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現代坎特培拉朝聖記


大多數人到英國旅遊,一定會到首都倫敦,這當然是不會錯的選擇。不過若有興趣抽一兩天到英國其他城鎮,其中一個推介是坎特培拉(Canterbury)。古城除了遍地古蹟古堡,也充滿歷史故事。提起坎特培拉,很多人聯想起《坎特培拉故事集》(Canterbury Tales)。這本詩體短篇小說集是英國作家喬叟(Geoffrey Chaucer)在14世紀末寫成,被視為英國印刷史上第一本書,內容關於三十多名從南華克區(Southwark)到坎特培拉的朝聖者,在五天內訴說的23個故事。這班由喬叟塑造的朝聖者來自社會各階層,作者通過他們的故事表達他對教會和社會的不滿,是中世紀和文藝復興之間的重要文學。


根德大學的摩天輪。


根德大學的學生在校園內演唱。

倫敦旁的古城
坎特培拉是根德郡(Kent)的一個名城,位於英國東南面,從倫敦開車前往大約個多兩小時。我其中三名旅友當年在根德大學(University of Kent)唸書,住在坎特培拉,當時半夜肚餓,他們便開車到倫敦唐人街宵夜。年輕多好,夜深人靜時,開車三、四小時來回只為吃一頓宵夜。不過,若在日間從倫敦前往坎特培拉便要多預時間,倫敦堵車的惡劣情況是天下聞名。

根德大學(University of Kent)
這次我陪伴旅友重遊校園,赫然看到一座摩天輪,看得我目瞪口呆。原來人們覺得既然大學建在山上,只要坐上摩天輪,便能俯瞰整個坎特培拉的全景。於是便在校園內建起摩天輪吸引遊客。這令根德大學也變成旅遊景點了,我不知道學生可有嫌太多遊人在校園內出入,但一名英國老紳士卻對我投訴,他的坎特培拉城變得太吵了。


High Street上的坎特培拉小教堂的前身是聖湯瑪士坎特培拉朝聖者醫院。


High Street上的街頭賣藝人。


High Street上的流動食物車。


High Street 街頭的鐘樓。

High Street
坎特培拉最「嘈吵」的地方可能是High Street,這條行人專用街是著名遊客區,遊人熙來攘往,兩旁盡是餐廳、咖啡店和商店。天氣放晴時,餐廳及酒吧的顧客都愛坐在室外享受一下對英國人來說是奢侈品的陽光。


紀念碑是人們的聚集地。

古城遊客街
High Street是遊客區,當然有很多專門出售英國紀念品的店舖。紀念品種類包羅萬有,穿的、用的、擺放的、吃喝的一一齊備。英國茶非常有名,我買了很多格雷伯爵茶(Earl Grey)和英國早餐茶(English Breakfast)作手信。High Street還有街頭藝人表演音樂,也有人拉攏你光顧他們的竹篙撐船(punting)。不過那條河既小且窄,怎可與劍橋的康河相比?還是省下時間,到Bode酒店的餐廳吃頓飯吧。


Bode 酒店的餐廳高雅,是享受一頓fine dinner的理想地點。

Bode餐廳
前身是County Hotel,三位旅友唸大學時覺得它是一間很昂貴的餐廳,所以從未光顧。現時可能大家都有經濟能力,也可能是香港物價實在太貴了,他們竟然覺得這間曾是「遙不可及」的貴價餐廳的價錢合理。當然,那是相對於餐廳的優雅裝修、高貴排場、美味食物、品味賣相和五星級酒店的服務水平而言。飯後大家都讚不絕口,恨不得再吃一頓,以彌補當年只敢遠觀之憾。


大教堂莊嚴肅穆。


外牆雕刻著很多人像。


大教堂走廊。

坎特培拉大教堂(The Cathedral of Canterbury)
坎特培拉地標,是必然「朝聖」的景點。大教堂是聖公會主教的根據地,於597年建成,1070年至1077年重建,及至1174年一場大火再度重建,並加設哥德式風格的東翼。到了14世紀時,教會將它拆掉,建成現時模樣。
今天大教堂氣氛莊嚴肅穆,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三位旅友都曾在大教堂內參加畢業典禮,對它甚有感情。大教堂是坎特培拉最高的建築物,無論你身處何方,只要抬頭一望,總會見到它的尖頂。即使迷路,只需朝著它走,一定可以重返市中心。


