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翔 演活人間惡行


李天翔考無綫電視藝員訓練班而入行,曾花一年時間當路人甲,之後入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及《至NET小人類》當主持。偶然機會下,由相熟的監製推薦,出演首部有對白的劇集《英雄·刀·少年》(2003),正是演反派。

「現實生活上做不到的惡行,我可以去演。」

初試啼聲,李天翔(Eric)首部有對白的處女作《英雄·刀·少年》播出後,陸續有監製找他演反派,正式踏入「壞人」行列。入行二十年,拍攝近100部劇集,近90%演反派,當好人少之又少。若強行把反派歸類為「奸人」及「壞人」,他演繹更接近社會上打滾「蝦蝦霸霸」的壞人,無惡不作,當黑社會大佬「行古惑」、強搶民女……

演壞人,why not?

細數人間惡行:殺「阿爸」、非禮、強姦……Eric於劇集都演過,而且不只一次,旁觀者或會認為他演「無惡不作」的壞人總會有點難受,他直言「沒有。」,一是視之為工作,二是現實世界個個都要當好人,努力做好老公、好媽媽、好同事等,有誰可以「奉旨」當壞人而不受法律制裁?「現實生活上做不到的惡行,我可以去演。」此言非虛,人性總有弱點,有誰的腦海未出過歪念?反派或多或少把大家腦海閃過一絲歪念無限放大。「我真心喜歡演反派,它的想像及發揮空間更大,尤其是古裝劇,大家從未經歷過那時空的世界,我可以天馬行空去演。」(劇本的反派角色設定,只有簡單幾句描述,較為空泛;要把壞人演活,就靠演員自行揣摩及功架。)相反正派,除了感情戲觸動觀眾,沒有多少具張力的劇情去演。

真心喜歡這份工作,從沒想過人工及獎項,入行數年未想過離開,直至多年前網上出現「李天翔風」,即一日的電視節目,Eric又當主持、又演劇集,出現了5、6次。可惜努力過後,年尾頒獎禮一個提名也沒有,心灰意冷,想過離開。「 曾有一位監製跟我說,演員像等巴士,等了很久打算離開,但下一部巴士又來了,究竟是走?還是上車?」Eric選擇了繼續坐巴士前行,「我相信命運,而且是很難扭轉。」行了「壞人」的路,明白廣告商很難找上自己,也不強求;慶幸是壞人演得深入民心,監製看劇本有類似角色,即時想起「李天翔」的名字。

最怕拍強姦戲

曾被報章雜誌稱為「御用強姦犯」,Eric笑說只是誇張說法,報導標題只為吸引眼球,事實上演過的強姦戲不足十套。「比起辛苦的打戲,我更怕拍攝強姦戲。」畢竟男女有別,劇情需要下無可避免有身體接觸,男演員壓力特別大,擔心被指「咸豬手」。「最重要與對手溝通清楚,避免產生誤會。」Eric入行廿十年,慶幸未有任何投訴或誤會。

題外話,一旦男演員被指「咸豬手」,隨時臭名遠播,星途暗淡,很難於娛樂圈立足;難怪拍攝這類親熱戲份,男生比女生壓力更大。

李天翔眼中的「李天翔」

常扮演惡人或「黑社會大佬」的李天翔,感覺真人也「爛玩」,事實剛剛相反,真實的他不飲酒也不「蒲夜店」,總是宅在家裡足不出戶,閒時與家中的貓狗嬉戲、打機、看電影;性格內向、不善交際及溝通,面對陌生人感到緊張不自在,無疑阻礙了他在這一行的發展;現在的他,一切隨心隨緣,不勉強自己或改變個性迎合這一行,保持初心。



《愛.回家之八時入席》 卓威仁

飾演「甜心先生」的李天翔,風度翩翩;攻於心計,深謀遠慮,縱有實力也深藏不露。



《果欄中的江湖大嫂》Kent

再次印證了李天翔是無綫「御用強姦犯」的一套劇。其中一集小狼女 (馮盈盈飾) 被Kent (李天翔飾) 強姦的一幕,獸性大發,青筋暴現的李天翔,跟「黑社會大佬」的形象如出一徹。



《鐵馬尋橋》譚忠

唐詩詠劇中飾演的應雁鳴身世可憐,是一個待人熱誠善良的好女孩,後遭到李天翔所飾演的譚忠強姦,令這一幕戲成熱門話題。



《賭場風雲》翁子維

飾演賭術好手翁漢昌之子,是奧力斯賭場的少東,賭技差勁,頭腦簡單,將「二世祖」一角演繹的淋漓盡致。

TEXT:RENEE WU
PHOTO:Franky、Candy、部份為網上圖片 髮型:Ringo@Nova (李天翔)
#609

RELATED POSTS

文字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