角則用銻片釘上,更富立體感。

無奈靚料不再

李炎記屹立五十載,見證花牌於不同時代下的變遷。第三代傳人Andy笑言:「以前銻紙即使經多年使用,看起來還是簇新,所以那些廠商都結業了。現在新一批銻紙,只要曝曬兩天就會褪色。」雖然Andy已盡量環保,但到底不能以褪色銻花示人,所以花牌裝飾用的銻花往往掉多留少。往後將實施的垃圾徵費政策,將令花牌生意的經營成本百上加斤。

陽光下,花牌上的銻花閃閃生輝,引人注目。不過現在的銻花經曝曬後就會褪色。

古今變化

字:李炎記第二代傳人李翠蘭女士年幼時,花牌上的字都是棉花字:先用白膠漿寫字,再貼上扯薄了的棉花;現在轉為磁漆手寫字;若客人急要貨,或李女士手痛不能寫,也偶爾會改用電腦字。
花:以往花牌都用鮮花,所以造花牌的店多是名為「花店」。不過鮮花易枯萎,故轉為紙花;然而紙花不耐風雨,故再轉為用銻花。
托底:以往字體托底都是銻紙,但如今銻紙損耗快,便以布代替。
燈泡:從watt數爆燈的鎢絲燈泡,轉為採用省電LED燈,讓店舖可豎立更多花牌。
龍柱:以前李炎記會用藤條勾勒龍背輪廓,但黑夜中就看不見,故Andy換成LED燈,突出龍形。

以往花牌用鎢絲燈泡,師傅得注意別把燈泡放在會被客人碰到的地方。

新人「走夾唔唞」


拜訪之際,李女士正低頭趕工,屏氣凝神為字補色。
李女士和Andy均表示,多年來不乏年輕人入行,但大多嫌辛苦,做幾個月就辭職。Andy苦笑道:「有些上午開工,下午已失蹤,叫他回來支薪也不願。」新人「走夾唔唞」,請人容易留人難,到底這行有多辛苦?
瞥見工場一隅的健身器械,好奇一問,原來Andy每天留守工場至少十小時,遇上節慶旺季要趕工,白天製作花牌、接洽生意,偶爾會到客人處懸掛花牌;而晚上則要練習寫大字、畫龍鱗等手藝,待師父李女士翌日早上「批改習作」。因為沒時間做gym,只好在場內放置器材,偷空鍛煉。而李女士自小於店內幫忙,低頭寫字逾六十年,手腕肩膀勞損嚴重,得天天按摩,偶爾亦因舊患停工。

土地問題 花牌變平板


手工製作的鳳頭,通常置於花牌頂上。
花牌內籠製作需時,故龍柱、孔雀頭、花牌支架等會循環再用,不過所有破舊裝飾仍須更換。而李炎記擁有三個貨倉專門放置這些部件,儲藏費相當可觀。除此之外,土地問題也令花牌少了分華麗,李女士解釋:「以前的花牌像鳳冠那樣精緻,有許多立體部件,但因為搬運上易耗損,又佔大量儲藏空間,故現已不再製造了。」

工藝何價?


天時暑熱,Andy也得窩在鐵皮工場內趕工製作花牌。更曾試過在颱風時,冒著狂風暴雨掛上花牌。
建造業和花牌界其實也有點「親戚關係」,因為花牌的搭棚工序多是外判的。在選地盤而棄花牌的大趨勢中,Andy算是「異數」。他本是搭棚師傅,因聽說李炎記無人繼承即將結業,不忍工藝失傳,就硬著頭皮接班。「地盤薪水較高;相反,花牌價錢大眾化,雖也有『上牌』等戶外工作,但始終有其他戶內工序,就付不出太高薪水。」花牌看似「大陣仗」,卻原來師傅的收入與付出往往不成正比。
除了價錢,客人願為工藝付出的時間也比不上往昔。Andy說:「現在有些客人很心急,今天下訂單,三數天後就要貨,然而『手作嘢』真的急不來。光是寫字就要幾天,磁漆更要多髹幾層,色彩才夠濃艷,還要綑邊,每個工序都要等待乾透……等不及只好用橫額打印電腦字。」在講求速度的世代裡,光用傳統方法就未必接到這些生意。

穩中求變

有指花牌或源於中國牌樓,富有宗教祭祀(如天后誕、盂蘭勝會)、敦親睦鄰(如婚宴、彌月宴)等傳統意義,亦有昭告鄉親(如店舖開張、折扣酬賓)的實際意義。沒有花牌,本地節慶氣氛便大為遜色。不過時代為花牌行業帶來不少考驗,如公共空間驟減,街上未必能容納花牌;美學觀念改變,大紅大綠的喜慶花牌或被視為「老套」……Andy有意保留傳統,但亦盡心求變以迎合市場需要。例如李炎記做過比傳統花牌小一半的室內花牌,突破「花牌必裝於室外」的限制。又試過在電訊公司開張時,應客戶要求更改吉祥字句為「phone生水起」,新穎幽默。他們更會在社交媒體專頁上,分享李炎記和花牌的歷史故事,宣揚花牌的文化內涵。見龍在田,夕陽行業以穩中求變的方式傳承,靜待飛龍在天的一日。
李炎記花店 地址:新界元朗舊墟南門口29號
metro Pop #555
Text: Chelsea
Photo: N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