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病裙子


雖然不想老說香港落後,但事實上在網上尋找生物藝術(Bioart)這個在英美澳已經發展了十多年的藝術範疇,華文社會中也好像只有台灣有藝術工作者認真研究。曾於2013年在台灣展出過生物藝術作品的英國藝術家Anna Dumitriu,去年完成新作品“The Romantic Disease Dress”,一襲華美的袍不是爬滿蚤子這麼簡單,而是滿佈致命的肺結核病菌。




賞析


“The Romantic Disease Dress” 2014 by Anna Dumitriu

相比很多純粹表現出生物組織橫切面的完美構圖,Anna的作品一般難以從外表看出其所以然。這襲滿佈肺結核細菌的裙子,於高度安全防護的實驗室內,於結核菌中提取的DNA浸泡。Anna先用胡桃木殼將服裝染成棕色,然後用經茜草根和紅花染色的絲線在衣服上刺繡,並使用染過色的花和蝴蝶結裝飾。所用到的三種染料於現實中,均曾被用於治療癆病。整條裙子正是經歷了疾病、治療與康復的周期,是一個結合了癆病患者經歷的作品。



疾病,靈感的來源

RELATED POSTS

對於肺癆的認知,大概來自粵語長片,經常是窮家書生,咳到出血。有趣的這種病令人聯想起脆弱,而這種脆弱具體得來又帶點戲劇性,所以在十九世紀早期,癆病在藝術圈中很「流行」。浪漫主義詩人Lord Byron甚至對傳記作者Thomas Moore說過,寧願死於癆病,因為這樣女士們都會說,可憐的拜倫,但他的死卻是多麼受人矚目。這種對癆病的浪漫想法,正是Anna創作“The Romantic Disease Dress”的靈感。





Anna Dumitriu
英國視覺藝術家,The Institute of Unnecessary Research始創人,主力創作生物藝術,模糊了藝術、工藝品和科學之間的界限,並擅於挑戰道德界線,引起社會關注。

#442 art piece

TEXT/JILLS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