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子的最後派對


試問天下間有哪一部漫畫是你看過,你爸媽看過,甚至連你祖父母都看過呢?擁有著這麼經典、崇高的地位,但老夫子每次登場,卻總是予人一份平易近人的親和感,仿如香港人的老街坊。何時再讀,你都總能在耐人尋味的散段中,找出生活的味兒來。奈何天下無不散之筵席,隨著第一代作者王家禧的離去,最近蘇富比就為他舉辦了一場原稿展,並號稱是「最後一次」大型公開展售。長達半世紀的老夫子傳奇,要迎來最後派對了嗎?

被遺忘的搖滾精神

2014年,蘇富比舉辦了首個王澤(王家禧)親筆手稿展覽,反應熱烈;事隔四年再起,今次展售會感性先行,以「舊情復熾」為題,帶來兩代王澤的原稿畫作,包括已故老王澤(王家禧)早年珍貴彩色封面與黑白4格、6格漫畫作品,以及兒子王澤的壓克力彩畫作品,以當代藝術的玩味手法重新演繹老夫子人物。兩代畫作同堂並列,既是穿越時空的對倒交談,亦是老夫子傳奇的薪火相傳,貫穿中央的主線,還有王澤、王家禧與老夫子三者互為表裡的漫畫情。

是次展覽最注目的一項展售品,為現存最早「老夫子」封面原稿《搖滾老夫子》,是為《老夫子》剛面世的第二期封面。為甚麼是第二期?「當年老夫子尚未成名,交給出版社的第一期封面畫得正經八百,因為根本不知有沒有下一期!後來獲邀畫下去,家父很高興,就將自己真正想表達的內心世界繪畫出來。」王澤說。

《老夫子》漫畫中不時穿插新潮服裝和搖滾樂等流行文化,原來早在第二期的《搖滾老夫子》封面中就埋下老王澤對音樂的熱愛,及至故事的活潑基調。

在《搖滾老夫子》封面中,老夫子、大蕃薯和秦先生三人載歌載舞,狂野節拍中,盡情得仿佛沒有明天。這一幕光景,不是虛構想像,而是王澤一家人50年代初來港的生活印記。「父親鍾情搖滾樂,我們小時候,經常被他帶去聽現場音樂。大家未必知道,《老夫子》故事中洋溢的活力,皆起始於Rock N’ Roll精神。」王澤表示,今次展出的早期作品中,就有過半數都與音樂有關。難道我們一直以來都誤解了《老夫子》?愈經典的作品,愈多官方解釋和答案,前設太多,有時反倒窒礙了聯想與感受的空間。這次原稿展,或許是一個新開始,讓我們放下既有認知和理解,重新認識總是耐人尋味的《老夫子》。

《老夫子》的第一代作者王澤原名王家禧,創作以來一直使用兒子之名王澤為筆名,後來王家禧將作品傳承給兒子王澤,自此作者之名,亦由筆名轉化成真名。

浪漫宛如最後

「最後派對」四個字,是筆者收到新聞稿時第一個浮現的字眼,不期然想起陳奕迅的一句「紀念我過去 為人如此風趣」,放之於老夫子身上亦是如此匹配。訪問當日,我將早已擬題的內容大綱交給老夫子的繼承者「小王澤」,「最後」二字太刺眼,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注意。「“the Last”,最後,其實都是一種核彈式的浪漫。」

關於最後,王澤自有一套說法,他續:「人生都是由片段組成,故事接故事,幾時會有真正的最後?沒有人知道。目前的展覽,於我只是當下的Final,或只可以這樣說。」多與創作人傾談,自會發覺得語言是一件很慎重的事,單是遣辭用字,經已可以酙酌一個晚上。最後與否,王澤認為言之尚早,就算老夫子真的有天迎來官方大結局,這個深入民心的經典角色,故事從未見終點。

王澤與很多創作人一樣,不會特別解釋作品。要表達的東西,早已切實地畫出來了。

【弦外之音】王澤, 2017年, 壓克力彩畫布

影子之后 弦外之音

試想像如果有一部作品,從一開始就冠上你的名字,及後更交託到你的手上,你該如何在保留傳統與創新中拿捏平衡呢?《老夫子》之於王澤,就好像一幅預先畫上草圖的線稿,線內、線外都是掙扎。這次他創作出一系列壓克力彩畫「弦外之音」,用上 Pop Art 風的繽紛色彩,但每一幅都留下一個全黑的老夫子影子,對比強烈。是譬喻走在家父的影子之下?王澤只說:「黑色是所有顏色的避難所。」人們留白,他就留黑,黑影沒有 Model Answer,含糊輪廓好比哈姆雷特。最貼近原作的王澤,最忌諱為角色下定義。

^【安全第一】王家禧, 1974, 水墨紙本

永遠的小人物

長篇人氣漫畫如《多啦A夢》亦曾一度推出大結局(只是最後還是徇眾要求延續下去),畫了幾十年,《老夫子》會有「完」的終章嗎?王澤表示,接手作品以來,一直都在覓尋接班人,但有意接棒的,大多未能畫出《老夫子》應有的味道。「不是畫功的問題,而是對老夫子有多理解,又敢於如何去理解。」

聽來很玄,問到王澤會如何考核接班人,他就豪邁地留一句:「Show me your work.」作為創作人,他注重真誠謙遜的態度。就好像他亦不敢自言完全理解《老夫子》的一切,時而詰問自身:「如果老夫子不是漫畫可以是甚麼?」眼下可以肯定的是,《老夫子》無論發展成甚麼,都是一個鄰家角色,永遠的小人物。他是老牌故事的主角,卻從不設架子,言行接地氣,在每個年代,都份屬普通人如你我。

老夫子在漫畫內的經常遊走不同身分,做過乞丐、太空人、古代俠客和演員,永恆不變的,是市井小人物的個性定位。

訪問當日王澤展現出親和活力,在《老夫子》作品前擺出鬼馬表情。年過六十,魄力依然。

故事跟著時代走

老夫子我們都看過,但你又知道故事發生的時代背景在哪兒嗎?從喇叭褲、旗袍等復古穿著打扮中,我們隱約都感受到一份60-70年代的老香港情懷,但別以為故事一直都停留在那個時代,王澤表示,老夫子畫了這麼多年,故事橋段和背景都緊扣時代脈搏,例如70年代流行西部牛仔、黑澤明,於是就有了老夫子的西部蠻荒故事;後來王澤接手執筆,更帶領老夫子上太空、回到侏羅紀恐龍時代等等。若大家細心留意,以前老夫子的角色都會吃中菜,後來都改吃時髦的意大利粉,從細節上見證了時代更迭。那故事到底是不是發生在香港?王澤笑言:「裡面有香港但不是香港!」

「舊情復熾︰老夫子AND蘇富比」

展期:8月10至25日
開放時間:平日上午10:00 至下午6:00;
     周六上午11:00 至下午5:00;
     周日休息
地點:金鐘太古廣場一期五樓 蘇富比藝術空間
www.sothebys.com/zh/auctions/2018/old-master-q-2-hk0804.html

TEXT: 一樹

PHOTO: Nick

*作品圖片由蘇富比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