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03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06月22日
「時裝品牌策劃及採購:FASHION SOLUTIONS」專題展覽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由 HA 走到 TTN 音樂推手許仲和


去年,關於 Hidden Agenda 的新聞一宗比一宗聳動。政府、食環署以硬性條文多次阻撓,最終一次放蛇行動,徹底地將這個傳奇的音樂場所趕出了工廈。

背後的音樂推手之一,許仲和(阿和)沒有因而氣餒,大家常說數不清 HA 已經去到幾多代,今年他和兩位拍檔正式放下了HA二字--但這並不代表曲終人散。而是由兩個英文字改變成三個英文字 TTN,以 THIS TOWN NEED 之名在油塘的商廈中另起爐灶。

這個新名,一方面是取去年五月時食環查封事件中受波及的英國樂隊 "This town needs gun" 的首字母縮寫;另一方面,是他們希望破舊立新,借一個未然之名,解放一個音樂場地的框架。

「TTN,THIS TOWN NEEDS. 這個城市需要甚麼呢?單單是音樂嗎?這個名字,意味著這個場地不單是一個睇騷聖地,還是一個回應時代所趨的全新空間。」本回,我們與阿和這位最Pop音樂推手,漫談他由HA過渡至TTN的夢與想。

問一:你最敢想的是?

阿和:「我最敢想的是,希望本地愈來愈多民營的藝術表演場地,不再需要依賴政府。」

問二:別人啟發到你的地方?

阿和:「其實我以前是不懂得搞騷的!但在過去這幾年來,我不斷遇到很多在這個圈子入面,擁有豐富籌辦音樂會體驗的前輩。從他們每一個身上,即便只是旁觀,又或直接合作,都可以吸收到一點東西,並轉化成我的能力和知識,一場一場累積下去。」

問三:你最敢想,且經已達成的是?

阿和:「相信就是這兒吧(TTN)。叫做拿到一個暫準的娛樂音樂牌照,這個場地雖然月前已經揭幕,但其實工程仍然未完全結束。為了符合政府娛樂牌照和飲食牌照的準則,我們需要將這個本來只有一片水泥地的空間由零開始,慢慢重新建構一個五贓俱全的表演場地。」

This town needs......?
與阿和的休日漫談

對觀眾來說,一個表演場所的必要部件,可能不外乎一個「事正」的舞台、源源不絕提供酒水的吧台就夠。而所謂「搞騷」,圈外人聽得最多的莫過於帶樂團吃吃飯,接機引路。擔當幕後搞手一職多年,阿和感慨在香港搞一個音樂場地,還有很多眉眉角角的地方要去顧慮。

就以場地硬件為例,TTN 去年起動工,至今仍然正在排程排氣管和吧台的工程項目,以符合政府對多功能表演場地的硬性要求。「消防安全的考量,我們都可以理解,但還有很多額外的規範令人費解。在成功搞到一場騷之前,就先要花上大量的金錢、精神和時間去應付和處理。」

阿和坦言,自此決定離開工廈,走進商廈,斷斷續續收過不少疑問。最常見的 FAQ,莫過於「定位變質」。「走了這麼多代,今次我們真的順著政府的要求來做,逐項逐項去完成,是很辛苦,有很多地方更令我們感到非常無謂。但過程中我也想在,也許我想去證明,即使在香港搞一個表演場所真的很艱難,但還有人做到了。如果我們可以做到這個先例,除了帶來一個實體場地以外,也許,對這片土地也有另一層意義。」

阿和表示,自己向來討厭受訪,也許因為不慣在對著鏡頭獨白,或忌憚言語轉化成文字時的語意斷層。當日他同樣以日常的 Tee shirt、拖鞋造型登場,臨近正午時分,我們不徐不疾,以輕鬆的步調閒談,走在平日沒有任何活動的 TTN 之中。阿和說,地下的水泥地還是如封不動,踏上去、睇騷跳起時可能會稍稍弄起粉塵。儘管這兒看起來有點 Beta 感,但阿和與兩位拍檔始終認為不及以往隨性,不夠 "Raw"。

「如果你問我,搬到這兒與以前在工廈場地有甚麼分別,我會說是失去了以前那份 Raw (野生) 的感覺。以前無這麼多規條,很多東西、佈置都是隨性而為,順其自然。樂迷來到,都會自動以最舒服的狀態融入,空氣中都瀰漫著一份自由氣息。」

搬進商廈,有人擔心會與獨立、小眾等關鍵字脫勾,開始走向商業主流,失去當初的質感和格調。主辦人如阿和憂心的反而不是這些標籤,而是睇騷、聽音樂,乃至整個音樂體驗,到底還會不會是同一回事。「現在每當搞騷的晚上,外面都會有CCTV看著這兒,他們就是要監察著你的一舉一動。」

阿和提到,眼下表演場地的市場生態漸漸走向「價低者得」。「無疑,政府有提供一些場地,甚至乎可能是零蚊入紙免費使用,但如果大家都一直因為便宜,而不去支持一些民營表演場地,那麼個餅只會愈做愈細。」阿和觀察到香港多了民營場地冒起,他希望大家都能看到場地價錢背後的生態,以門票來為理想的音樂圈投下有力的一票。

訪問最大的總結,是TTN將保留一個開放式的名字和屬性,未來不但會籌辦音樂表演,還會分身舉辦藝術展覽、工作坊.......you name it. 常說香港最缺的就是土地,有場萬事足,對一個歷盡艱辛才走過N代的音樂場地來說,多元化橫向發展,也許是最切合香港水土民情的一著好棋。

「理念如此,但我們其實尚未有清晰的時間表,一切還看我和兩位拍檔之後的心情和想法吧!」阿和笑著說,現在已經減產,接少很多騷了。開放可能性,其實也是留給自己一片天,留得青山在罷了。

TEXT: 一樹
PHOTO: CANDY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