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為建築作新衣裳


熟悉石家豪的朋友見到「稱身大廈」系列該會感到似曾相識…
十年前,他首次為摩天大廈「造衫」,讓原本陽剛味濃的建築物添上一絲嫵媚。
最近兩年他再以香港建築為題,喚起大家對香港建築的記憶,並繼續將傳統的工筆技藝與現代題材結合。

建築系列2.0
「稱身大廈」是十年前「建築系列」的延伸,當時石家豪為展覽《女界》,畫了不同形態的女性,其中一個系列,就以擬人法將建築畫成女性,並為他們作衣裳…
不過,「建築系列」畫完了卻散落四周,許多早被不同買家買走,於是石家豪就把心一橫,來一個「建築系列2.0」,讓大廈再次當他的模特兒。
建築素來被視為男性象徽,亦有「陽具式建築」的說法,石家豪一直將它們畫成女性,目的就是讓兩者產生衝突。不過,為了今次展覽,他亦試畫了兩幅男裝,豐富系列。「畫男裝時在顏面中混合了墨,故意將顏色壓低,讓感覺顯得沉實。」除了男女新裝,石家豪亦把不同大廈組合起來,97前後建築一組、香港五幢最高大樓一組…讓大家從他的角度去切入不同建築。

南洋風情
環球貿易廣場(ICC)、國際金融中心二期(IFC)、中環廣場,一幢幢大廈高聳入雲,是我們生活的佈景,也是現代人追求權力的象徵。在繪畫的過程中,石家豪不無反思,究竟我們在追求大廈更高大之時,香港獨有的建築特色是否正一步步減退?
「香港位於亞熱帶,早年會見到有很多貼心的設計配合本地的氣候。譬如走廊式騎樓讓人有空間『抖涼』,避免陽光直接照射到屋內;而舊式唐樓的樓底通常很高,又有大窗戶和露台。只是當大廈都變成玻璃幕牆大廈,香港和其他地方的建築已沒兩樣。」在創作過程中的思考,激發起石家豪以創作幾幅走「南洋風」的作品去表達想法。「香港和南洋的文化很接近,只是現代化後,城市追求高樓大廈,於是我就將摩登建築加入舊式南洋味道,呈現這些被人遺忘的元素 。」「熱辣蕉杯」、「冰火椰奶」和「冰啡咯嗲」將東南亞風情和本地建築融合,加上用工筆畫出的透薄衣物,看著經已感受到一陣涼快。

工筆藝途
石家豪和工筆畫的緣份始於大學的國畫課,但對它亦非一見鍾情,反而是因了解而著迷。「我本來是想學習西洋藝術的,但國畫是必修科,慢慢發現毛筆可塑性很高,於是就想鑽研更多。」石家豪表示,他早年亦嘗試過畫油畫,卻受不了油畫濕濕轆轆的質感。「工筆畫和油畫是兩個極端,油畫顏色很厚重,但工筆畫是很薄的,因為工筆畫在絹布上面,絹布不吸水,顏色要一層一層的塗上去…。」記憶是潮濕的,工筆畫卻是乾爽的。工筆畫以細緻描寫和設色見稱,是中國傳統繪畫技法,講求作畫者的耐性和定力,入門門檻極高,而石家豪是本地少數堅持畫工筆畫的藝術家。


愈見細緻
習工筆畫多年,石家豪的作品,愈畫愈細緻。對比他新舊兩幅「中銀大廈」,舊中銀小姐一身闊袍大袖長裙;新的卻猶如穿上了貼服的旗袍,果真的呼應「稱身大廈」的主題。石家豪坦白說,十年前初畫「建築系列」時,有點無從入手,所以只能取精髓,畫出個大概來,與新作對比,當日所畫的就顯得不細緻。「中銀大廈是最難畫的,大樓由不同三角面塊組成,今次我也花了很多時間才想到怎樣將面塊套在人體上。」經過這些年的創作和嘗試,他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己,今次更是相隔20年,再次自資主辦個展。展示在 「實驗畫廊」舉行,但石家豪早已獨當一面,游刃於傳統工藝與新穎題材。

「稱身大廈」 石家豪的工筆人物畫展覽
日期:即日至6月24日
時間︰11:00-18:00
場地:香港灣仔港灣道2號 香港藝術中心 3樓「實驗畫廊」


石家豪,香港畫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從事當代工筆人物畫創作,曾於香港及海外各地展出,作品為香港藝術館、香港文化博物館及 視覺文化博物館等收藏。2008年於火炭設立工作室,作品開始涵蓋更多本地題材。近年來參與文字創作,自資出版圖文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