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林二汶 x 青山不墨 自我覺察的修行


流行音樂與書法藝術,本來看似無甚交接,但歌手林二汶與書藝家青山不墨,卻因為一碗鰻魚飯的緣分,透過各自的藝術形式,呈現新歌描述的劍道心訣「守破離」。

在每個人的生活日常,以至活著的每分每秒,守破離的過程都一直存在,當中蘊藏的人生智慧,二汶如此為它總結:「守到破是急不急待,破到離卻咫尺天涯。」分享著各自的經歷,二汶與青山不墨想傳達的訊息,其實也非甚麼大道理,最重要還是對自身覺察的那份追求。

「守破離是指當下的每一秒,在乎我們有否把握機會好好覺察。」- 林二汶

來自鰻魚飯的緣分

在日本的劍道修行,有著「守破離」的心訣,以為林二汶的同名新歌,也是取材自這種學習過程的態度,然而創作的背後緣由,二汶卻說來得相當隨心,純粹源於在台灣吃過的某碗鰻魚飯。「起初因為在台灣用餐時,吃到很美味的鰻魚飯,店舖的名稱正是『守破離』,後來監製于逸堯覺得這三個字很適合我,才選擇它作為新歌的主題。」因為那碗鰻魚飯而開始的創作,更讓二汶找到對此心訣有所共鳴的同好,造就她與青山不墨的合作。「當我知道青山不墨年前寫過這幾個字,就請她再為這次的歌名題字。令我覺得最開心的是,當初有點無心插柳而遇上的這三個字,卻能因此跟新相識的朋友結緣,在各自的範疇裡尋找突破。」


青山不墨為林二汶的新歌歌名題字。

一呼一吸的奧妙

習字寫書法的青山不墨,跟唱歌創作的林二汶,因為製作新歌而透過藝術的方式,讓音樂與書法結合,二汶和青山不墨更從這次合作,看到兩者之間的更多共通點。「無論書法抑或音樂,甚至乎人生,最重要的同樣是那份覺察。有句說話叫『非歲月不可』,很多事情需要靠時間累積,例如寫字,例如智慧,守破離就是追求對自己的覺察力,是每天學習和提升自己的過程。」

這份自我覺醒的覺察,除了指內在的修行,還在於自身的呼吸氣息,對於寫書法的人來說,呼吸更是最重要的一環,青山不墨說其中的奧妙,也不過是透過意識來訓練。「刻意要求放鬆反而會變得緊張,最簡單是觀察自己的呼吸,因為它的一動一靜,都會不自覺影響著你。」表面看似簡單的一呼一吸,要訓練得純熟卻需要以年月累積,旁邊的二汶聽著甚有共鳴。「跟青山不墨學書法時,我覺得最難的就是寫直線。它有點似唱歌時拉的長音,稍稍走神,直線就會變曲,長音也會拉得不穩。同樣地拉一個音,如何控制它的長度和力度,都是透過呼吸的勾勒來變得好聽。」

沒有終點的修行

守,依循原有規則;破,突破既有規範;離,建立自己風格。這種帶點深度的人生智慧,二汶坦言曾經擔心題材會令人卻步,然而「守破離」的背後,說穿了也就是活在當下的訊息,更多是來自每分每秒的經歷累積。「任何事情盡皆存著守破離,即使不知道它的含意,同樣也有在日常應用,從來並非甚麼需要學習的事。只要身邊有人,就會衍生不同階段的守破離。」


若以大自然作比喻,二汶覺得樹代表著守,風象徵破,雀鳥則有離的意景。

在人生裡有過一定的歷練,對於「守破離」這三個字,二汶和青山不墨也有各自的體會。談到這幾個階段如何反映在自己的人生,青山不墨認為最近在台灣舉行的個展,向當地人展現香港消失的文化,那份從零開始的創作經歷是種突破。對於求學時期已經出道的二汶,更直言經歷很長時期的守破離。「若然概括地說,從組合at17到獨立發展,是守到破的階段;後來自資開公司管理自己的事業,透過長時間的觀察,了解誰能真正幫助我,對我來說是很長階段的破。」


MV裡的舞者透過舞蹈,演繹不同階段的守破離。

經歷過守和破,離就是修行的終站嗎?二汶卻並不認同。「離並非追求的結果,它經常出現,也經常會走。守到破是急不急待,破到離卻咫尺天涯。」二汶在訪問裡如此反覆說著。「有些破並非在我們的控制之內。假設你忽然沒有了原本的工作,也許會讓你醒覺,原來一直逗留在comfort zone,然後又想,是否應該重拾自己的昔日興趣?」在周耀輝填詞的《守破離》裡,也寫著這麼的一句:「度過生,度過死,才能離別你」。談及這個「離」,二汶帶點感觸,頓了頓才繼續說道。「假如從沒親身感受過某事會永遠離開你,就不會思考甚麼是存在或離開。在每次訪問的過程裡,我對守破離都更有體會。它是指當下的每一秒,在乎我們有否把握機會好好覺察。」


二汶笑言唱live就如迷「從網戀變成真實戀愛」,因此希望今年能重拾唱live的感覺。

「刻意地賦予某些意義,只會將自己定性。」- 青山不墨

道可道,非常道

從書法求道領悟禪意,是日本人的「書道」精神,而在青山不墨的工作室內,也掛著不少隱含著人生智慧的書法金句,問到她可有最喜歡的格言,青山不墨說起最近在寫的《道德經》。「經文的首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是指萬事萬物若能用道理和名字表達,其實也只空有其名。刻意地賦予某些意義,就只會將自己定性,太過著重『無』的感覺,也非真正的『無』。」


關於筆名背後的意思,青山不墨說是因為藝術離不開大自然。「最好的事物源於自然,最美的風景也無法用筆墨形容。」

道可道,非常道,走過人生三十多個年頭的二汶,感受更深。然而談到這些人生大智慧的金句,原來在二汶的年少時期,也曾為自己定過各式各樣的座右銘,更笑言數目之多「足夠出版金句集」。是甚麼令她還原基本步,不再被任何所謂的格言局限自己?「如果有句說話要守住,就會因而變得執著,所有追隨的事情也更狹隘。年輕時會覺得有句座右銘傍身,好像能增添自己的價值,但人愈大就覺得這些愈不重要,因為每句說話都只是智慧的冰山一角,如果只執著於這個角落,就覺得自己全然明白,只會令思想愈來愈狹窄。」


聽歌以外,二汶相當鼓勵大家翻唱,參與更多。「匆忙地聽過音樂便作罷,它就只會停在那裡,所以每次有人翻唱後tag我,都會讓我很高興。」

比起每句的人生格言,二汶和青山不墨同樣覺得,修行與練習來得更加重要。當然,修行的結果需要歲月來印證,一切著眼於過程多於結果,二汶卻想透過對自己的覺察與練習,藉此達至心的平安。「以前的我覺得,有目的要達成才值得修煉,每日的練習就如有個蘿蔔讓你追趕,既然如此,為何要花時間在沒有結果的修行之上呢?然而,即使只有五分鐘的冥想,這種修煉正是一種過程,將人的本性從雜亂裡靜下來,然後繼續向前行。有些事情無論是否自己的選擇,但要清楚知道自己有甚麼可以控制,因此這份心的平安很重要,否則擁有再多的東西也沒用。」

#648
TEXT:C LONG
PHOTO:NICK、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