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為電影醉生夢死的女流們


一名叫Ross Putman的劇本分析師,開了個twitter @femscriptintro,言簡意賅地描述荷里活劇本中,由男性視角出發的女花瓶角色,博君一笑,也揶揄業界根深柢固的性別歧視。電影世界,幾乎是男士的天下,然後有意無意地大男人了。但或因時代轉變,性別意識抬頭,還有 女導演 和編劇默默耕耘,銀幕下的女生們也可有血有肉有自己,連007身邊的邦女郎,亦可以不死。

女人話過事

男士的電影江山,其實自聲畫時代才開始,電影誕生初期,女性電影人同樣舉足輕重。著名獨立紀錄片導演魏時煜(Louisa)表示,史上首位女導演 Alice Guy Blaché早在1896年嶄露頭角;Blaché重用的美國演員Lois Weber,其後也當了導演,受人景仰。「然而到荷里活商業片時代,電影製作工業化,亦變得勞動化,為數眾多的男製作人傾向找男導演合作,電影工業逐漸變成由男性主導。」
無獨有偶,本地電影圈情況亦相類似。Louisa:「1958年出生的名導王家衞,深受六十年代的電影影響,那時正值邵氏女星的天下,成就很多又紅又賣座的女主角,間接令王導演拍的女人亦很有味道。直到七十年代張徹導演拍了一系列陽剛電影,起用狄龍、姜大偉、李小龍等武打明星,整個風潮才轉向。」
時至今天, 女導演 不是不存在,只是得到的關注較少,容易被遺忘。這讓人想起資深影評人羅卡的一句話:歷代 女導演 不是單靠努力就能成功。

Lois Weber 1921年作品“The Blot”

Lois Weber執導時,成績和名氣超越同期的美國電影之父David Wark Griffith。

伍錦霞1941年拍攝電影《金門女》獲美國評論廣泛注意,圖中客串的小孩子,是日後聲名大噪的李小龍。

香港首位 女導演 :伍錦霞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她在香港和美國執導過9部粵語片,不乏民族意識和女權色彩。人稱「霞哥」的她獨立特行,超越時代,畢生短髮男裝打扮,與多位影壇女星保持同性之愛。

向沒頭沒腦說不

也不是說但凡男導演和編劇,就會創造出不立體或形象片面的女角色來;有些女電影人礙於各種考慮,亦未必會為姊妹們討回公道。話說回頭,怎樣的女角色才算是有問題呢?
女性主義電影理論家Laura Mulvey曾用希治閣的作品做例子,說明女性角色如何在荷里活電影中,被當作慾望和施虐對象,如恐怖片“Psycho”(1960),總花很長篇幅描寫女角色如何被折磨至死,但男角色往往一下子被殺。而在“Spellbound”(1945)和“The Bird”(1963),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控制,女主角對男主角的屈服也是非常明顯。
推廣女性電影的本地組織女影香港Reel Woman Hong Kong,總監黃鈺螢(Sonia)笑說自己看很多主流電影都會生氣,「那些『很男人』的電影,女人之間只有競爭,包括爭男人。即使做了朋友,話題也離不開男人。我十分討厭那些沒有自我和自主意識的女角色。她們可以做花瓶,但請起碼告訴我為何她們想做花瓶。」

希治閣很多電影中的女性身體都作為男性觀賞的對象,而男性的身體則無需展現,女性觀眾的欲望鮮會被考慮。

男女思考大不同?

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 要概括男女導演意識取態的不同,某程度上又要回到男女之別的問題上,可憑感覺,但很難三言兩語說明清楚。不過Louisa分享了一個有趣經歷。「在一個劇本課上,譚家明(本港新浪潮男導演)做導師。有位女學生寫了一個劇本,講述女主角因男主角的耳朵很像小狗所以愛上他。我讀著覺得挺好笑,但譚家明就認為不合邏輯,要求同學重寫。」另外,如果有段voice over,對白說了一件事,但畫面上的角色正在做另一件事,那很可能是女導演的處理。

Bechdel Test

Sonia的觀察不無道理。1985年,美國漫畫家Alison Bechdel創作了一則漫畫,主線是兩名婦女在討論電影,後來演變成一個頗具認受性的Bechdel Test,用來反映一齣電影的性別平等意識。它有三項準則:一、片中至少要有兩名女角色;二、她們有對話;三、對話內容不關男性。令人驚訝的是據網上分析統計(http://bechdeltest.com),直至去年四月,通過Bechdel Test的電影只佔總數一半。

被演變成Bechdel Test的那則漫畫。

性別意識較強的男導演

部分男導演鏡頭下的女角色也非常立體,Louisa首推台灣導演李安和香港的關錦鵬:「可能他們的gender sense較強,例如李安,不是所有男女電影人都能合作愉快,他就有御用女編劇王蕙玲。至於關錦鵬更顯示出『女性電影導演』的傾向,《阮玲玉》、《胭脂扣》等……或許與他的性向多少有關,他的男女不會是對立關係。」

說女人故事的許鞍華

毋庸置疑,許鞍華是香港相當重要和出色的導演。她有連串作品,塑造一系列年齡、職業、性格各異的女性,如《客途秋恨》(1990)、《姨媽的後現代生活》(2006)、《天水圍的日與夜》(2008)、《得閒炒飯》(2010)、《桃姐》(2011)等,準確呈現女性的生存狀態。

女流電影推介


《三生三世 聶華苓》(2013) 
導演花了三年時間,拍攝「世界文學組織之母」聶華苓恍如三生三世飄泊旅行的一生,交織出華人作家的美麗身影,也刻劃她和詩人伴侶Paul Engle至死不渝的愛情。

《女人四十》(1995) 許鞍華導
故事由一位典型職業女性阿娥(蕭芳芳飾),在情感、家庭、事業三方面的矛盾展開,感動的也是她與失智岳父(喬宏飾)哭笑不得的相處歷程。

《河上變村》(2014) 曾翠珊導
一張寫在紅紙上的家庭成員名單,一位母親和六名子女的聚散,為外尋更好生活,割捨與家鄉和土地的情感,是蠔涌和很多香港人的共同故事。

“A Girl Walks Home Alone at Night”(2014)
一名伊朗 女導演 得到美國資金拍的首套長片,故事發生在伊朗的破舊小鎮,一個神秘的女吸血鬼,專門懲罪不尊重女性的男人。你不會想像到女導演可拍出這樣的作品來。



著名獨立紀錄片導演魏時煜(Louisa) 2013年,Louisa完成了紀錄片《金門銀光夢》,
記述了香港首位 女導演 伍錦霞的導演事業。


metro Pop #493
Text/Nicky
Photo/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