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耕 由除草開始學習



除草

就從除草開始

義務不是指「幫到別人自己開心」,義耕人李素嫻So-han強調:「不是施予,是得著。難得有地方給我們這群新手農夫學耕田,向本地農夫求教,他們又不嫌棄我們打擾。」愛田的人都謙卑,其實這田的農夫珍姐也對義工滿心感激:「個個後生都犧牲玩樂時間來幫我,落田很辛苦的。」

辛苦,因太陽曬工時長又耗盡體力。早上九時多,一群義耕人來到粉嶺坪輋珍姐的有機農田,穿起水鞋,戴上草帽,拿起鋤頭就踩入荒田。58歲的珍姐說:「這田兩個月無人打理,長滿雜草。」

父母輩已務農,自小在田邊長大,早年與丈夫二人打理十萬呎農田,也請過人幫手,但這兩年丈夫年邁,珍姐一雙手能力有限,請不到人,好些田都荒廢著:「還好年青人每星期來替我除雜草,割割菜。」別小看除草工夫,雜草扎根田野,少點力氣都難除;野草長得快,又會搶走泥土養分,必須密密除,這鋤草重任,自當年青力壯去扛。

野草堅硬雜亂,除起來也費氣力,對老農夫來說是艱辛工序,義耕隊年青力壯,正好助一臂之力。


滅蟻

發現紅火蟻﹗

以為除雜草容易?新手農夫突然慌張大發現:「哇,好大個蟻窩﹗」這時便要珍姐出手:「這是紅火蟻,會攻擊泥土裡的蚯蚓,又會破壞農作物,很危險,要用火槍消滅。」說婆心似對兒孫說:「被紅火蟻咬又痕又痛,可大可小,所以要你們穿水鞋呀。」

珍姐示範用火槍消滅紅火蟻窩。

珍姐將大家除掉的野草堆起然後燒成灰,除草後過兩天,農田落白灰殺菌,再曬幾天,便可落肥繼續耕種。

召集義耕人

名為「耕作人」的義耕隊成立才兩個月,核心成員大多是去年「土地小學」實習營的參加者。現在平均每星期舉辦一次義耕活動,每次十數人一隊,人數過多便分批到坪輋四個農場進行義耕。一般負責雜草、播種、收割等簡單工作,任何人對耕種感興趣,有意支援本地農民工作都歡迎加入。

Fb: #耕作人


割菜

有椰菜 割?不割?

相關文章

除完草,大家便去旁邊收割椰菜。收割不難,手起刀落不過更細緻一點,但辛苦在長期蹲下來叫老農難捱,這活也得交由後生做。珍姐一旁教路,要揀圓滾滾大大個的,只割中間的大椰菜,留下四周葉子:「秋冬最好種椰菜,兩個月便有妖成,春夏雨水多種不成。」義工問同時下種為何有大有細?珍姐笑說:「像人也有高有矮,有些不特別醒目,便再給多點時間和養分,讓它快高長大。」都說務農學做人,裡面還有更深刻的故事:「一次也不能收割太多,否則送去菜統處會被壓價,他們的收菜價已經很低了。」看來做人難,做本地有機小農更艱難。

椰菜田收割後,珍姐說要種另一種作物:「這樣農田才更有營養更耐耕種。」

坪輋居民阿咕既是「耕作人」一員,亦常帶導賞團介紹坪輋,她說這裡不少小農都需要幫忙,不止耕種,還有增加本地農作物的售賣渠道,以及為小農提升議價能力。

阿咕說學種田後,便知道本地農夫的困境,許多農作物只因外形不符合市場標準便被菜統處拒收,消費者其實也有責任,是否「生得唔靚」便等於次貨?這問題值得思考。

#435

TEXT/ NAOMI

PHOTO/ W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