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個在附近—港式英文名字改名大法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無可奈何,例如被父母改了一個不稱心的名字。中文姓名由父母賦予,但 英文名 很多時可自行選擇,作為「我」的代名詞以及讓人建立第一印象的英文別名,當然要有相當霸氣及獨特性,可是,假如過於獨特,或會令自己尷尬……

• 小心性暗示
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尤其是容易引人遐想的名字要分外小心。Cherry是女生常見的 英文名 ,但原來Cherry在外國又解作處女膜,pop somebody’s cherry解作奪去某人的第一次,曾經有外國回流的ABC朋友就對香港有大量Cherry感到驚奇。另外男生自稱Dick、Dicky、Dickson,或女生自稱Zaka(讀音跟s_cker接近),也令在外國生活的人費解。

• 名字不一定是名詞?
在香港,誰說 英文名 必定要用名詞?你喜歡的話也可以是形容詞如Happy、Yammi;形容動詞Never;代名詞Nothing等。

• 不能說的名字
擁有一個特別的 英文名 讓人印象深刻,但有些人借用陌生刁轉的外文別名,莫說難記,別人連發音都不懂。Suki、Yuki這些日文名已不足為奇,法文、德文、北歐語系等名字才考起人,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英文名Rimsky,是常見的俄文名,他更曾於訪問中指有位知名大律師曾勸他改名,因香港人不會找一個俄羅斯人做法律代表。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英文名Rimsky,是常見的俄文名。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英文名Rimsky,是常見的俄文名。

• 姓氏錯配
很多時我們改 英文名 會忽略跟姓氏的配搭,令姓和名組會起來時顯得趣怪,如姓薛,無論配任何英文名都變成某某Sit!當然也有人刻意「玩嘢」,如香港有位補習老師叫Never,姓黃,也許是取”Never wrong”的諧音吧。weirdnames1

• 疊字
無論是DoDo還是DidDid姐,香港人的確很喜歡疊字英文名,如YoYo、BoBo、CoCo、JoJo、MiMi等。這些疊字除可愛親切,還可能有另一重意思,如DaDa指先鋒藝術流派達達,BoBo是burgoeise Bohemian(中產波希米亞人)的縮寫等。

lHaC7AI

• 中文名的延伸
不少 英文名 都配合中文名的讀音,如柏全叫Patrick、張智霖叫ChiLam、容祖兒叫Joey,順理成章。除了直取其音,有也例子是取中文名的一部分再作延伸和變奏,如「欣」字尾的通常叫Yan、Yan Yan、Yandy、Yanki、Yanny……

2.6

你聽過最奇怪的英文名是甚麼?

Lauren(左,法國人):「我不覺得本地人的英文名奇怪,每個地方都有不同文化,假如別人的名字對我而言奇怪,我想我的名字對其他文化的人來說也很奇怪。」
Frances(右,澳洲人)「Yuki、Suki這些日本名吧!」

p2-box-c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