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泰國人權攝影:不一樣的悼念


如果人生如戲,有時就是一齣荒誕劇。好些泰國社運人士的故事,荒謬得只因保衞家園,捍衞應有人權而死。英籍攝影師 Luke Duggleby 移居泰國多年,對此痛心疾首,決定用鏡頭記住這些暗自上映的戲碼。攝影系列的名字已道明一切:For Those Who Died Trying。

宏願大到這樣細

大抵我們對泰國的印象,還停留在美食,一趟趟愉快的旅程;抑或當政局不穩,便退而求其次,想另一個出遊目的地,僅此而已。要知道過去二十年,在同一個國度,竟有超過五十個環境和人權社運分子被殺被消失,但他們只是不希望家旁有間燃煤廠,甚麼公司在他們的村落傾倒垃圾,簡單如此。
Luke從另一位社運人士口中得知這教人難以置信的事實:來自巴蜀府的Jintana Kaewkhaw。她算好運,坐過監,被刺四次仍僥倖生還,現在行動有警員保護。即使如此,她還是告訴Luke一切值得,更繼續憤起對抗所有危害家園的事,說起來可真雲淡風輕。

一切不如煙

Luke的反應,是他們不能被忘記,而作為一個攝影師,以及一個已在泰國落地生根(他在那成家)的人,有必要試試用攝影訴說這些故事。問題是方法。怎樣說一個個關於已逝世的人的故事?如何在紀實同時表示尊重,又表達出他們所做並不徒勞的訊息?最後,Luke決定把死者的一幀照片,可以的話就放在他們遇害的地方,或最接近之處,然後按快門。
照片放置的地方,路邊有之,樹木有之,死者自己的家有之……場景不同,但萬變不離其宗是那些地方,他們一直想方設法守護。歷史並不如煙。

Pakwipa Chalernklin,反對在社區一帶的河域興建貨櫃碼頭,2004年10月14日被殺。

Chalor Khaochua,公開當地警方和販毒組織有聯繫的證據後,在2003年2月14日被槍殺,先前已被剌四次。

Chaweewan Pueksungnoen,積極參與女權運動,亦曾公開質疑一項損害大眾利益的基建工程,2001年6月21日在家門外被槍殺。

Prawien Bunnak,曾發動反建煤礦行動,1995年7月11日在政府大樓外被槍殺。

Chai Bunthonglek,一個和棕櫚油公司有土地爭議的組織的成員,2015年2月11日被兩個槍手射殺,他是該社區裡五年內第四個被殺的人。

Boonsom Nimnoi,保護海洋組織及反石化廠組織領袖,2002年9月2日在家附近被槍殺。

Boonyong Intawong,反對煤礦公司重新在礦場開採的運動領袖之一,2002年12月20日帶領人權組織視察採礦對環境造成的破壞後被殺。
Luke Duggleby:"They were people who wanted to protect where they came from and were brave enough to fight for what was right." #506 metro Pop
Text: Nicky
Photo: 攝影師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