西門入城之處交通非常擠塞。


西門花園美得令人心醉。


西門河的punting是康河的迷你版。


河床的水草教我認識到為何徐志摩會說他「甘願做一條水草」。

坎特培拉西門(West Gate)
High Street盡頭的進城入口。今天,城門還是老樣子,但載著人們進門的再不是馬匹,而是一輛輛汽車。城門旁邊更有一間「積架」(Jaguar)汽車陳列室,構成一幅古城與現代交織的圖畫。West Gate有一個小公園,地方清幽雅致。公園內有一條小河,遊客愛在這兒punting。我從橋下往河裡望,天!我終於明白為何徐志摩會說「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願做一條水草」,原來河裡真的繁殖了無數青綠水草。一位旅友說他以前最愛空閒時在公園草地躺著看書,那是他一天中最愜意的時刻。我看著這個美如仙境的地方,覺得他很懂享受。

The Old King’s School Shop書店
坎特培拉除High Street外,其他的地方都較為清淨,但也有值得觀賞之處。例如有一座建於1647年的建築物,現時是The Old King’s School Shop書店。建築物入口之上刻著查理士狄更斯於1849年所題的名句﹕A very old house bulging over the road, leaning forward trying to see who was passing on the narrow pavement below 。為何他會說這間很古老的房子會趨身向前看走在窄巷上的途人呢?因為房子是歪歪斜斜的,就像一個人俯身前望似的。


諾曼城堡的遺跡,建於羅馬年代。

古蹟諾曼城堡(Norman Castle)
我們到城牆上走一圈,欣賞城內和城外的景色。城牆看起來像古蹟,然而真正的古蹟諾曼城堡(Norman Castle)是我們不能攀上的。堡壘建於11世紀末,是諾曼人戰勝羅馬人取得此地時建成的。1300年時曾是監獄,17世紀倒塌,今天剩下的遺跡只有疏落的數段。

Marlowe餐廳
莎士比亞無人不曉,但與他同年出生,當時與他齊名的劇作家馬洛(Christopher Marlowe)卻要到電影《寫我深情》(Shakespeare in Love)上映後才受人注意。事實上,他的名作《浮士德博士》早已家喻戶曉,有些研究甚至認為他其實是莎士比亞的寫手。馬洛的家鄉正是坎特培拉,所以這兒的劇院以他命名,我亦在High Street見到一間名叫Marlowe的餐廳。馬洛劇院原址不在這兒,劇院於1984年才搬到建於1933年的修士戲院(Friars Cinema),並改名為馬洛劇院。今天重臨舊址,發覺它面目全非。原來它於2000年重建,理由是拆卸重建比修葺更為化算。劇院負責人應該沒有考慮過保存歷史文物和珍惜情感價值這兩個重要的因素。


今天的馬洛劇院的設計富現代感,我卻愛舊院的古典味道。


走在城牆上,可分別看到坎特培拉的城內城外風貌。


其中一部分的護城牆與現代交通接軌。

相關文章

六時黃昏後:再見
六時後,High Street的商店都關門了,本來是非常熱鬧的街道上只有很少行人走著。旅友說當年他在晚上下班後在High Street上獨自走路時,聽到的只有自己的腳步聲。這次重踏坎特培拉,相信三人都對昔日在坎特培拉走過的青蔥歲月各有一番回憶。

info
交通﹕從香港乘坐國泰航空公司或維珍航空公司班機直飛英國Gatwick機場,向東南開車約一個半小時
簽證﹕香港特區護照和BNO免簽證
貨幣﹕1英鎊=12.6港元
電壓﹕220伏特,插頭跟香港一樣
氣候﹕四季分明,十一月天氣開始寒冷


#427
圖 / 文﹕Kupu Ku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