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某月】導演劉偉恒 1992年的情意結


三年前看過《王家欣》,已經很想跟劉偉恒訪談。是甚麼令導演有著這份純粹,在甚麼都易來易往的年代,還要訴說一個用情至深,「相遇一刻,值得追尋一生」的故事呢?

然後,三年過去,劉偉恒再次執起導演筒,新作《某日某月》的主題不再是講尋找,但《王家欣》的那份痴心和純粹猶在。而且,故事再次以1992年作為時代背景。1992年,有如導演的情意結。這個年份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和美好,且聽導演娓娓道來。


從前從前如夢去?

繼三年前的《王家欣》,劉偉恒執導的新作《某日某月》,再次以1992年為故事背景。在導演劉偉恒的眼中,這一年是本地影視文化的顛峰期,也是充滿著純真的時代。「1992年的我是個中五學生,跟那個興盛的年代好像同步成長。雖然當時也面對著97回歸、中英爭拗,但不會像現在般要你表態,要你捲入洪流,我們仍然有空間繼續發夢、追星、追女仔,而且能夠率性地敢於夢想,即使付出十分耕耘,只有一分收穫也好,這種純真是我最懷念的。」

為了重塑1992年的感覺,那個時代的產物如call機、yes card、中巴、電話亭等,都在新戲裡找到它們的身影。雖然製作團隊為此花過不少功夫,但導演最希望大家留意的,卻是背後的舊情懷和人情味。「這些年來,香港人的生活好像改善了,選擇也比以前多,但感覺卻沒有過往般蓬勃。其實並非刻意比較,電影也沒帶甚麼批判性,純粹記錄自己想表達的故事和世界,不過在那個年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確實較好,彼此會互相幫忙,也不會有那麼多芥蒂。」


紀念曾經這麼青春過

現代人選擇太多,要像90年代般,對某件事喜歡得瘋狂上癮,已經變得愈來愈困難。易來易去的,不只是人和事,還有我們最深層的感覺。選擇多了,但殘留在我們腦海裡的記憶,有因此而更加深刻嗎?似乎沒有,導演覺得這是種悲哀。「好像已經很久沒曾為一隻碟、一本書而沉迷,感覺連現代的愛情也很蜻蜓點水,不再像以往那般,能為一個人而去沉迷。以前跟心上人通電話時,即使只有一分鐘的對話,我都會跟朋友逐句推敲,然後幻想著明天見面時,第一句應該說些甚麼,回想起來好像很『傻仔』,不過這份沉迷,直到現在依然很深刻,甚至成為我拍戲的題材。」


抽Yes card和逛唱片鋪,是不少年輕人當時的消遣活動。


即使你離開 我熱情未改

在前作《王家欣》裡,劉偉恒用過草蜢的《永遠愛著你》,呈現1992年的感覺。這次在《某日某月》裡,要再選首代表92年的歌曲,導演想起當年聖誕橫掃各大流行榜、張學友的《還是覺得你最好》。「有甚麼好得過,歌詞的頭十個字:『即使你離開,我熱情未改』,已經概括了電影主題?由於這是改編自米米Club的歌曲,過程裡也不停跟日本方面交涉,用日文解釋會怎樣使用這首歌,之後也要傾學友聲線的版權,才能在戲裡使用這首歌,事後我也給學友親筆寫了封感謝信呢。」


《還是覺得你最好》收錄在《愛火花》專輯,導演笑言已把唱片聽過上千次!


回頭時那日那夜那背景

1992年,沒有社交媒體軟件,年輕人的消遣活動,就像戲裡的周旭日(原島大地飾演)和王子月(湯怡飾演),逛逛唱片鋪,抽抽Yes Card,一切都來得很簡單。回想當年,劉偉恒也流露懷念之情。「那時候我住在港島,每天放學就到北角的國都商場,那裡有齊年輕人想要的物品,像潮流服飾、唱片鋪、漫畫屋、遊戲碟鋪,應有盡有。我們常常會站在唱片鋪前,企足一個小時聽歌,有甚麼唱片想買的話,還要籠絡老闆讓他預留給我們!」


「日」和「月」的奇蹟邂逅

新戲《某日某月》用上觀星橋段,電影最初也曾命名為《日月星》。這顆被周旭日買下命名權的「日月星」,背後的意念源頭,正是來自導演當年「追女仔」時用過的橋段。「日和月是相對的,讓我想到透過觀星來將兩者連繫。戲裡的所謂『買粒星』,其實只是用35美金(約273港元),買下星星的命名權,是種屬於那個年代的浪漫。想當年,我也做過這些『懶浪漫』的事情,女方也很受落呢!」


當痴心不再流行

不論是《王家欣》抑或《某日某月》,劉偉恒鏡頭下的人物角色,都總是帶著一片癡心。然而,在凡事講求「速食」的當下,「痴心」這兩個字,好像早已不再屬於這個年代,劉偉恒依然執著於這份用情至深,很大程度是受到幾位作家的影響。「初中時期,我很喜歡看《衛斯理》,後來聽說倪匡的妹妹是亦舒,就開始看亦舒的作品。正值情竇初開年紀的我,第一本看罷《曾經深愛過》,已被她所寫的深情吸引住。後來我又發現林燕妮的作品,將意境和對當代人的觸覺,寫得前衛而又不落俗套,讓我相當崇拜。這三位作家和金庸,都塑造了我後來寫作的方向。」




劉偉恒深受林燕妮作品影響,對其離世感到相當可惜。

對文字有種狂熱的劉偉恒,至今雖然已有兩部執導作品,不過講到最初的夢想,其實也只是想寫小說,閒聊間還提起中學時期,參加「青年文學獎」的冠軍作品,而且跟新戲有很大淵源。「當年我的參賽作品小說,用了Beyond一首冷門歌《最後的對話》為題,具體內容已經不太記得,但創作過程卻跟新戲有莫大關係。當時讀理科的我,只對寫作有興趣,當我決定要寫小說參賽時,所有人都提出反對,唯獨我的中文老師叫我不要放棄。這位老師,正是電影裡陳茵媺的角色藍本。假如沒有當年的那份傻勁,肯定也不會有今天的劉偉恒。」


陳茵媺在《某日某月》裡飾演老師。


明天仍要繼續

懷緬過去常陶醉,但懷舊過後,仍是要繼續走面前的路。當導演透過《王家欣》和《某日某月》,把觀眾拉回過往的美好年華,世界卻不會因此停止運轉,明天是否比昨天好,還是要視乎我們如何看待當下。「每個年代的人,都有他們的做事方法,我們也不會再過1992年的生活。在我的年代,因為生活得開心,所以拍出來的東西也很美好。我不敢在此說教,只由衷希望每個人能過得開心,別對世界懷太多的恨,讓大家將來的回憶,也能像《某日某月》的角色般美好,不會只得憤怒和埋怨。」




劉偉恒

新晉導演兼電台主持人,曾主持《韓流襲港》、《越位越出位》等電台節目,並曾擔任MV導演,2015年執導個人首部電影《王家欣》。

#612
TEXT:C LONG
PHOTO:FRANKY、受訪者提供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