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港式豐子愷:《靜水百選》沿途拾慧展覽


愈來愈多人喜歡四處訪尋小店,它們是連鎖商店以外的選擇。現時逛展覽亦有不少別於藝術館的場地,讓藝術空間在平凡街道之中顯得親民。
Foreforehead現時舉行「《靜水百選》沿途拾慧 展覽」。自15年開始,藝術家Kensa在網上專頁「靜水畫集」刊登畫作,對於轉化為展覽Kensa起初感到卻步。店子位於在太子與深水埗之間,Kensa說沿途有不少「靜水畫面」,同時展場的樓底矮,可以摸到天花,以細小的空間作為藝術作品展亦很適合。所謂沿途拾慧,即是撿拾我城的小人物、小事、小動物,生活小幽默亦是城市小小事,芝麻綠豆事都是創作的靈光,多個畫面織成社區的百家被。他喜歡豐子愷,以護生畫集作為藍本,創作港式風景的靜水畫集,以鋼筆作畫之前,他會在街邊記下筆記,畫下日常「濕星得意野」。

Kensa說豐子愷的畫作《護生畫集》為大眾所熟悉,但在藝術界評價卻不高。東方藝術不缺大山大水之畫,Kensa坦言不是每個人或每刻都能進入那些高雅境界,豐子愷的畫是個「抖氣位」,亦是與大眾溝通的方法,他以護生畫集作為藍本,創作一系列港式風景的靜水畫集。Daisy認為Kensa的作品有力量,能夠以光呈現,她提議把畫作放到台灣設計者的手造燈箱裡,既可作展示,亦能讓人帶回家作擺設,讓畫作變家品。而Kensa認同Daisy替空間作更好的陳列與策劃,是個好的策展人,而Daisy則說自己不是那樣傳統或籠統形容的策展人,她形容自己為參與的角色,與藝術家一同表達對事物的看法。

Foreforehead前身亦是閣樓布店,樓下是Midway Shop選物店,被大部分布店包圍,可謂非主流展場。以閣樓作為展場,有別於高樓中的安靜畫廊,綠窗框、街景、車聲與音響少不免成為「展覽元素」,卻富有社區味。
每逢得知與月、星空等天文其觀,你有沒有在不同地方追看?每隔一陣子會有人說當日正值十年一遇之月。Kensa路過見到二人以手丈量月亮大小,以手作比喻表現了童趣。(作品《對照》)
枯山水是日本園林的一種,以砂粒、石頭鋪地表現禪意,Kensa見到路邊的師傅在地面上填水泥,聯想日本的枯山水畫面。(作品《枯山水》)

生活很多小事不會向人提及,正如Daisy說自己回家過程中會遇到榕樹,拍打氣根,慢慢由摸不到到摸到的過程,這些不會是聚會話題,又是每個人對世界環境的觀察與共鳴。(作品《打招呼》)


很多時候保安的工作不是在守衛,通常處理突發事情,更多時候都是「看住個更」,富有港式食字感。與等下班的人一樣,要是等時間過,時間會突然變慢。(作品《看更》)


澆水可以是淋花草,畫裡卻是淋紙皮。澆水的畫面簡單卻引起對社會事件、政治制度的思考,Daisy說在深水埗不時見到老人推紙皮的畫面,感到痛心,生活角落反映現實,是有趣以外的刺痛點。(作品《澆水》)


創作人洪忠傑(Kensa)現時於基創意書院教學,他曾於商場展覽工作,亦從事各種設計相關工作。他指自己的個人創作難與他人溝通,通常「自己畫自己」,想透過靜水畫集與外界互動。Kensa另一樣有趣的作品《初代懷中妖怪圖卷》,是寵物小精靈的水墨畫。


《靜水百選》沿途拾慧展覽
展期:即日至2月17日
地址:深水埗基隆街132B閣樓
放開時間及詳情請見foreforehead Instagram

Foreforehead
Foreforehead店的標誌是個大額頭,代表腦袋冒起的各種想法,可以滋養生活,生出花朵,同時希望那些是走得較前的想法。
地址:深水埗基隆街132B閣樓
IG:Foreforehead_hi

#643
TEXT:紫凝
PHOTO:FRANKY、受訪者提供、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