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泳池的前生— 泳棚


妙語啟發思考。之前,特首興致勃勃提議在ifc附近設現代化泳棚,供打工仔在趕促的午飯時間暢泳,讓我們反思何謂一寸光陰一寸金,同時關注海岸水質。大抵他亦念舊,回到未有泳池的當初, 泳棚  確是庶民珍而重之的康樂消閒場所。

由驚水到游夜水

二十世紀以前,中國人對水一向敬而遠之。海,是遙遠而危險的。雖然諳水性之士還是有,但除了奉命娛樂皇帝,那些故意走到潮水中嬉戲或游泳的人,統統被官府視作「無賴」。比起來,西方人較早擁抱海洋。殖民時代,英國人將他們熱愛海浴和水上運動的文化帶來香港。
泳棚,其實就是用竹搭成的一所海邊棚屋而已,讓泳客更衣沖身。香港第一個泳棚早建於1911年,在北角七姊妹區海邊。其他沿海地區陸續出現更多泳棚,如摩星嶺、西營盤、荔枝角灣等。五十年代民風淳樸,游夜水是非常流行的消遣活動。不游泳的人也可到泳場品茗,打麻雀,唱歌跳舞,各有各玩。

特意來泳棚拍照的兩小無猜,「你蹲下幫我拍美一點。」

土地問題

已故香港歷史風俗掌故專家吳昊博士說過,香港沿海,多水上人,以全中國計,香港人的游泳水平很高。游泳水平高,也因游得多。五、六十年代,生活水平不高,社區設施奇缺,很多家庭都一家多口住在狹小的板間房,炎炎夏日,自然熱不可耐。每逢夏季,各泳棚總是人頭湧湧,黃金時段是黃昏至晚上八九時,暑假期間情況尤甚。
話說回頭,初期 泳棚 並非永久搭建。始終著重商業利益的香港,海濱常被填平及出售,上面的海浴設施都是臨時的:5月泳季開始前搭建,10月拆掉,來年泳季前再重建,所以非常簡陋;經連串爭取,才慢慢發展出規模來。

被泳池取代

時移勢易,泳棚在七十年代日漸式微。無他,政府開始在各區設人工淡水公共泳池,海灘的游泳設施也完備,泳棚被取代,土地也被收回另作發展。事實上,海港水質是否適合游泳也成一大疑問。航道繁忙,無數貨船、客船、郵輪每天來來回回,污染問題嚴重。
想尋找碩果僅存的泳棚,要到西環去。雖然當年的鐘聲和金銀泳棚已被拆掉,現在還有個西環泳廬,每個晴天清晨,有些區內老人家仍會造訪強身健體,其餘時間,則是年輕人和「龍友」們的攝影勝地。從港鐵堅尼地城站科士街出口,往域多利道方向上斜走15分鐘,看見泳棚門牌再沿樓梯下行,就會見到綠色的鐵皮棚屋,以及標誌性的下水木橋了。



現在


泳棚不隸屬康文署管理,故沒救生員當值,安全自負。

簡簡單單的鐵屋,以及泳客出沒痕跡。

門外告示登在不過兩年多前,提醒泳客風高浪急要當心。

過去


1950年在鐘聲泳棚舉行的一場龍舟比賽,棚上一片熱鬧。

六十年代的西環鐘聲泳棚

七十年代的荔枝角東方泳棚

在海中心回望鐘聲泳棚

1950年在鐘聲泳棚舉行的一場龍舟比賽,棚上一片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