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慘慘豬


人皆有惻隱之心,面對動物,我們「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孟子教人遠離廚房裡的宰殺,但大學生馮一芯(Samantha)卻拒絕「眼不見為淨」,甚至組團親身目睹豬隻被送入屠房的經過,畫下為人類而死的動物。

被宰者與宰殺者

Samantha喜愛行山及大自然,一直希望可為環保出一分力,朋友建議她茹素。她二話不說便實行了──沒有驚天動地的情節或頓悟,只是想把對大自然的愛,分一點給動物。後來她看紀錄片《地球公民》(Earthlings),當中動物被屠宰、當實驗品的畫面令她深受震撼,只能透過繪畫來抒發:「當時我畫了數幅動物的眼睛,每張畫用上廿多個小時,畫風很黑暗。當時我邊畫邊哭,一想到在我畫畫的同時,每分鐘都有無數隻動物犧牲,就覺得痛苦。」


動物是畜牧業的最大受害者,但人又何嘗不是?Samantha續說:「屠宰是一份厭惡性工作,沒有人天生喜歡血肉橫飛的場面,或者粗暴地對待動物;但為了完成工作,屠宰工人猶如要泯滅一半人性。這對他們而言,也是不人道。」

牠們自願被吃嗎?


Samantha筆下的人與動物,用色或輪廓有時會令人覺得兩者分別不大。
有些肉品廠商號稱自己的產品來自放養(free range)和人道屠宰的供應商,但Samantha不以為然,詰問:「假如有人給你好吃好住,買名牌給你,然後某天侵犯你,這可以抵償得了嗎?不行啊!因為這是漠視你的意願。同樣道理,不論動物生前受到多麼『人道』的對待,也不論牠們的皮肉用途如何,根本沒有動物自願被殺。」人與動物的意願同樣該被尊重。現在她考慮吃和用時,會自問:「這是應該給我們吃或用的嗎?」牛奶是給牛寶寶飲的,羊毛是給羊保暖的……就是這麼簡單。

有餵哺母乳的婦女,應會同情牛媽媽被迫母子分離的遭遇。

直面真相 為港豬送行

香港現有三所屠房,位處上水、荃灣和長洲,現時每日共屠宰約四千頭豬、四十多頭牛和八至九隻羊。Samantha受外國的愛護動物組織The Save Movement啟發,發起「救救港豬(Hong Kong Pig Save)」行動,邀請市民親身目睹豬隻送入屠房的過程,她說:「未必人人能立志成為素食者,但至少該親眼看看肉食的來源。」

Samantha習慣臨摹觸動她心靈的作品,此原圖來自The Save Movement拍下的照片,當時豬隻正被運入屠場。
fb:OneHeart Illustration
#551 metro Pop
Text: Chelsea
Photo: Frank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