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房尋歡搜畫 九龍塘 「尋開心」


《志明救春嬌》中,展現性愛常態一樣貼地,例如片中不斷出現用過的避孕套,不過或者大家仍然難忘《志明與春嬌》中,二人到九龍塘酒店爆房一幕。
其實八十至九十年代,隨著大型日式夜總會落成,如尖東中國城、大富豪等,夜生活蓬勃,令九龍塘成了高檔幽會勝地。半生遊走風月場所,著有《風月留痕》一書的沈西城指,客人於尖東夜總會「飲飽食醉」,便帶小姐出門,轉移到九龍塘「飲糖水」:「九龍塘位置相對隱蔽,別墅兩層高,附設花園,又『靚』又高級,自然吸引客人。部分洋房別墅業主見時鐘酒店大有可為,紛紛加入。」高峰期九龍塘多達30多間時鐘酒店,房間晚晚客滿,須預早訂房。

電影《半斤八兩》(1976年)多個經典場景均於九龍塘時鐘酒店拍攝,內部裝潢就如當年九龍塘的豪宅般堂皇,更展示了當年房間設備有異國風情設計、按摩浴池及水床等,設計因而弄出不少笑料。

大圓床與水床,一直是時鐘酒店的情色歡聚標記。
酒池肉林:九龍塘至今仍屬高級時鐘酒店集散地,部分酒店模仿日本情侶酒店設計,如房間設計成異國風情的主題如法國巴黎,附設按摩浴池、性玩具、可形成波浪的水床等,又有房間四方八面放滿鏡子的俗稱「水晶房」。
「飲糖水」
這個本地俚語當中的「糖」字,其實就是源自九龍塘的「塘」字。
千禧年:大陸市場開放,工廠北移,香港商業及工業活動減少,尋求夜生活消費的客人大減,沈西城:「夜生活也跟著北移了,有錢人轉戰北京、上海等;沒錢的,便改到東莞、深圳等。」
大型夜總會逐一倒閉,九龍塘的時鐘酒店也步入低潮期。沈西城:「這邊的酒店顯得冷清,交通不方便,相信之後一間也留不住,相反尖沙咀一帶的時鐘酒店,設備交通更具競爭力。」如當真言中,九龍塘代表著時鐘酒店的勝地,只能成追憶。
Happy Hour: 今時今日,香港時鐘酒店的客人有明顯變化。沈西城指市區時鐘酒店需求仍然龐大,「部分客人是白領階級的男士,午飯時間或放工後,跟老婆宣稱“happy hour”,實質是偷情;連鎖式時鐘酒店如維多利亞酒店,長做長有。」

《志明與春嬌》一幕,二人相約到九龍塘漫春天精品酒店開房。
《有咁耐風流 香港百年情色史》的小草指,香港樓價高居不下,不少年輕小夫婦仍與父母同住,缺乏私人空間,時鐘酒店讓他們尋找浪漫片刻。除此之外,年輕男女於中環蘭桂坊酒吧街及會所,意亂情迷常擦出愛火,也帶旺了灣仔、上環及中環一帶的時鐘出租的設計旅館,以方便男女完事後打道回府。
砵蘭街及北角一帶,也有價格較低廉的公寓以時鐘出租,標明「純粹租房」,避免「查牌」。部分公寓樓下,有衣著性感的女性與路過的男子搭訕,招攬客人,她們以日租或月租的方式把套房租下。小草指「這情況現時很普遍,女性多來自國內或東南亞,作短暫居留,希望賺一點『快錢』便回鄉。」

雖然九龍塘的時鐘酒店日漸式微,但近年仍有歌手到此拍攝,如梁漢文的《大男人情歌》MV便於九龍塘理想酒店拍攝。
metro Pop#476
Text.Ran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