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空置街市,何去何從?


爬上正街長命斜,眼前有兩個街市:西營盤街市、正街街市。前者多賣濕貨,後者賣乾貨與熟食。然而,原賣活雞的西營盤街市頂層,自08年政府收回雞檔牌照,便丟空多年。據說來年初,食環署將重新招標,地區組織「城西關注組」蠢蠢欲動,有意搞搞新意思。

2008年,政府收回活雞牌照後,西營盤街市頂層人去樓空,平日只見附近工作的工人偷偷上來涼冷氣,整個人攤在地上也不嫌髒,因太少人踏足。

民意:最想要圖書館

招標前,那層會重新裝修;按食環署計劃,裝修後將被劃作「乾貨」及「服業行業用途」(09年引進公共街市的店面類型,包括中醫、美容、修甲、按摩等)。關注組成員Judy卻質疑:「在西營盤,這兩類舖街上已有,頂層再做,不會帶旺人流。政府在規劃和公共資源分配上,往往忽略社區實際情況……難道永遠都要out-to-date,或一向怎做就怎做?」
不如聽聽居民意見。去年,關注組曾在第三街擺街站,徵集街坊意見。另一位成員KY:「大概有二百多個街坊回應吧,涵蓋各年紀,平均約40歲。」話說他們最多人希望頂層改作圖書館!無他,最近一個要到石塘咀或大會堂,都有點遠,要搭車。「或者,人們不真的想借書,而是要有冷氣的地方,有個空間打瞌睡,與人見面聊天,僅此而已。」KY補充。
可是,當關注組向食環署反映民意時,只獲得以下回覆:「這需要跨部門合作(圖書館由康文署管),故可能性不高。」

踩灰色地帶

「噢,街市頂層空置了嘛,怎樣都好,把它拿回來用,好過空置。」區內老伯都有這樣的概念。
六月中,關注組為開拓街市頂層想像,舉辦了活動「好正街市」,率先邀請不同人擺檔,包括摩登夜冷店,天然肥皂攤,賣手工寵物飾品的等,好不熱鬧。最有趣是「街角畫廊」,把區內居民的畫作掛在欄柵上,美化街角。
「有些街坊朋友都表示有意招標,有的想開書店,有的想弄間以物易物的舖,可以吸引家裡有東西不要,或想要不想買的人。重點還是吸納不同人,令街市頂層興旺,不用特別包裝成文青市集。」KY娓娓道來。「事實上,食環署的管理十分僵化。話說在正街街市,有三檔生果店,只靠熟客生意維生。附近有四個空檔,再放租,他們竟然要求一定賣生果!的確有人租,但他們該不熟行情,三個月後結業收場。現在西營盤街市頂層又只能做乾貨和服務業,例如賣非用明火弄的輕食都不可以,我想未來的檔主要不斷踩他們的灰色地帶,慢慢衝破界限,再迫署方反思制度。」

六月中,城西關注組舉辦了「好正街市」活動,邀請不同人士在正街擺檔,開拓街坊對街市頂層的想像,也請來講者分析本地街市歷史,以及分享在街市擺檔的經驗。(照片由城西關注組提供)

摩登夜冷店,檔主娓娓道來很多「想當年」的故事。(照片由城西關注組提供)

二手賣物檔(照片由城西關注組提供)

賣薄荷盆栽的檔深受街坊歡迎。(照片由城西關注組提供) 

「街角畫廊」是一個社區畫廊計劃,給區內任何人展覽的機會,這位小朋友即席揮毫,快樂把成品繫在欄柵上展出。(照片由城西關注組提供)

人情味之外

對Judy和KY來說,街市有維繫社區的職能。而且,西營盤是舊區,有很多長者擺檔。KY:「當中甚至有一位行動不便,大概90歲的婆婆。長者一向被標籤為弱勢,是社會的負擔,所以全民退保才那麼具爭議;其實不少長者自力更生,不希望靠別人幫,街市是給他們維生的場所。」

街市管理,一場資源錯配?

西營盤沒有公共屋邨,所以不見領展蹤影,二人看不過眼領展做法,同時KY有這樣見解:「某程度上,這是資源錯配。的確,領展食掉屋邨商場和街市,令街坊挨貴價貨。不過坦白說,西營盤街市給領展管,又隨時比現在好,起碼街坊消費得起領展街市的價格。如果政府真的回購領展街市,可否用西營盤街市換回一個天水圍屋邨街市的管理權?食環街市的價格,始終較經濟實惠,這樣天水圍居民便受惠。」聽起來,其實不無道理,但現實中能否實現,另作別論……
metro Pop #519
Text: Nicky
Photo: Frank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