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林奕華新作 小飛俠式現代愛情故事


喜歡林奕華的劇作,多少是喜歡他以文學名著解讀社會現象的刁鑽角度,還有離場後能思考良久的餘韻。「非常林奕華」的作品是非常的,談時代,談城市;也談情慾,談性別。新劇《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胡鬧狂歡,以象徵飛翔的機場作場景,碰撞「不願長大」的小飛俠式思維,直指現代男女愛情觀。


(攝影:Loki Tsai)

《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故事大綱
一隊帥氣男子天團「彼得潘」如常出征,意想不到的,他們如臨大敵到了戰場,不,機場,
偏偏天公不作美,乘搭的波音787一直延誤,長不大的他們,把機場反轉成遊樂場,
又意想不到,遊樂場被玩成了人性的修羅場。
一群不知是被過份寵愛還是過度失愛的小飛俠迷失在閃亮亮的商場,亂紛紛的歡場,血淋淋的情場,
一場遊戲,一場夢。想不到,那天是他們飛不起來的一天。

機場──創作源起

一切由「歡場無真愛」五字開始。
林奕華想講歡場中舞女的迎送生涯──沒完沒了的迎接與送別,無人為她停留,她自己亦不斷流動。「同事們說,現在沒歡場了,手機就是歡場。我想到機場也是關於迎送,有著情感的流動。我們到機場只有兩種情緒:開心和不捨,就像我們來臨和離開世界的那刻。這很清楚地給予一個指向性,一種人生的比喻,即悲歡離合。」

真愛──命題之一

發生在機場的愛情故事,好像不甚了了;林奕華則選擇了相當夢幻的角色設定:粉絲和偶像。女粉絲有多個偶像,每天也去接機和送機,像最近在內地火紅的「虹橋一姐」。「我很想把『得到愛情的不可能』放置在這關係中。」
自由戀愛時代,為何真愛不可能?他觀察到,普遍華人都有一站直飛式的愛情理想:愛上一個人,便希望直達終點,永無煩惱痛苦。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西方社會則把不同階段的戀愛當作成長標記,家長很早就放手給女兒結識異性,相信她懂得處理,從中建立自信。我們呢,家人總希望你早點定下來,你亦不想三心兩意,認為是負面的。可是,當現實不是如此時,很易受挫敗,愈發對愛情失去信心。可以不這樣嗎?」一如既往,他的創作要向觀眾提問,甚至提出挑戰。

台灣排練情況,今次林奕華同樣起用全台灣演員。(攝影:黎明昕)

小飛俠──文本解讀

偶像愛上粉絲,聽起來有點像韓劇情節。林奕華亦怕流於小品,當「小飛俠」浮現他腦海時,就為劇作添上豐富玩味和意義。
首先,得重溫「彼得潘」(Peter Pan)的故事。他是一個會飛但拒絕長大的男孩,長居Neverland。某天他闖進了女孩Wendy的家,帶她回Neverland,做島上孤兒們的媽媽。Peter Pan最終不能和Wendy在一起,因他選擇了繼續飛。
「但他不是因為能飛得更遠而不斷飛,而是害怕未來,不想和人建立關係,給自己不停下的理由。反觀Wendy,最後飛往了自己的未來,成為了別人的母親,也教懂女兒飛翔。去到故事結尾,Peter Pan已不是主角,因他成全了另一個人的改變。」

小飛俠的時代意義

一部寫於百多年前的蘇格蘭童話,竟能套用於東方世界,對照時下男女關係。君不見現在社會有很多「母子」和「姊弟」般的情侶?「飛翔的社會性,是很多女生的男友也是小飛俠。他們不想長大,不想前往一個不知在哪的落腳地。你能說他崇尚自由,但實際上,自由的體現並非通過逃避來達到,而是不斷地創造,有勇氣去做一些別人不敢做的事。」裝作瀟灑,有時是懦弱和掩飾內心虛無的表現。
「小飛俠在Neverland是大哥,像孫悟空在水濂洞,卻又不是帶孤兒們飛往之前去不到的地方,而是停留,不斷地重覆自己。現代男生的時鐘有時也像停下了。但女性的生理時鐘是不停向前,走過一個人生階段就回不了頭,所以必須為未來準備很多。」小飛俠拒絕未來,Wendy擁抱未來,造成兩者永恆的不同步。「如何可突破這樣一個現實?」

成長──命題之二

不過《機場無真愛》不僅止於談情說愛,更想探討背後成因:科技發展下的非人化成長歷程。兩個不成熟的人,難以發展一段長遠而健康的關係。「成長是關乎時間觀。我們身處一個被網絡、大數據主宰生活的時代,甚少透過過程或經驗去成長,很難擁有完整的自我。假設人是一張白紙,一個經歷就如摺一下;隨著年紀,愈摺愈細,當人生經驗累積,角落到角落的距離短了,象徵能較快明白一件事情。最終打開仍是一張紙。」
「現在不可能了,我們無時無刻都在撕開自己。」他即場示範撕紙,滿地紙屑。現代人遇到問題可上網尋求捷徑,在不同社交平台分享當下心聲;生活碎片化,散落在網絡世界。「沒有累積,不能學習承擔壓力和面對未知,如何成長呢?」

我們都是小飛俠

放在這樣的脈絡看,其實男女都可以是小飛俠了。問題是我們願不願意承認並面對。「小飛俠第一次見Wendy,她說給他一個吻,他問:甚麼是吻?Wendy送他一個針箍(thimble)。現代人亦對很多東西好奇,會發問,但不代表問了之後,想跟它發展關係。所以他有好奇,但是沒有熱情。很快對事物產生興趣,亦很快失去興趣。」是你的寫照嗎?

林奕華(攝影:李松鼠)

人間世三部曲」序幕 林奕華重新詮釋過中國四大名著、《西廂記》和《梁山伯與祝英臺》,至於西方文本,上一次已是《包法利夫人們》(2006),今年《心之偵探》啟發自福爾摩斯,卻不是查案故事。對他而言,作品的分野非關文本出處,而是命題。《梁祝的繼承者們》和《心之偵探》同屬「生命三部曲」,而《機場無真愛》則是「人間世三部曲」的展開,下一部是計劃中的《聊齋》。「這次是機場,《聊齋》將是酒店,都有關過渡、寄旅。人活在世時間短促,只是過客,視乎你如何看待過程。」

《機場無真愛─歡迎來到薄情國》 日期:2017年1月14至22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購票:www.urbtix.hk
Facebook: 非常林奕華 Edward Lam Dance Theatre #536 metro Pop
text: LORR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