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紮大藝術家



稱今次的故事為「老師傅手藝傳承」,這說法未必公道。事關歐陽秉志師傅(阿志)並非只是一位紙紮品技師,作為深水埗50年老店「寶華札作」的第二代傳人,他以新一代的思維和角度重新審視紙紮的價值和定位。紙和竹以外,他看到紙紮塑形的無窮可能性,積極注入當代的流行元素,創作出一系列新潮玩味的紙紮擺飾,成功吸引媒體的注目,連香港設計師學會也稱他為「本地另類設計師」,受訪經驗之多堪比城中著名藝術家。本回,我們特別拜訪這位「紙紮大藝術家」,一起紙上談兵。


傳奇總是始於無心插柳

你可能未曾聽過歐陽秉志這個名字,但你或多或少都會看過他的作品。最轟動的一次,是Beyond的黃家強請阿志做一支紅色電子結他,燒給已故的黃家駒。事實上,更複雜的作品阿志都做過,師承親父,但阿志並沒有受制於傳統局限,經常因應客人要求而做出切合潮流脈搏的新穎創作,關節極多的機械狗,都被他的巧手克服。

「其實起初並沒有計劃做甚麼新潮設計。猶記得我97年入行,當時紙紮業界還是很傳統,製作離不開衣紙和日用品。我留意到當時滑板車、跳舞氈等新產品大行其道,就試著設計紙紮模型,放在門口作招徠,沒想到會吸引傳媒的注意,更有人主動來下訂單,開闢出新的客製化路線。」


紙紮不是只能燒

近年紙紮品愈見時髦,I-phone、電腦等科技產品層出不窮。阿志的創作亦配合潮流,設計出柯柏文的頭盔、可伸縮的魚竿和機頂盒等流行用品。「老一輩會說,陽人落去陰間也要生活,所以紙紮品也開始出現電子產品,讓先人過世後也能適應。」常說文化是活的,手藝何嘗不是?隨著時代變遷,紙紮手藝亦不斷進化蛻變。為了配合市場轉變,阿志亦開始考慮紙紮的本質和實用性。「紙紮品不一定只能拿去燒,換個做法,也可修飾成一件家居擺設。」阿志分享,最近有客人訂製了一個紙紮紙巾盒,考慮到一般捫紙會較脆弱,所以他轉用紙糊方法,又於表面塗上一層光油,以確保成品紮實耐用。「紙紮其實尚有很多可能性,造工精美的可以當成擺設,頭盔等玩味性較強的,又可以拿去參展。」

看似機械化的頭盔,內裡其實亦是以竹紙為骨幹,摸上手卻非常紮實。
阿志笑言,客製訂單愈做愈離奇:「起初大家都只是訂做電話、相機及手袋,後來就更天馬行空,請我做龜、貓狗、單車、蛙鞋及魚竿等等。沒有先例可循,就只能自己逐步摸索。」


香港不談生產,談創作

閒聊間,阿志少不免提到大陸廠房對香港紙紮業的影響,北方生產更快、造價更低,只看重效率的生意人紛紛將生意遷移上世界工場。式微可能不可避免,但好些造工技藝,還是香港本土限定。「每年香港天后誕都要製作花炮,我們需要由零開始紮,按照傳統習俗來選擇物料和飾物。女人街的商戶每年都指定要我們做,因為大陸廠房都做不到他們想要的效果。」談到獨特性,阿志認為大陸的手工業注重生產力,而香港的紙紮業就傾向度身訂做,成品皆是獨一無二的創作。「我們不談一式一樣,每次接單都只做一個。下次再接,一定會有些微的差別。」



消失的繼承者們

外行人不懂,就會把紙紮業的式微全然歸咎於輕工業北遷,經濟轉型芸芸。作為業內人士,阿志則憂慮行業本身青黃不接,不少老字號都缺乏適合的接班人繼任,才是傳承最大的困難。「紙紮業的生存空間其實仍然存在,但隨著教育普及,現在的年輕人沒多少會接受非文職類型的工作,紙紮要邊學邊做,工序繁複,經常弄髒雙手,令很多新人卻步。」

阿志早前接受社區團體邀請,開班教授紮作技巧,從傳統的五大工序,到新潮的裝飾佈置,深入淺出,讓外行人也有機會一嘗紙紮的樂趣。「一直都有教人,但很多學員都只當是一堂興趣班,鮮有真的入行。」令阿志慶幸的是,透過開班授課,大眾對紙紮的觀念也有不少變改。「以前大家一聽到紙紮,第一時間都會聯想到喪事,紙紮公仔、殯儀館等,感覺很不吉利。後來學員自己學了一些基本技巧後,除了指定要學的中秋節燈籠,他們亦會自發製作坦克車、飛機、大劍之類,類型千變萬化。」由傳統起步,然後走出自己的路線,阿志從學員身上是否又看到自己的影子呢?

「紙紮等手工藝講求實戰經驗,現在很多師傅都是在師徒制下默默耕耘多年才學有所成,要訣就是不怕犯錯,邊學邊做。」


堅持,沒有浪漫理由

從97年起入行,至今阿志已經做了紙紮近二十年了。在現今世代,願意委身於一份工作二十年的例子到底尚有多少?問到堅持下去的原動力,阿志搖頭,表示並沒有甚麼電影台詞般特別的浪漫理由。但在他眼中,紙紮絕對不止是一份工作。「紙紮於我,既是維生的技能,同時亦是一種創作。」投身紙紮業可能是童年起就受到家父祖業的薰陶,但二十年來,要走的,機會一直都有。選擇留下,堅守這門手藝,阿志說:「這些傳統特色仍然值得我們保留。」
香港有海量的地方特色手藝,各有風采,值不值得留下,關鍵是我們能否察看出它們的價值。阿志再三強調,紙紮萬變不離其中,從傳統的喪禮人偶到聞名海外的紙紮機械人頭盔,材料不過是紙和竹。重要的,從來都是人。


寶華札作

地址:九龍深水埗福榮街2C地下
電話:2776 9171

mp552_GoLocal

TEXT:一樹
PHOTO:B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