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凌凌重出江湖

朱凌凌重出江湖

如果在青春過後,大家放下了一些人和事,其中一個名字,可能是朱凌凌。白只、阿卵、朱謙、朱康與Chris,演藝學院五怪傑,臭味相投成軍多年,是Drama Club,但團員強調,更正確是一隊Band。或者,是相識十多年的一家人。曾上樂壇頒獎禮,風光過後沉寂下來,各自發展,到白只去年憑電影躍上金像獎大舞台,大家才恍然記起他們,人生沉浮,見盡百態回首望,就是他們再度以朱凌凌之名聚首的新作《午夜伴廊》。他們總嚇你一跳,這次不是出唱片,不是搞舞台劇,是電視連續劇。

1

3a

 

舊瓶新酒新搞作

《午夜伴廊》四月在ViuTV播出,但劇本其實已經寫好至少五、六年,而追本溯源之所以有這構想,莫說一開始未有ViuTV這種網絡電視台,白只篤定的說:「有這故事的時候根本連Youtube都未有。」他補充說:「當時是2005年,我們各自各在做自己的舞台劇,而作為一隊樂隊,我們不時都會拍些短片放上網絡。還記得我們的個人網頁是黑色底的。」那是朱凌凌還未出碟的年代,久遠得團員們口徑都各有不同。但白只覺得,故事本身很朱凌凌,率性又即興:「後來要準備出碟,Chris負責拍了些短片,我和阿卵便有些無聊的念頭,其中一個想法就是這個。作為一隊樂隊,我們又不專注自己本份,有時搞舞台劇,寫這劇本也算是我們其中一個點子。」

「其實整個構思,起點就是『畀面』。」白只笑笑,續說:「話說當時有人邀請我拍劇集,在一個國際電視台的喜劇頻道上播放,我興趣不大,但其實那人是我家姐的朋友。所以,就不可以拒絕。於是我們就寫了十三集大綱。」最後當然未有成事,完成了「任務」便將劇本放下來,一擱多年,直到ViuTV的邀請,一拍即合,舊故事就重新上路。「現在就由13集變成20集,每集半小時。事實上跟最初的想法有很大分別,可以說是2.0甚至3.0的版本。」白只補充說。

2

 

追夢的過程大於一切

眾人概述,《午夜伴廊》的故事就是在油麻地舊歌廳發生的一些事情,略有舞台劇的格局。白只坦言,朱凌凌並不「認識」電視媒體,反而舞台劇才是他們的本業:「我們出身的地點,正在做的事,將來的路,都會是舞台劇。」不過,在導演鏡頭和剪接過後,新嘗試明顯有別於傳統舞台劇的做法。負責執導的Chris說:「雖然予人感覺似舞台劇,但這部電視劇以至朱凌凌本身都強調Alive,拍的時候很少考量形式,就盡量想呈現我們真正的一面。每個角色都是在演員身上發酵出來。畢竟電視劇都有很多種,這次是喜劇一點的,好玩,貼近現實。」

3c

「老香港那種感覺不重,油麻地其實也不重要,也不要是說一間歌廳的故事,那些元素是小小的比喻:當一間歌廳要『執笠』,裡面的人會怎樣?」從白只的說明可看出,故事背後的理念就正是朱凌凌當下的自況。「它想說一群老土的人,從頭到尾聚在一起,關於夢想,在繼續追尋夢想時遇到的一些挫折。朱凌凌過了十多年,我們對夢想有另外一些看法,《午夜伴郎》就是我們對夢想的啟示錄。」

夢想何物,團員之中,白只可能感受最深,畢竟青春過,失敗過,又成功過,在紅與黑之間,得失計算只有自己清楚:「坦白說是個悲劇。在這個年代,當你擁有夢想,你就是個悲劇,你會損手爛腳。以前你會覺得夢想是美麗的,因為你相信會得到一些事,其實你什麼都不會得到。這是我們十多年之後的體會。但是你不可以放棄。」故事本身,就是朱凌凌的寫照,叫白只萬分感慨:「你是什麼都不會得到的,但不等於要放棄。快樂?金錢?成功感?No。不要再發這些春秋大夢了,因為你得到的,就是這十多年的追夢過程。」

3d

 

從高山跌入低谷

就如白只所說,朱凌凌十二年,跌低過無數次,早已損手爛腳。當中遇過的谷底與挫敗,朱康細說:「是一開始決定做音樂時,收入極微,我戶口幾乎無錢,要渡過好幾年的經濟難關。」提起經濟難關,白只則想起當年朱凌凌出位大膽的舞台劇《博到單車變摩托》,成也風雲敗也風雲,是朱凌凌的滑鐵盧。當年人氣不俗,上過頒獎禮,首演時是全城話題,全院滿座。但到重演時,偏偏遇上金融海嘯。白只嘆道:「是真的,完全無人看。只賣出兩成門票,朱凌凌因此欠下很多人的錢。」阿卵則說:「沒想過第一次反應如此強烈,但到第二次,當我從後台走出去,一看到觀眾席,只見到中間約莫數十人,你會繼續演,但你心裡已經慌了。」一個迎頭巨浪,就將夢想擊碎。那不僅是個人戶口跌到谷底,而是整個團的低潮。眾人坦言,那一次重傷後,朱凌凌買了個教訓,至今都再沒有自己製作的舞台劇。

3b

 

維繫感情的關鍵

一別數年,朱凌凌再現江湖,當中改變少不了從熱血青年變成熱血中佬。常人慨嘆青春易逝,朱康卻說,慢一點,也不是壞事:「我相信是上帝的安排,過了十二年,我們才接到《午夜伴廊》這個生命中的大計劃,現在大家的關係和人生觀都成熟了很多,如果是六、七年前,或者我們會有更多爭執。我相信不是每個相識多年的朋友,都有我們之間的關係。」朱康形容,朱凌凌就是一家人的感覺。阿卵補充說:「雖說我們很久沒有聚在一起有大搞作,但我們私底下不是沒聯絡的,我們還是一起前行的關係。」白只也認同:「我們的相識可能真是一種上帝的祝福,不能強求。我不介意其他人怎麼看朱凌凌,總之我們是同一條村的人。」

4a

至於維繫感情的關鍵,據聞是白只的車。阿卵幽默的說:「第一件事就想到它,因為以前只有白只有車。工作過後,他總是會辛苦地將我們逐個送回家。」說著,白只打岔:「所以你知道我是辛苦的,哈哈。」阿卵笑言,深厚的感情可能就是來自接送的過程。白只也說:「我們的相處之道,就是在車上閒聊吹水。」

「俗語有說,一個人行,行得快,兩個人行,行得遠。」細水長流十二年,白只總結道:「然後我會想,五個人行,行得耐。」

 

metro Pop #549

Text : Jerry

Photo : Billy

Comments