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朱凌凌 夢想不在終站,是沿途風光


五個大男人,一隊「朱凌凌」,共同走過了十二年光景。如果你和他們屬於同一個channel,便覺得「朱凌凌」真的好好笑,兼且受到啟發;否則,必定嫌他們太無厘頭。五位成員(白只、阿卵、Chris、朱栢謙及朱栢康)相識於香港演藝學院,因為音樂而結緣(記住,「朱凌凌」是樂隊!),起初有想過要透過作品改變世界,一直下來,發現最重要是純粹地做自己喜歡的事,便能娛人娛己,感染觀眾。由舞台劇到音樂,直到最近的電視劇《午夜伴廊》,「朱凌凌」回望時才察覺,原來早已得到了最好的夢想──和兄弟們一起跌跌碰碰的美好回憶。

m:metro Pop
H:朱柏謙
P:白只
A:楊偉倫(阿卵)

m:「朱凌凌」是甚麼?
H:很多人這樣問,我們自己也解答不了。可用不同界別去分類,音樂、戲劇組合,但我們自稱為偶像男子組合。很多人不認同。現在老了,我們退位讓賢,不會死抱著十年前的名份,現在自稱為「才子」組合,我覺得很貼切。
P:我有另外一種看法:「竹林七賢」。竹是“joke”,「joke林七賢」。七賢,我們五個人,就是七賢。
H:解釋清楚先。七「言」的意思是,我們五人,通常共說七句話就會停。(大笑)
A:我自己接觸「朱凌凌」最多是在吃的方面,我認為我們是食評界的組合。


《午夜伴廊》電視劇

m:在演藝學院最深刻的回憶是?
P:好多,真的太多。我人生最精彩的一段時光,一定是在APA,對我的影響是最大,在這地方認識到很多好朋友,好老師。我記得有一個演出,大家也一定記得,是《玩盡牙煙新世紀》。我和張繼聰一起飾演同一個角色,在當時來說很前衛,那角色是一隻長毛象。有一場我做到虛脫,在side stage撐不住,大字形躺在地上,很冷,但即將要出去演下一幕。我叫Louis躺在我身上,然後他義無反顧立刻躺下來,用體溫給我溫暖。若非擁有那種友誼,又知道the show must go on,沒人會真的這樣躺上來!

m:《午夜伴廊》的中角色都為了追求夢想而失去很多,甚至失敗收場。你們如何看「夢想」?
H:我很認真說:有時候,我想轉行。以前對演戲、音樂工作充滿憧憬。也許走過一段時間,個人有些起伏。當遇到好的劇本,我很相信,然後去講這故事,很滿足。但反過來想,那些是甚麼來的?那麼,是否夢想破滅了呢,我覺得不是。不過,我身處在夢想中,不代表就是大團圓結局。像《午夜伴廊》所說,你進入了夢想也不一定事事順利。夢想是重要,但能夠走下去才是最重要。所以,當你動搖、不知所措的時候,若有機會,嘗試堅持多一陣子,嘗試了解一下自己為何有這處境,了解一下正在走往甚麼方向。可能有些新的衝擊。

A:夢想這回事挺有趣。夢想是一定要追的,不是用來達到的;達到了的就不是夢想。你獲得的亦不是達到了之後的成果,而是過程中的每個時刻。當中會有好的東西,也可能有令你挫敗或不開心的事情,但這些點點滴滴全都是你的經歷。這才是真正夢想的歷程。


《搏到單車變摩托@真的散Band了》

PROFILE
朱凌凌
獨立樂隊/舞台劇演員
成立於2005年,結識於香港演藝學院,成員有凌智豪(白只),楊偉倫(阿卵),陳文進(阿Chris),朱栢謙(朱謙)及朱栢康(朱康)。曾推出唱片《GOODBYE BADBYE》及製作舞台劇《搏到單車變摩托@真的散Band了》。早前為ViuTV創作及演出劇集《午夜伴廊》,最近參演電影《今晚打喪屍》。
FB:朱凌凌 JUICYNING

相關文章

#568
TEXT.LORRAINE
PHOTO.BILLY
VENUE:香港演藝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